既有中央音乐学院等跨省全国性乐器考级机构新普京集团:,一是跨省的全国性考级机构

乐器考级曲目不同难度不同含金量不同各方都着急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6.15

急挣钱!

考级机构怕生源被抢,不敢要求太严

3月下旬的广东,一年两度的乐器考级又开始了。法奥臣钢琴艺术培训中心是中国音乐家协会和广东省音乐家协会钢琴考级的定点考场。在中心门口贴着一张《广东省音乐家协会、中国音乐家协会2011年春季音乐考级简章》:广东省音乐家协会的考级时间为3月20日,中国音乐家协会的考级时间为3月27日;考试费每人90元—300元不等,此外每人还收取20元或30元的报名费和证书费。“我们这里全国和省的考点都有,你想报哪个考都可以。”负责人说。

怎么办考级的还不止一家?记者了解发现,这种现象并不稀奇,因为乐器考级“蛋糕”很大,除了学费外,考试报名费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就拿钢琴来说,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考级已进行了20年,考级机构也由最初的中国音乐家协会一家发展到数家。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在广东,考级机构有两类:一是跨省的全国性考级机构,二是只能在省内开展考级的省级考级机构。根据文化部《社会艺术水平考级管理办法》,中央音乐学院等8家单位为跨省全国性考级机构,都可以在广东设立考点;此外,在广东省内,还有省音协、星海音乐学院等组织的考级。各种考级曲目不同,难度不同,含金量也就不同。

“由于我国没有明文规定由哪一家具体组织、协调,导致管理音乐考级的部门比较混乱,其中既有音乐机构又有教育部门。每一考级部门都说自己权威,而且各机构在收取费用方面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少则几十元,多则数百元,让很多家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对这种现象,广东省音乐家协会考级办主任张宁也很无奈,“前几年,单广东省就有十几家,现在的具体统计数据还不知道,但肯定是更多了。”张宁认为,“上头的管理部门交叉,很多部门都来管,市场自然就混乱了。”

据悉,不少机构投身考级,就是看中了其中的巨大利益。随着考级单位的频频增加,便会出现相互排斥,相互竞争,致使一些机构担心如果对考生太严格,就会失去生源,于是考级要求逐年放宽,跳级现象愈演愈烈。留法归来的钢琴演奏家倪文呼吁:“各立山头的钢琴考级只能导致管理上的更加混乱,为争取生源而降低标准的考试更是失去了考级的积极意义。”

急求成!

家长花了钱,总希望快点拿到证书

“一般从4岁半就可以开始学了,用功的话,小学毕业前可以考过10级。”面对记者有关“钢琴过级需要几年”的咨询,法奥臣钢琴艺术培训中心负责人给出了这样的回答。“我们这里一个最厉害的,11岁就过了10级,前后只用了6年时间。”她补充道。

资深钢琴教师马老师坦言:“就我个人的观察,一个孩子要按要求扎扎实实地领悟弹奏技能,每一级至少需要苦练1—2年的时间,越往高级需要的时间可能还越长。”为什么这两个时间差距这么大?马老师一语道破天机:“不管是谁组织的考级,每一级的考试目录就那么几首曲子,定死了的,每年都是这样。所以很多琴行和老师,就让孩子反复练那几首,只要弹熟了,考试就能过,哪怕别的什么都不会也没关系。”

倪文在比对了法国和中国的考级制度后认为,在国内目前的考级制度下,孩子一味为考级而练琴,过分强调弹曲目,机械复制式的学习,容易造成考级的曲目弹得滚瓜烂熟,但不考级的有可能连基本技巧都不懂,而考级曲目若日后不练,也会渐渐忘记。

这种情况,并不局限在钢琴,而是在各种乐器考级中普遍存在。在网络搜索引擎上随便敲入一句“乐器考级曲目”,马上就能跳出各种乐器各个级别需要考的乐曲目录。

张宁介绍,目前钢琴考级是一个考场一至两个评委。她感叹,出现这种情况,主要原因在于人手不够,经费有限。最近几年,广东省音协为了保证考试的公平公开,正努力做好各方面工作。“我们陆续在考场现场录像。”

除了考试不严外,马老师在多年的钢琴教学中也深感,造成这种局面,望子成龙、急功近利的家长也有责任。“这些年,学琴的越来越多,我最忙的时候一周给二三十个孩子上课。但凡有点条件的家庭,也不管有没有必要,都把孩子送来,自己却很盲目。”她说,一开始,家长们往往抱着满足孩子的爱好,培养孩子艺术修养的想法,没指望弹出什么名堂。但学着学着,就开始变味了。“花了钱的,总希望投入有回报,怎么证明有回报了,唯一的硬性标准就是过级。而且,为了不影响主要课程的学习,家长往往要求孩子在初中前先把10级拿到手。家长这么急迫,老师甚至考试组织者也就乐得投其所好,导致考级的含金量大大降低,成了彻头彻尾的‘应试教育’。”

急改变!

各方心态须理性,评价体系要完善

广州天河区市民李先生和罗女士都把女儿送去学琴了,一是因为孩子喜欢,二是要培养孩子的艺术素养。但一谈到考级,两人却异口同声地说:“不考!”原因很简单,“现在的考级已不能代表什么,何必拿这个去给孩子加压力呢?”像他们一样,如今家长们对乐器教育和考级的态度,已不如以往那般盲目,而是越来越理性了。

“对于考级的意义,业内也应该有一个理性的看待。”马老师认为,平心而论,考级并无“原罪”,只是具体操作背离了初衷。从教学实践中,她也发现,考级的目标,还是能促进学生勤学苦练,每过一级,学生的水平还是能有所长进,“尽管不如级别所反映出来的那么大。”

据介绍,西方一些国家的音乐教育考级制度十分周密。比如加拿大的钢琴考级制度就是由多伦多皇家音乐学院制定的,全国使用统一教材。每一级的曲目有很多选择,每隔五六年更换一套曲目。从钢琴5级开始必须考乐理,从初级乐理到和声、音乐史、作品分析,乐理考试通不过就拿不到相应等级的钢琴考级证书。

事实上,我国业内也在积极探索完善传统的乐器考级制度。如广东省音乐家协会2009年组织了一场全新的“应用钢琴考级”,考生所要面对的,并非像传统钢琴演奏考级那样照乐谱严格再现练习曲、奏鸣曲等,而是要当场为抽签选出的两首歌曲伴奏,在看乐谱的同时,在脑中形成和声的配置和相应的编配脉络,并能迅速在键盘上演奏出来形成伴奏,然后根据水平的高低,取得从1—10的相应级别。

然而,改革之路困难重重。“就拿考级机构林立,造成恶性竞争来说,难道都收归一统,让一个机构来组织全国统一的考试就合理了吗?”马老师说,全国这么大,各地教学水平有高低,高考尚且各省自主命题,乐考该以什么难度为准呢?况且,这会不会造成新的垄断暴利呢?而这,仅仅是乐考改革面前众多难题之一。

—-来自中华乐器网

乐器考级,现状揪心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年4月29日

目前,在全国各地,既有中央音乐学院等跨省全国性乐器考级机构,也有省区市的音协、音乐学院等组织的地区内乐器考级。各种考级曲目不同,难度不同,含金量也不同。而且各机构在收取费用方面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少则几十元,多则数百元。与此热闹景象成反差的是,有家长反映,钢琴过了10级的孩子,当被人问起怎么读琴谱时,却结结巴巴,说不清楚。

乐器考级怎么了?我们以广东为样本一探究竟。

急挣钱!

考级机构怕生源被抢,不敢要求太严

3月下旬的广东,一年两度的乐器考级又开始了。法奥臣钢琴艺术培训中心是中国音乐家协会和广东省音乐家协会钢琴考级的定点考场。在中心门口贴着一张《广东省音乐家协会、中国音乐家协会2011年春季音乐考级简章》:广东省音乐家协会的考级时间为3月20日,中国音乐家协会的考级时间为3月27日;考试费每人90元—300元不等,此外每人还收取20元或30元的报名费和证书费。“我们这里全国和省的考点都有,你想报哪个考都可以。”负责人说。

怎么办考级的还不止一家?记者了解发现,这种现象并不稀奇,因为乐器考级“蛋糕”很大,除了学费外,考试报名费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就拿钢琴来说,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考级已进行了20年,考级机构也由最初的中国音乐家协会一家发展到数家。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在广东,考级机构有两类:一是跨省的全国性考级机构,二是只能在省内开展考级的省级考级机构。根据文化部《社会艺术水平考级管理办法》,中央音乐学院等8家单位为跨省全国性考级机构,都可以在广东设立考点;此外,在广东省内,还有省音协、星海音乐学院等组织的考级。各种考级曲目不同,难度不同,含金量也就不同。

“由于我国没有明文规定由哪一家具体组织、协调,导致管理音乐考级的部门比较混乱,其中既有音乐机构又有教育部门。每一考级部门都说自己权威,而且各机构在收取费用方面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少则几十元,多则数百元,让很多家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对这种现象,广东省音乐家协会考级办主任张宁也很无奈,“前几年,单广东省就有十几家,现在的具体统计数据还不知道,但肯定是更多了。”张宁认为,“上头的管理部门交叉,很多部门都来管,市场自然就混乱了。”

据悉,不少机构投身考级,就是看中了其中的巨大利益。随着考级单位的频频增加,便会出现相互排斥,相互竞争,致使一些机构担心如果对考生太严格,就会失去生源,于是考级要求逐年放宽,跳级现象愈演愈烈。留法归来的钢琴演奏家倪文呼吁:“各立山头的钢琴考级只能导致管理上的更加混乱,为争取生源而降低标准的考试更是失去了考级的积极意义。”

急求成!

家长花了钱,总希望快点拿到证书

“一般从4岁半就可以开始学了,用功的话,小学毕业前可以考过10级。”面对记者有关“钢琴过级需要几年”的咨询,法奥臣钢琴艺术培训中心负责人给出了这样的回答。“我们这里一个最厉害的,11岁就过了10级,前后只用了6年时间。”她补充道。

资深钢琴教师马老师坦言:“就我个人的观察,一个孩子要按要求扎扎实实地领悟弹奏技能,每一级至少需要苦练1—2年的时间,越往高级需要的时间可能还越长。”为什么这两个时间差距这么大?马老师一语道破天机:“不管是谁组织的考级,每一级的考试目录就那么几首曲子,定死了的,每年都是这样。所以很多琴行和老师,就让孩子反复练那几首,只要弹熟了,考试就能过,哪怕别的什么都不会也没关系。”

倪文在比对了法国和中国的考级制度后认为,在国内目前的考级制度下,孩子一味为考级而练琴,过分强调弹曲目,机械复制式的学习,容易造成考级的曲目弹得滚瓜烂熟,但不考级的有可能连基本技巧都不懂,而考级曲目若日后不练,也会渐渐忘记。

这种情况,并不局限在钢琴,而是在各种乐器考级中普遍存在。在网络搜索引擎上随便敲入一句“乐器考级曲目”,马上就能跳出各种乐器各个级别需要考的乐曲目录。

而且,目前钢琴考级是一个考场一至两个评委。出现这种情况,主要原因在于人手不够,经费有限。最近几年,广东省音协为了保证考试的公平公开,正努力做好各方面工作。“我们陆续在考场现场录像。”

除了考试不严外,马老师在多年的钢琴教学中也深感,造成这种局面,望子成龙、急功近利的家长也有责任。“这些年,学琴的越来越多,我最忙的时候一周给二三十个孩子上课。但凡有点条件的家庭,也不管有没有必要,都把孩子送来,自己却很盲目。”她说,一开始,家长们往往抱着满足孩子的爱好,培养孩子艺术修养的想法,没指望弹出什么名堂。但学着学着,就开始变味了。“花了钱的,总希望投入有回报,怎么证明有回报了,唯一的硬性标准就是过级。而且,为了不影响主要课程的学习,家长往往要求孩子在初中前先把10级拿到手。家长这么急迫,老师甚至考试组织者也就乐得投其所好,导致考级的含金量大大降低,成了彻头彻尾的‘应试教育’。”

急改变!

各方心态须理性,评价体系要完善

广州天河区市民李先生和罗女士都把女儿送去学琴了,一是因为孩子喜欢,二是要培养孩子的艺术素养。但一谈到考级,两人却异口同声地说:“不考!”原因很简单,“现在的考级已不能代表什么,何必拿这个去给孩子加压力呢?”像他们一样,如今家长们对乐器教育和考级的态度,已不如以往那般盲目,而是越来越理性了。

“对于考级的意义,业内也应该有一个理性的看待。”马老师认为,平心而论,考级并无“原罪”,只是具体操作背离了初衷。从教学实践中,她也发现,考级的目标,还是能促进学生勤学苦练,每过一级,学生的水平还是能有所长进,“尽管不如级别所反映出来的那么大。”

据介绍,西方一些国家的音乐教育考级制度十分周密。比如加拿大的钢琴考级制度就是由多伦多皇家音乐学院制定的,全国使用统一教材。每一级的曲目有很多选择,每隔五六年更换一套曲目。从钢琴5级开始必须考乐理,从初级乐理到和声、音乐史、作品分析,乐理考试通不过就拿不到相应等级的钢琴考级证书。

事实上,我国业内也在积极探索完善传统的乐器考级制度。如广东省音乐家协会2009年组织了一场全新的“应用钢琴考级”,考生所要面对的,并非像传统钢琴演奏考级那样照乐谱严格再现练习曲、奏鸣曲等,而是要当场为抽签选出的两首歌曲伴奏,在看乐谱的同时,在脑中形成和声的配置和相应的编配脉络,并能迅速在键盘上演奏出来形成伴奏,然后根据水平的高低,取得从1—10的相应级别。

然而,改革之路困难重重。“就拿考级机构林立,造成恶性竞争来说,难道都收归一统,让一个机构来组织全国统一的考试就合理了吗?”马老师说,全国这么大,各地教学水平有高低,高考尚且各省自主命题,乐考该以什么难度为准呢?况且,这会不会造成新的垄断暴利呢?而这,仅仅是乐考改革面前众多难题之一。

信息来源:人民日报

  家长花了钱,总希望快点拿到证书

“物质生活日益丰富的今天,望子成龙的父母们越来越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拥有一技之长。曾经被冠以上流社会“身份象征”的钢琴弹奏在国人眼中逐渐成为一种时尚。钢琴学习队伍的不断壮大,使各类钢琴比赛、考级“应运而生”。如今,很多琴行和家长依然热衷于各式各样的考级和比赛,但考级和比赛背后的经济利益追逐却鲜为人知。日前,留法归国的钢琴演奏大师倪文指出,目前广东钢琴教育存在四大怪现象,他放言:“我们国家的钢琴教育生病了,钢琴比赛、钢琴考级甚至是钢琴学习完全被经济利益所‘扭曲’。”

  “钢琴考级证如同废纸一张。
”著名音乐教育家刘诗昆曾说。他直斥,目前“高分低能”的琴童屡见不鲜。

  目前,在全国各地,既有中央音乐学院等跨省全国性乐器考级机构,也有省区市的音协、音乐学院等组织的地区内乐器考级。各种考级曲目不同,难度不同,含金量也不同。而且各机构在收取费用方面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少则几十元,多则数百元。与此热闹景象成反差的是,有家长反映,钢琴过了10级的孩子,当被人问起怎么读琴谱时,却结结巴巴,说不清楚。

曾在省内担任钢琴考级评委、现在却决不允许自己的学生参加考级的倪文痛斥,广州现在有近万名钢琴老师,其中很多人都是走穴的,上午在一个琴行,下午又到了另一个琴行。这其中多数老师都凭借考级来检验其成果的标杆,“有时也是为了赚取考级的报名费。”据倪文透露,琴行经常“拉”学生考级是因为它们可以从每一个学生的考级费中抽取20%的佣金,而这20%中有5%是给签单员(推荐老师)的,所以很多老师才会推荐学生考级,而各个琴行则是相互拉拢老师。

  而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市面上的钢琴比赛,按照年龄等组别初赛报名费大都在150-300元不等,而进入复赛、半决赛、决赛则需要更高的费用。一位曾组织过钢琴比赛、不愿公开姓名的钢琴老师则透露,组织一次少儿钢琴比赛,他最多一次赚了32万元,最少一次是18万元。

  急求成!

怪象一 一场钢琴比赛 刮金数十万元

  怪象三

  据悉,不少机构投身考级,就是看中了其中的巨大利益。随着考级单位的频频增加,便会出现相互排斥,相互竞争,致使一些机构担心如果对考生太严格,就会失去生源,于是考级要求逐年放宽,跳级现象愈演愈烈。留法归来的钢琴演奏家倪文呼吁:“各立山头的钢琴考级只能导致管理上的更加混乱,为争取生源而降低标准的考试更是失去了考级的积极意义。”

倪文介绍,中国的考级制度并不被国际钢琴界所认可,国外高校更看重的是学生是否能弹奏较长时间的独奏会。通过向国外的高校投递个人专场独奏会录像带,近年来,我已经成功将7个学生送去美国留学,专修钢琴。(作者:张小磊
高金花)

  小晨今年10岁,学习钢琴已有5年,曾参加过老师推荐的两次比赛,总共花费2000多元。一般参赛费用包括初赛150元,复赛、半决赛、决赛各300元,一场比赛下来花费总共是1050元。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有业内人士分析,有些机构投身考级,就是看中了其带来的巨大利益。随着考级单位的频频增加,便会出现相互排斥,相互竞争,致使一些机构担心如果对考生太严格,就会失去生源,于是考级要求逐年放宽,跳级现象自然会愈演愈烈。倪文呼吁:“各立山头的钢琴考级只能导致管理上的更加混乱,为争取生源而降低标准的考试更是失去了考级的积极意义。”

  如今,很多琴行和家长热衷于各式各样的考级和比赛,但考级和比赛背后的经济利益追逐却鲜为人知。留法归国的钢琴演奏大师倪文指出,目前广东钢琴教育存在四大怪现象,他放言:“我们国家的钢琴教育生病了,钢琴比赛、钢琴考级甚至是钢琴学习完全被经济利益所扭曲。”

  资深钢琴教师马老师坦言:“就我个人的观察,一个孩子要按要求扎扎实实地领悟弹奏技能,每一级至少需要苦练1—2年的时间,越往高级需要的时间可能还越长。”为什么这两个时间差距这么大?马老师一语道破天机:“不管是谁组织的考级,每一级的考试目录就那么几首曲子,定死了的,每年都是这样。所以很多琴行和老师,就让孩子反复练那几首,只要弹熟了,考试就能过,哪怕别的什么都不会也没关系。”

“钢琴考级证如同废纸一张。”著名音乐教育家刘诗昆曾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他直斥,目前“高分低能”的琴童屡见不鲜。倪文亦称,目前我国的考级制度容易造成考级的曲目弹得滚瓜烂熟,但不考级的有可能连基本技巧都不懂。一味为考级而练琴,过分强调弹曲目,机械复制式的学习。如果只懂考级曲目,连最基本的钢琴技能都不会,只能算是一个会弹琴的人,考级曲目若日后不练,就会渐渐忘记。

  广东省音乐家协会考级办张宁主任回应说,我国没有明文规定由哪一家具体组织、协调,导致管理音乐考级的部门比较混乱,其中既有音乐部门又有教育部门,让很多家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各方心态须理性,评价体系要完善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市面上的钢琴比赛,按照年龄等组别初赛报名费大都在150-300元不等,而进入复赛、半决赛、决赛则需要更高的费用。一位曾组织过钢琴比赛、不愿公开姓名的钢琴老师向羊城晚报记者透露,组织一次少儿钢琴比赛,他最多一次赚了32万元,最少一次是18万元。

  倪文则说,目前我国的考级制度容易造成考级的曲目弹得滚瓜烂熟,但不考级的有可能连基本技巧都不懂。一味为考级而练琴,过分强调弹曲目、机械复制式的学习。如果只会考级曲目,连最基本的钢琴技能都不会。

  张宁介绍,目前钢琴考级是一个考场一至两个评委。她感叹,出现这种情况,主要原因在于人手不够,经费有限。最近几年,广东省音协为了保证考试的公平公开,正努力做好各方面工作。“我们陆续在考场现场录像。”

2008年8月6日,《音乐周报》载文报道,首届全国钢琴考级优秀选手展演中,许多“优秀”学生甚至不会读谱。当时的评委会主任、北京师范大学周铭孙坦言,全国各地考级水准存在很大差距。“有些选手在演奏《猫和老鼠》时,存在明显的错音,可以看出是读谱时出现了问题。”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