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之于水墨写意画m.3522g1.com,一个东方艺术家与西方艺术的真诚对话

 他们对传统已不再是“文人”画家的那种“怀旧”与“玩”的心态,亦不是笔墨中做“观念”的“实验”与“延伸”,而是将其置于现代语境下来的审视,切入。使传统文化与现代人文有效地整合,融合,在传统元素与现代意味中寻找到最自然的融合方式,将创作具有“原创性、前瞻性和学术性”的中国画新语典。
 
     
如果真正做到了解和欣赏,就好如山无云不灵,山无石不奇,山无树不秀,山无水不语之感。去感受优良的传统艺术,为发展之动力。传统绘画是处理构图透视的多种多样的方法,充分说明了我们祖先的高度智慧,这种透视与构图处理上独特的灵活性和全面性,是中国传统绘画上高度艺术性的风格特征之一。西方绘画的焦点透视,表现方式,中国绘画,不论人物、山水、花鸟等等,均特别注重于表现对象的神情气韵。我们都知道,人们生长在宇宙之间,所生存的环境中一山一水一树一不一序一舍一花一草一虫一鸟,都跟我们有着难解难分的神韵关系。这就是人文精神文化,谈到精神文化,即就是人类精神之营养品。如音乐为养身、美味养口、绘画养目、茗茶养心。绘画的欣赏就是给我精神的食粮,精神之品,为人所共享之乐。
 
     
古人云:“学出用以养心愈疾,君子乐之”书者,抒也。散也抒胸中气散胸中郁,故书家以无疾而寿“人们以书画自娱自乐,不仅可清除胸中块垒,解闷除愁,还可以怯病愈病”,因为书画联系可以集中精神,净化思维,心平气和,放松全身的筋骨,是一种良好的健身运动。如能持久练习,可以减少烦恼,起到养心愈疾作用。可以陶冶性情,静心养气,延年益寿之感。人在联系中挥笔泼墨时,要凝神静虑,端已正容,秉笔思升,临池志逸。对身心健康养颜长帮有益之处。

中国画讲的是用笔、用墨、用水,如宋有四家,元有四家,到了清山水画中有四家,在用笔墨上将松、秀、润、圆讲究是干、湿、深、淡、轻重、快慢的变化。用笔讲究转折、虚灵、含蓄、从笔墨技巧上,笔墨美本身是中国画最具有生命潜力的象征。笔墨有着它不可替代的艺术性和特有的艺术魅力。古人赋予笔墨骨气、气韵、风神以及宁静、超远、空灵等内涵。

       
通过对中国画艺术的了解,才能对中国画全面认识。但中国画艺术不能用简单的语言叙说。先要谈一谈感觉是什么,找到共同的语言谈论,传统艺术是一块大的蛋糕。充满生命旋律的艺术。自古以来用他们特殊的语言符号,表达艺术生命,特有的艺术生命,表现出特有的旋律。
     
 中国画画家用自己的学识、素养在宣纸上表达自己的生命,他们真诚地献身艺术,看成毕生最重要的事业,也绝不掩饰绘画的功利,做平淡耕耘。如近代50年的艺术家中有蒲华、黄宾虹、潘天寿、顾坤伯等一代艺术家。对传统绘画艺术的敏感,对传统绘画的爱恋,是对生活的真诚缔造和信念。那就是他们充满生命的旋律线条文化。
   
当现代艺术呼啸而来,对传统审美习惯的审视,传统又变得清晰起来。三千多年来中国绘画的发展过程,它是那么超乎寻常的单纯。简单的点、线、面的形成,为绘画最主要的构成元素。人们发现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都具有独特的审美形式,会惊奇发现西方文化中也具备中国文化特点,如凡高、马蒂斯、康定斯基等把线条推倒了绘画本身一部分的位置,线条成为了一种有生命意味的形式。中西绘画对线条本身是抽象的审美视点,有着共性文化。所以中国绘画线条艺术组合,不是单一的语言文化。它独特的表现方式,以及虚实、空凌的处理具有抽象倾向。宋代大家巨然、范宽、马远的山水画就不难发现抽象意味。但给人的感受仍是一种生命的刺激,而不是被绘画形式、苍凉的人格精神掩盖了线条、笔墨的抽象意味。传统绘画发展是心灵和自然结合,尤其清代到近代众多大家对绘画语言的表达。如八大山人、石涛、吴昌硕等,大家对传统书画线条有着独具的韵律和体现。让笔墨具有独立审美价值,可用八字来概括“似曾有法、似俗无尘”的独特绘画境界。
     
 中国画是绘画语言,是很讲究诗情画意的,绘画是一种符号的表现,是人与自然的结合,是哲学审美观念,像空山鸟语境界,而后者在寻找一种天籁之音。古人讲“以形写神,气韵生动”把绘画的神与韵提升到精神追求。石涛在他的话语中言道:“夫画者,从于心也”,以简明语言传达画者的心声。画者讲究的就是气韵、神、品体现绘画的风格。
中国画讲的是用笔、用墨、用水,如宋有四家,元有四家,到了清山水画中有四家,在用笔墨上将松、秀、润、圆讲究是干、湿、深、淡、轻重、快慢的变化。用笔讲究转折、虚灵、含蓄、从笔墨技巧上,笔墨美本身是中国画最具有生命潜力的象征。笔墨有着它不可替代的艺术性和特有的艺术魅力。古人赋予笔墨骨气、气韵、风神以及宁静、超远、空灵等内涵。
       
时代在变化,生活空间在扩展,对艺术欣赏,心灵世界的充实,对大千世界的挖掘和认识,了解过去的历史,才能对今天中国画艺术欣赏打好基础,也就是对艺术、对自然、以及对于艺术一处恒常的理念。正是在于的艺术欣赏特色,对国粹文化具有强大的向心力。黄宾虹先生说:“中华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秀”,绘画艺术,最能突出而丰富的构成因素。对绘画欣赏就是对生活的品值及乐趣。绘画就是人品的体现,修养的了解。此地人品的“品”是什么?品就是思想,是我们对绘画的欣赏品位提高。这里“品”的认识就是对绘画的思想人品修养的了解。所有“品”是没有对错之分,只有高低之别,通过这些了解就能对如今新浙派中国画的发展没有什么疑问了。
       
新浙派是人们关注的艺术,是活跃在杭城为中心的浙江画坛上的画家艺术,有三代人的努力为
代表,使得浙派中国画的发展今天。对浙江三代画家的艺术探索耕耘是分不开的。当前有这么多爱家乡的人为浙派绘画事业做贡献,有理由说新浙派艺术发展前景越来越宏大。
       
说到这里就得对新浙派画家概念中一文去分析,才能谈到新浙派中国画的欣赏,谈到哲学就得了解人文文化,以黄宾虹、潘天寿、陆俨少、李震坚、方增先、卢坤峰、吴山明、童中寿、刘国辉、何水法、陈向迅、林海钟、何加林、张捷、张伟平等代表,给新浙派诞生非常重要的,从50年代来浙派画派的推陈出新,其成就的展现,给世人带来有目共睹的感觉。
   
他们对传统已不再是“文人”画家的那种“怀旧”与“玩”的心态,亦不是笔墨中做“观念”的“实验”与“延伸”,而是将其置于现代语境下来的审视,切入。使传统文化与现代人文有效地整合,融合,在传统元素与现代意味中寻找到最自然的融合方式,将创作具有“原创性、前瞻性和学术性”的中国画新语典。
       
如果真正做到了解和欣赏,就好如山无云不灵,山无石不奇,山无树不秀,山无水不语之感。去感受优良的传统艺术,为发展之动力。传统绘画是处理构图透视的多种多样的方法,充分说明了我们祖先的高度智慧,这种透视与构图处理上独特的灵活性和全面性,是中国传统绘画上高度艺术性的风格特征之一。西方绘画的焦点透视,表现方式,中国绘画,不论人物、山水、花鸟等等,均特别注重于表现对象的神情气韵。我们都知道,人们生长在宇宙之间,所生存的环境中一山一水一树一不一序一舍一花一草一虫一鸟,都跟我们有着难解难分的神韵关系。这就是人文精神文化,谈到精神文化,即就是人类精神之营养品。如音乐为养身、美味养口、绘画养目、茗茶养心。绘画的欣赏就是给我精神的食粮,精神之品,为人所共享之乐。
       
古人云:“学出用以养心愈疾,君子乐之”书者,抒也。散也抒胸中气散胸中郁,故书家以无疾而寿“人们以书画自娱自乐,不仅可清除胸中块垒,解闷除愁,还可以怯病愈病”,因为书画联系可以集中精神,净化思维,心平气和,放松全身的筋骨,是一种良好的健身运动。如能持久练习,可以减少烦恼,起到养心愈疾作用。可以陶冶性情,静心养气,延年益寿之感。人在联系中挥笔泼墨时,要凝神静虑,端已正容,秉笔思升,临池志逸。对身心健康养颜长帮有益之处。
       
新浙派文化艺术发生着巨变,是杭城古韵文化的养育,给绘画艺术增加了营养及内涵,对新浙派的人文了解,艺术品的欣赏。通过对绘画的了解,及特殊符号认识和欣赏,能给你带来对艺术的享受,从而激发对地域文化的热爱和保护,对国粹文化艺术发展做出贡献。
   
不管中国画情感多丰富多激烈,想象多么奇妙,如果搞不懂中国画的奥秘,那么一切都是寓言。只有理解和了解中国画的风格、神韵,就能对奇妙的艺术有所突破。

  写实与写意之间达到了靓丽平衡

 谈到水墨大写意,一个无法回避的概念就是笔墨,笔墨是中国画艺术的基本要素和基本特征,笔墨以其独特的绘画材料和以书入画的特殊技法,成为中国绘画区别于西方绘画的标识性语言。运笔的轻重疾徐,墨色的干湿浓淡无不体现了中国画家的传统功力,笔墨之于水墨写意画,既是造型的语言形式,更是一幅画格调高低和气韵是否生动的重要标志。千百年来,历代画家无不将笔墨作为重要的基本功,唐代张彦远提出,“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清代画家石涛说:“夫画者,形天地万物者也。舍笔墨其何以形之哉!”现代画家黄宾虹说:“画中之味,舍笔墨无内参语。”可见,中国画有无笔墨,是绘画功力深厚与否的关键所在。笔墨是画家师法自然表现主观意念的手段,说到底是中国画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艺术观念的产物。王凤年根据自己对客观世界的感受进行夸张变形和提炼升华从而揭示对象的本质,在此过程中,吸收了书法艺术的技巧,在点线的变化中倾注了画家的情感、气质与学养,使笔墨具有了既状物又抒情的功能。魏晋以来历代画论中多有对书法意味的追求,唐代张彦远指出,“工画者易善书”,郑板桥“以书之关纽人于画,又以画之关纽透人书”,正是他一生追求书画融合的总结。

作品赏析

m.3522g1.com 1m.3522g1.com 2m.3522g1.com 3m.3522g1.com 4m.3522g1.com 5m.3522g1.com 6

m.3522g1.com 7

m.3522g1.com 8m.3522g1.com 9

m.3522g1.com 10m.3522g1.com 11m.3522g1.com 12m.3522g1.com 13m.3522g1.com 14m.3522g1.com 15m.3522g1.com 16

m.3522g1.com 17m.3522g1.com 18

   
不管中国画情感多丰富多激烈,想象多么奇妙,如果搞不懂中国画的奥秘,那么一切都是寓言。只有理解和了解中国画的风格、神韵,就能对奇妙的艺术有所突破。

m.3522g1.com 19

  她在作品《水底月看山》中将光引入画面,颇得艺术大师李可染的遗风。《白云深处有人家》雄浑大气而不失细腻,虽融入现代画法,却呈现出古人意境,是一幅极具代表性的山水作品。山水灵动,林木郁秀,云霭飘逸,气度恢宏。从物境到意境,由心境入灵境,画家与山水精神交会,升到很高境界。那种美乃物我交融、物我两忘时产生的美,一幅画就是一种心灵的境界,可徜徉、可栖息、可归依的世界!我以为,张玉馨山水画让观者心灵感应,是在写实与写意之间达到了靓丽平衡。

 


   
新浙派是人们关注的艺术,是活跃在杭城为中心的浙江画坛上的画家艺术,有三代人的努力为代表,使得浙派中国画的发展今天。对浙江三代画家的艺术探索耕耘是分不开的。当前有这么多爱家乡的人为浙派绘画事业做贡献,有理由说新浙派艺术发展前景越来越宏大。

中国画艺术会给人好的心情
中国画艺术会给人美的享受
中国画艺术会给人带来养颜
中国画艺术会给人带来长寿

——书画家张玉馨的创作探索与可喜收获

  对于现代中国画家,笔墨训练,应重在笔墨意识的培养,“书法入画”只能从本质上来要求,强调“书意”和“画意”,并且不仅限于毛笔本身,才有利于发展现代写意画。水墨写意画历经千百年的演变、继承、发展和创造,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程式化艺术语言,并通过笔墨纸等特定媒材的利用而赋予中国画一种特有的审美情调,其笔情墨趣已经成为欣赏中国画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古典画论往往把笔墨说得太玄。然而,当今的中国画又把笔墨弄得过于简单,似乎只要是用毛笔在宣纸上画素描就是中国画,只要是用西画取代中国画就是创新。中国画一百多年的创新实践反复证明,对待笔墨的态度就是对待传统的态度,离传统笔墨太远或太近的尝试,都是不成功的。

 
 
当现代艺术呼啸而来,对传统审美习惯的审视,传统又变得清晰起来。三千多年来中国绘画的发展过程,它是那么超乎寻常的单纯。简单的点、线、面的形成,为绘画最主要的构成元素。人们发现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都具有独特的审美形式,会惊奇发现西方文化中也具备中国文化特点,如凡高、马蒂斯、康定斯基等把线条推倒了绘画本身一部分的位置,线条成为了一种有生命意味的形式。中西绘画对线条本身是抽象的审美视点,有着共性文化。所以中国绘画线条艺术组合,不是单一的语言文化。它独特的表现方式,以及虚实、空凌的处理具有抽象倾向。宋代大家巨然、范宽、马远的山水画就不难发现抽象意味。但给人的感受仍是一种生命的刺激,而不是被绘画形式、苍凉的人格精神掩盖了线条、笔墨的抽象意味。传统绘画发展是心灵和自然结合,尤其清代到近代众多大家对绘画语言的表达。如八大山人、石涛、吴昌硕等,大家对传统书画线条有着独具的韵律和体现。让笔墨具有独立审美价值,可用八字来概括“似曾有法、似俗无尘”的独特绘画境界。

   
说到这里就得对新浙派画家概念中一文去分析,才能谈到新浙派中国画的欣赏,谈到哲学就得了解人文文化,以黄宾虹、潘天寿、陆俨少、李震坚、方增先、卢坤峰、吴山明、童中寿、刘国辉、何水法、陈向迅、林海钟、何加林、张捷、张伟平等代表,给新浙派诞生非常重要的,从50年代来浙派画派的推陈出新,其成就的展现,给世人带来有目共睹的感觉。

  从2007年开始,张玉馨着手以荷花为主题进行创作,总冠名《西观荷塘》,从最初的荷花特写到现在的荷塘景色,这是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探索过程。在这批油画中,荷花不仅是野生野长的植物,它们与富丽堂皇的亭台楼阁为邻,像富家闺秀,沐浴着无数欣赏与关爱的目光。这批画中不一定有人物,但是画中的摆设都衬托着气质优雅的主人在场。荷花与赏花者有着一种互动互赏的神色交流,烘托出盎然向上的生命信息。凭借荷花风韵和出污泥而不染的信念,张玉馨犹若泛舟,驶进一个美丽新天堂,艺术大世界。通过油画,张玉馨把自己对美的追求、感受与观众分享,用艺术把观众引入这个美妙境界与大自然肆意交流,互动自如,传统笔墨气韵和西方色彩构成进行了难忘的“亲密接触”。

 平面构成是构成艺术的一部分,是现代视觉传达艺术的基础理论,体现了现代人的审美观和时代感。在进行水墨作品构图时,通过研究借鉴平面构成中的基本要素及其形式规律,根据黑白灰关系的构成和黑白视觉心理,主动地安排点线面的分散和聚集,可为我们提供更加丰富的思维技巧,开阔视野,发挥创造能力,从而为传统写意画注入新的活力,创出更为宽广的新路。应当说,水墨大写意的画面构成既有平面构成的性质,又不同于平面构成,这是由大写意笔墨形态的审美特质决定的。换句话说,笔墨构成虽可借鉴平面构成的设计原理,但在注意画面形态有秩序的空间分割的同时,应更加注重在“用笔使墨,用意使笔”的过程中画家的性情与气度的发挥,使构成隐含其中,而不能为构成而构成。

   
他们对传统已不再是“文人”画家的那种“怀旧”与“玩”的心态,亦不是笔墨中做“观念”的“实验”与“延伸”,而是将其置于现代语境下来的审视,切入。使传统文化与现代人文有效地整合,融合,在传统元素与现代意味中寻找到最自然的融合方式,将创作具有“原创性、前瞻性和学术性”的中国画新语典。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中学为体,西学为用”,长期游走于东、西方的张玉馨无论是传统书画,还是现代水墨,加上油画,皆渗透着一种天人合一、气韵生动的神秘力量。她对东方水墨的理解,对油画色彩乐章的驾驭,对东西方艺术表现元素的融会贯通,达致传统、当代和西方艺术三重奏的唯美境界,使作品产生出一种新的魅力,创造出一种新的意境。她的作品凸显出巨大张力,具有鲜明强劲的艺术表现力、感染力,流淌着一个东方艺术家与西方艺术的真诚对话。因此,人们对她的创作前景特别看好。

  画面构成,中国画叫做置陈布势,它一方面“本于立意”,为突出主题形象服务,同时又是笔墨结构驰聘的阵地,在立意明确之后,笔墨形态的浓淡干湿、疏密聚散、对称均衡、节奏韵律等等形式因素及物象的相互关系,就要有一个椎轮大略,真正着笔落墨之后,整个画面构成就不可避免地受到特定笔墨结构运动趋向的左右。石涛说,“一画落纸,众画随之”郑板桥说,“笔下之竹,却非胸中之竹也”,潘天寿以“起承转合”四个字来分析画面结构。这既可以从画面结构去理解,也可以从笔墨结构去理解,事实上,画面结构和笔墨结构有着相生相应的内在联系。用平面构成的理念,重新认识中国画置陈布势的内涵,整合笔墨结构,并以笔墨结构的规律特点去观察分析对象。这种观察方法不是着眼于对象的明暗变化、体面结构而是着眼于对象本身的“笔墨结构”,养成以笔墨结构概括对象的习惯,重新扬起意象性语言的笔墨精神,探索新的具有时代气息的水墨大写意。

m.3522g1.com 20

  书法是反映生命的艺术,人的喜怒哀乐这些内心情感也能在书法里表现出来,像在诗歌音乐里那样。书法欣赏即通过对优秀书法作品的品评,领略其中蕴含的美。我曾亲眼目睹张玉馨写书法,她用笔讲究风骨,大张大阖,大泼大写,营造出一种磅礴的强大气势。此外,她更讲究的可谓墨法。墨法即用墨技巧,是书法艺术形式中极重要的一环。字本与笔,而成于墨,肉生于墨,血生于水。张玉馨认为,没有墨色变化、配合,用笔效果难以达到。字缺乏血肉,也就没有了生命。所以说,书法字法本于笔成于墨,则墨法尤书艺一大关键也。我观张玉馨的几幅代表性书法作品,最典型的如《翠鸟》《青烟》等,做到了“带燥方润,将浓遂枯”,把握住了用墨的关键。“燥”、“润”、“浓”、“枯”是矛盾的法则。用墨不可太枯,枯笔多了则燥;又不可水分太多,湿度太大会肥浊不清。在她的书法墨色中,写出了使人感到变化极为丰富而又保持住“润”的特点,真正是理想用墨,让人尽享韵律动感、宁静悠然、意境雅致的张氏书法之美。

m.3522g1.com 21

   
中国画画家用自己的学识、素养在宣纸上表达自己的生命,他们真诚地献身艺术,看成毕生最重要的事业,也绝不掩饰绘画的功利,做平淡耕耘。如近代50年的艺术家中有蒲华、黄宾虹、潘天寿、顾坤伯等一代艺术家。对传统绘画艺术的敏感,对传统绘画的爱恋,是对生活的真诚缔造和信念。那就是他们充满生命的旋律线条文化。

  鉴赏张玉馨的国画作品《山水》《云烟瀑布》《春谷听泉》《旭日东升》《半江瑟瑟半江红》等,既有传统的笔墨气韵和构图,又融入了现代艺术元素,如水纹的画法和山石的处理,特别是色彩的运用精湛巧妙,没有夸张和喧宾夺主,使作品在保留传统意味的同时又靠近了对象的真实感。

m.3522g1.com 2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