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琵琶演奏的音色,民族乐器部分是在中国

这是一张纯器乐专辑,主角是琵琶及其演奏者赵聪,还有一众在适当的时间出现在适当地点的配角和龙套,包括二胡、笛子、电吉他、贝司、爵士钢琴、蒙古长调、西洋管弦、中亚音乐、氛围碎拍、乡村民歌。它们的存在不是为了蒙一个对瓷器白酒和东方奇淫巧技都很感兴趣的国外电视台音乐大奖,而是踏踏实实用广阔的思路与高超的操控能力统筹安排各种音色与音乐元素,共演一场民族音乐魂在现代音乐语境下的重新发声戏。对琵琶的众星捧月并无特别意义,仅仅是因为这种乐器玲珑悦耳的动人音色而已。
赵聪是根红苗正的琵琶演奏家,出身音乐世家,先后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与中央民族乐团,作为中国民族音乐的使节访问全世界各个地区,包括2000年随江泽民出访的著名的“中华文化美国行”的巡演,十余位国家元首聆听过她的琴声。本张专辑《月舞》是2006年3月受丹麦佛克斯录音制作公司邀请录制的个人琵琶世界音乐专辑,在技术细节上非常苛刻严格,希望在音乐本身曼妙动人之余,也在录音质量与声学表现方面贡献出一张干净、细致、高水准的音乐专辑。
本张专辑包括五首原创曲目,再加《春江花月夜》、《新编十面埋伏》两首古曲,《放马山歌》、《青春舞曲》、《玫瑰花》三首民歌。琵琶占据绝对高光地位,赵聪的演奏技巧自然不必疑虑,至于琵琶演奏的音色,今人简直不必描写——让白居易一千多年前就写绝后了: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琵琶有多好听,中国人自古已知,而这张专辑出彩的地方就在于琵琶与西方音乐的精彩交融。
《新编十面埋伏》中李延亮的吉他给这首肃杀的古曲增添了不少摇滚乐的激昂之气,琵琶与电吉他的缠斗让《十面埋伏》激荡人心,原创曲《东方丽人》有电音打底,古乐器置于其中后再添流畅程度,《放马山歌》加入了爵士钢琴,慵懒如阴雨下午,《牧》加入了那日措与巴图领衔的蒙古长调,同名主打《月舞》中小提琴、二胡与贝司的交融颇具神秘狂欢感,西北民歌《青春舞曲》前面加入了IDM电子舞曲的气质,随即话锋一转,快节奏的琵琶与悠扬笛声一唱一和,翻新演绎了这首名曲。
这是一张非常能够取悦中国人的唱片,它适合做发烧音响试音、适合做节假日居家休闲的背景音乐、适合做旅行时的汽车音乐,可谓老少咸宜、软硬通吃。中国人都处在一个共通的文化传统中,对一些古老的音乐符号有着天然的认同,在流行音乐大行其道的今天,又难以舍弃西方音乐的亲切、流畅与悦耳旋律的。两者的交融造就了这一张非原生态、只求悦耳动听的现代世界音乐作品。

图片 1
端坐在我面前的赵聪,文静优雅,青春靓丽,宛若一道美妙的特殊风景,照亮了这个令人陶醉的琵琶世界。她说,关于琵琶,深刻印象来自白居易的《琵琶行》。当时,还一知半解那信手弹拨是如何“未成曲调先有情”,也无法想象琵琶是怎样模拟出“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
琵琶!琵琶!一个鸣响了几千年的精灵,在她时而情丝绵绵、时而荡气回肠的指尖滑过。作为一名成就不凡的青年琵琶演奏家和中央民族乐团琵琶声部首席,她一面获得全国各种类型民族器乐比赛多种奖项,一面代表中国成功出访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
当东方遇到西方
2008年3月,投资百万精心打造,冠名《聆听中国》的“环球音像”历史上首张中国民族器乐独奏CD悄然问世。
“世界音乐人眼中最美的中国民乐专辑。”国外很多业内人士这样赞誉着。
专辑演奏者赵聪难以忘怀:这是她与国际著名爵士录音大师汉斯·尼尔森、新民乐创始人马久越、世界著名指挥家Mario
Klemens、布拉格爱乐交响乐团和中外几百名艺术家倾心演绎的一张跨界专辑。“我的主旨其实很简单,就是要在继承中华民族音乐的同时,坚定执著地将中国民乐与世界音乐相结合,走出一条珠联璧合、东西方音乐精髓交融之路。”赵聪说。
一边是欧洲驰名管弦乐团,古典而不失雄浑,厚重而充满灵性。
一边是琴、瑟、箫、钟演绎着历史,经典旋律传唱了几千年仍辉煌不减。
真正是欧洲爵士乐经典VS中国民乐精英。
聆听中国吧,这是《新编十面埋伏》:千年古谱与电子音乐相结合,加上中国大鼓惊心动魄的震撼,瞬间便穿越时空。琵琶声声,楚汉相争。琴丝悠悠,杀机四伏。胜者为王,英雄无泪。
倾听中国吧,这是《东方丽人》:东方的美并不在于外表,更在于动静之间的内在神韵。琵琶音色在电子音乐和交响乐团衬托下,变得愈加富有魅力,那来自西藏神秘的天籁之音,震撼人心。
倾听中国吧,这是《月舞》:嫦娥奔月是中国古老神话,凄美的故事在琵琶晶莹剔透的音色和二胡悠扬的旋律中得以缠绵倾诉。仰望阴晴圆缺的月亮,似有似无的缥缈境界让人流连忘返。
倾听中国吧,这是《放马山歌》:浓郁地方特色的四川山歌与西方音乐宠儿爵士元素相结合,加上琵琶与钢琴演奏家华彩部分的即兴发挥,竟使得它灵光闪现,天衣无缝……
旋律无疆,音乐无界。
在赵聪的音乐概念中,西方音乐文化讲求外在表现,而东方则体现内敛气质,突出写意。一把琵琶对决西方交响乐,同样能生动再现战争的宏伟意境,大有四两拔千斤之势。西方音乐的外在个性与东方写意文化的碰撞,才是东西方音乐本质上的真正碰撞。
赵聪表示:“在东方与西方、古典与现代之间,我将永远是一名执著探索的音乐行者。”
“盛装”里的水晶琵琶
有媒体称:中央民族乐团推出的《盛装民乐》之所以称之为“盛装”,就在于其给民乐穿上了一件时尚潮流的外衣,水晶琵琶无疑是其中最璀璨的明珠。在辉煌的聚光灯下,携水晶琵琶出场演绎《新编十面埋伏》的赵聪,立即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对此,赵聪平静地说:水晶琵琶琴身用透明的水晶材质制作而成,奢华中晶莹剔透,其鲜明的线条、简约的风格非常符合时下年轻人的审美情调。水晶琵琶在音乐界引起热烈反响,完全在我意料之外。观众更看重的或许是《盛装民乐》的舞台艺术表现形式,而我更在意追求乐曲本身的高品质内涵。
赵聪说,水晶琵琶成了文化市场的亮点,它的视觉冲击力愉悦了观众眼球,但这并非绝对优势。激动之后,观众会重新掂量作品的艺术价值。当观众走出音乐厅,能否再次选择你演奏的作品,它的艺术性和实力才能真正显示出来。当一张CD不是通过炒作而流传,它才是真正的音乐。
人们对中国传统民乐冷静庄严的演奏形式记忆深刻。当水晶琵琶在《盛装民乐》的孵化下闪亮登场,一贯板着脸的民乐突然奔放起来:青春的面孔、飘逸的服装、动感的音乐、声光电的完美结合,让观众看得听得如痴如醉,欣喜若狂。一首首琵琶的看家之作,终于有了接通现代的全新视听感受。水晶琵琶功不可没,更在于演奏家赋予了它全新的神奇的生命之膂力。
琵琶为什么敢于“VS”
春日,北京鲍家街43号音乐厅,中央音乐学院著名小提琴教育家林耀基和琵琶教育家李光华,分别引领他俩的学子联手举办了一场颇富想象力的音乐会。一场小提琴VS琵琶的音乐会在北京春夜引来春潮般的掌声和春雷般的喝彩。赵聪携琵琶为导师“助阵”,成为这个令人惊喜和兴奋夜晚的最大亮点之一。
一个全新录音项目也在“普罗艺术”音乐编辑手中酝酿问世。
赵聪走进音乐棚开始与西方音乐对话,但这次她面对的不再是小提琴,而是另外一件西方经典乐器——吉他。京港高手赵聪与秦万民,联手打造出琵琶与吉他的最深情撩拨:《卡门》。
赵聪表示,这样两件各具特色的东、西方乐器,一旦“对弹”,就碰撞出典雅醉人的旋律,吐露出幽然别致的清香……
作为东方乐器的琵琶,有其独特内敛音色,其根性是永远无法割裂的中国音乐的魅力与生命力。正是这样一个曾被王昭君把玩的乐器,这样一个曾在“致远号”上让邓世昌弦断《十面埋伏》的乐器,在野性十足风情万种的《卡门》中,又被赵聪演绎出《琵琶吟》的婉约如兰和《茉莉花》的印象江南,那天籁之声,从玉指间飞流直下,从心灵深处澎湃而出……
于是有人感慨:有赵聪琵琶声在,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新民乐”要守住民族音乐的“根”
当“女子十二乐坊”现象引发唇枪舌战时,韩国“灿烂东方”国际音乐节上4万观众被赵聪的古典最新演绎彻底征服。
一段时间以来,音乐圈内言必称“新民乐”。但也不乏有肤浅之辈用“实用主义”行为来诠释这样一个颇富价值且旨在拯救传统民乐的概念。赵聪对此不以为然:“新民乐”不是民乐加电子音乐,不是用琵琶二胡演奏“拉德茨基”;“新民乐”也不是演奏者穿上吊带短裙,更不是将咖啡和茶搅和在一起就是coffeetea了,“新民乐”应该没这么简单,这么庸俗!
赵聪一直坚持这样的理念:“新民乐”应是站在古老民族音乐文化根基上,用现代音乐形式再现古典民族器乐作品的精髓与内涵,使更多人认知古典民族器乐作品的韵味与魅力。虽然现代音乐的配器概念是国外音乐的移植,但万变不离其宗,音乐的核心精神仍是我国古老民族音乐文化的精髓。这种民族音乐精神是世界上任何音乐都无可替代的。“新民乐”的魅力最集中地体现于此。
民族音乐乃是蕴藏在一个民族内心最深刻、最美好的韵律,是这个民族灵魂的完美展现,具有不可替代的唯一性。赵聪常说自己能有机会将本民族音乐完美呈现给世界,是一种无尚的荣耀,一项神圣的使命。
多少心事,轴转弦拨。玉指匆匆如流水,情几重,愿几重,飘落花,尽铅华。赵聪认为,面对欧洲音乐市场,如果你的音乐缺乏真正品质与内涵,投机音乐立刻会被淘汰出局。而现代音乐人不能抛弃古典音乐精髓,两者各有长短,相得益彰,都面临大浪淘沙、优胜劣汰的考验。“新民乐”成长不易,毕竟带“活”了死寂多年的民乐市场,具有里程碑式意义。但赵聪也担忧“新民乐”之弊端,它使人们容易忘却且放弃根源性传统音乐文化,这里包裹着非常危险的结果:有可能把祖宗相传的音乐文化遗产丢弃,民乐核心精神也将随之不复存在。
“新民乐”,一定要守住民族音乐的“根”。

虽然历史告诉我们,纯音乐一直不如带歌词的音乐好卖,但这并不意味着它的市场小。如今国内的音乐市场已经进入了分众时代,什么样的人听什么样的歌,谁也不跟谁打架。这就像摇滚乐和传统流行音乐的市场份额比重一样,可能听摇滚乐的人只有百分之十,听流行的有百分之九十,但专门制作摇滚的公司可能在所有唱片公司里所占的比重不到百分之十。这样一来,摇滚乐没准儿比流行音乐卖的还好。原来小众的东西也就有了座无虚席的可能。纯音乐和那些有歌词的音乐之间也是这个关系,它的市场和京剧一样,只是脱离了娱乐市场,没有八卦和绯闻,但并不是没人欣赏。科班出身的赵聪虽然在技术上比不了杨静和吴蛮,但就这样一张并非纯粹古曲演奏的专辑来讲,她的技术已经是出类拔萃了。之前我听过不少学院派的琵琶新曲,都不如赵聪做的巧妙。过于贴近传统的那些还好,只能说缺乏突破性和创造力,但有些脱离传统的则十分不可取,没有根据琵琶的特性进行创作,从创新的角度来讲虽然可以称作实验艺术,但就听觉而言,好像是用扬琴演奏巴赫,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赵聪则不然,她把这张专辑设计的十分合理,专辑包括五首原创曲目,两首古曲和三首改编民歌,无论你以什么观点去看待当代民乐,都不会讨厌这张专辑,并能从其中找到你喜欢的作品。记得去年采访刘索拉时她给我讲过这么一个道理,每个乐器都有自己的特性,如果不按照这个特性去创作,那听起来会觉得很别扭,必须研究大量乐谱之后,才能根据这些特性去创造新东西。赵聪的演奏的几首新曲就达到了这样的境界。《夜雨双唱》不仅好听,而且展示了她的演奏功底,同名曲《月舞》当中李延亮加的那些失真吉他演奏恰到好处,没有任何炫技的成分,而是配合着节拍进行的丝丝点缀。就改编歌曲来看,《玫瑰花》和《青春舞曲》很有意思,前者有大量的新疆传统民乐元素,开拓了琵琶演奏的空间,而后者则是对罗大佑的改编,但这种改编不同于那些乐坊的胡编乱造,而是恰到好处的选择了罗老师这首带有民族特征的作品,让我们突然发现从前只注重旋律的中国民乐在节奏面前也显得游刃有余。另外其它乐器在专辑中也有非常强的表现力,尤其是《牧》当中马头琴的演奏,没有几个人能把草原的苍茫表现得如此淋漓尽致。虽说这种做法有些中规中矩,但如果我们不考虑这些音乐之外的概念,单纯从聆听的角度去欣赏,会发现赵聪的演奏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好听。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如果她仅仅和那些只会演奏古曲或变奏流行歌的专辑相提并论,实在太糟蹋赵聪了。这张《月舞》的意义不仅在于让人们认识到琵琶的声音有多美,更多的是让人知道中国民乐能创造出更多的可能性,它有创新,更可以和西方音乐搭配演奏,就像《放马山歌》那样和谐统一。

图片 2
1 《聆听中国》这张专辑区别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赵聪:这是一张真正意义上东西方文化的交集,我们希望做出的是世界音乐,而不是大家所理解的新民乐。
2 世界音乐与新民乐的区别在哪里?
赵聪:世界音乐是一种全球的音乐形式,它需要共同的语言,大家都在一个游戏规则里玩。比如说我们要想交谈必须用英语,在音乐中我们也有一样的东西,比如吉他贝司鼓。甚至还采用了很多西方音乐形式,比如爵士、电子、即兴,把他们和我们的民族音乐融合在一起。
3 专辑是在哪里录制的?
赵聪:专辑中各个部分都是在不同的地方录制的,交响部分是在布拉格,吉他部分是在丹麦,民族乐器部分是在中国。相应的,这张专辑的制作人和录音师来自丹麦,作曲家来自布拉格,民乐部分由中国方面的作曲家来完成。
4 专辑发表后,各方的反应如何?
赵聪:我认识一位中央学院的系主任,他听过专辑后说非常好,形式不是重要的,内容很好。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可。
流行音乐圈大家都非常喜欢。外国人都会买来收藏,他们认为这是地道的中国的东西。乐评人也都给了很高的评价,有位格莱美的评委说这是他近些年里听过的非常特殊的一张唱片,他非常喜欢。另外英国卫报的记者来中国做调查报告,他接触了很多老的音乐家和一些流行的音乐人,回去他写了篇文章说,一些新民乐穿着比基尼把民乐给糟蹋了,但赵聪十分钟的演奏给了我完全不同的感觉。
5 据说这张唱片的成本非常之高?
赵聪:是的,我们花了100多万,耗费了3年的时间。在民乐里它算是奢侈品了,为什么这么细致、不计成本、不惜代价地把它推到世界上,就是想为中国民乐做一点贡献。
6 你个人最喜欢的作品?
赵聪: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哪个都舍不得,专辑里演出最多的《新编十年埋伏》,比较流行。这首曲子的首演是在韩国首尔,一个露天3万人的音乐节,日韩中各派一名民族音乐的演奏家,我代表中国去的,弹了这首当时非常轰动,给了我很多信心。
《东方丽人》里有很多电子、BASS即兴、爵士钢琴的成分,是老外最熟悉的音乐形式。钢琴部分我们最初选了一个丹麦音乐学院的教授,后来觉得他弹得太学术了,又找到一个中国的钢琴家,但制作人汉斯觉得弹出来的是中国人认为得爵士,直到最后我们才选中一个欧洲的爵士钢琴家,找到了想要的感觉。
《春江花月夜》是最古典的一首,所以MIDI的部分用得很少,老外觉得这是最中国的一首。
《放马山歌》是一个爵士钢琴和琵琶的融合,炫技的部分比较多。
《月舞》是这张专辑的副标题,汉斯说这张专辑让老外觉得很神秘,月亮上跳舞的情景也非常神秘,里面有二胡和布拉格的交响。
其他歌曲里还包含了云南、蒙古、新等地民族特色的音乐元素。基本上把中国民乐典型代表的各个地区的音都采用了,这样可以让人们更加了解中国的民族音乐。
7 封面看上去很时尚,为什么采用了这个封面?
赵聪:封面我们也费了很大精力,因为人看专辑先看这个封面,所以你的画面一定要完全表达你的音乐,很多时候看到封面很多信息就传达给人家了。琵琶最早在飞天里出现,我们想把飞天的内容加进去,试了很多版本,但怎么看都过于古典。而且我手里的琵琶拍出照片来也太大了。
当时正好广西一个千年工艺的琵琶厂送了我一把琵琶,大小非常合适,质地看起来非常古朴,我们就用了这个。你看封面会发现,裙子是露出来腿的,很时尚的感觉,有舞蹈动感的感觉,后面是一个唐卡的东西。如果是纯古典、民族的音乐,封面上是不会露腿的。
8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赵聪:接下来的打算,除了正常工作以外,其他的主要都是这张专辑的音乐会,大概从下半年开始,国内国外都有。联合国世界银行已经邀请我了,明天还会有美国巡演,还有德国,都非常关注我,演出时我希望能在现场全方位的向大家介绍中国的文化,会加一些多媒体和视频的部分。

国外有吉他,中国有琵琶。虽然这么做对比从两种乐器的性质、弹奏技巧或者更专业点儿的角度来讲,都有些欠妥。但相信但凡拎个人出来这么问他“有什么中国民族乐器能出来跟吉他差不多的声儿”,他肯定会说是琵琶。这两种乐器就像球队里的前锋一样,在一个多人编辑的体系下总是担任比较出风头的角色。它们的音色都脆亮,变化多端,像一位充满热情的年轻歌者,舞动自己的身体发出美妙的声响。赵聪的《聆听中国-月舞》就是一张纯器乐的琵琶独奏专辑,由布拉格爱乐交响乐团和中央民族乐团作辅。曲子如银色月光般倾泻直下,百转柔肠中又激情四溢。其实把民族音乐与欧洲交响乐融合起来这种做法已经不算罕见,如钢琴与交响乐团伴奏的《红灯记》就很为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把民族风味和洋味儿结合起来不是闹着玩玩而已,根本目的是为了把中国民族的东西推向世界,让外国人也能欣赏到中国民族音乐的美感。年轻的琵琶演奏家赵聪,是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优秀青年演奏家。自打她2000年毕业后,就出访了无数国家,录制过琵琶大师教学专辑,还自己设计过水晶琵琶,成为业界一大美谈。录制这张《聆听中国-月舞》,除了文化推广外,主要的意义大概还有推出五首原创民乐作品。说实话,这些歌曲比大家耳熟能详的传统民乐的改良更加令人产生共鸣,因为这不是旧瓶装新酒,而是一种全新的、生出来就透着混血儿味道的民乐,自有种说不出来的聆听快感。比如《天海蓝蓝》,就打破了人们对于民乐的固有认识,没有用单纯的大调走向来演绎,而是透着股新疆和波斯结合的味道,令人遥想起在泛着热气的突尼斯古建筑群里,一群男女一边乘凉一边舞蹈的情景。原本一直以为中国的民乐是没有和弦、只有单音solo的。经过查证才发现,琵琶的技法非常繁复,右手有弹、挑、夹弹、滚、双弹、双挑、分、勾、抹,摭、扣、拂、扫,轮、半轮等指法,左手有揉、吟、带起、捺打、虚按、绞弦、泛音、推、挽、绰、注等技巧。也可演奏多种和音、和弦。若不借着赵聪专辑的美意,还真长不了这些知识。除此之外,另外一首原创曲目《月舞》由布拉格爱乐乐团配合,还有二胡的solo,两种前锋型乐器彼此“斗嘴”,颇有点知音相遇的滋味;《东方丽人》像是深闺少女的倾诉,竟然穿插了电子声效,听上去有些诡异的穿越之感。相较这些原创曲目,好评如潮的《新编十面埋伏》倒显得没那么惊艳,虽然著名吉他手李延亮在其中彻底抖骚了一把。《春江花月夜》、《玫瑰花》这些重新编配的曲目也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但由于以往民乐的印象比较深刻,感觉怎样“变味儿”也出不了圈子,当然也是一种很好的尝试。现在的民乐,除了小时候听过的民歌,这些年已经没有什么经典出现了。如今的小孩子估计也哼不出几首像样的曲子来,因为听太多而强迫记住的民歌也都不好听。是不是民族音乐在年轻人群中,就真的没有受众呢?也许主要还是因为没有适合于时代的好作品出现。像《聆听中国-月舞》这张专辑非常适合在一个传统的月圆节日里,全家人一起享受属于这个时代的中国的气氛。或者放在车里,或者当作工作累了的消遣,都是很好的选择。民族音乐之美不应该被逐渐淡忘,在你听惯了洋气的律动后,静下心来聆听一下中国,自会有一种不同的心境去接纳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