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画家协会理事,一是南朝宋人宗炳的新普京集团《画山水序》

云南画院副院长

  儒家的道德感悟是与山水连在一起的。《礼记中庸》云:天地之道,博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正是以山高水长来形容仁爱之道。同时,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所以,孔子心目中的理想境界是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论语先进》)。

  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缯。至于龙,吾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孔子)今日见老子,其犹龙耶(《史记.老庄申韩列传》)如前所言,老子倡导无为,法则自然,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唯有如此,才是达到天人合一、寻求道的最佳途径。集老子思想之大成的庄子,更是以鲲鹏寥廓的逍遥和晓梦蝴蝶的闲适,极其形象而鲜明地阐述了天人合一是人遵循天道自然而达到的一种最高境界,一种与道融合回归的本真状态,即其言圣人之心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境也。

小议郭游山水画精神

  圣人含道暎物,贤者澄怀味像。至于山水,质有而灵趣作为中国画特质的决定和理性的起点(陈传席《中国山绘画史》),宗炳的《画山水序》提出山水画创作过程是画家畅神的过程,更是画家以形媚道的过程。山水画,从真正诞生之时起便与中国哲学中最核心的道的精神紧密相连。

  卢禹舜先生的山水,是对中国传统绘画一种超越式的构建而走向逍遥的心灵艺术,一种寓心于景的人格山水,一种笔墨体验与心境体验的完美契合,一种意象与境界的高度统一,其雅正的古典特质,浓郁的现代气息,共同构成了中国当代山水画坛上的一道绝胜的风景。

郭游

  陈仕彬

  (一)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透过对儒道释哲学与山水关系的简单梳理,我们不难看出,三者对山水的态度有着本质的相通之处,即都乐于从山水中得到审美愉悦,并且将山水大美与主体人格塑造和人生境界的不懈追求统一起来。

卢禹舜 静观八荒系列一 13668cm

然而,也就是这些丰富的自然环境陶冶了郭游的内心,也带给他无限的感动。感悟自然,尤其是边疆地貌,成为郭游绘画灵感的源泉。“搜尽奇峰打草稿”,使他更加清楚认识自然与笔墨之间存在着某种不可言传的联系。五彩斑斓的世界,在黑与白之间表现得淋漓尽致。笔墨间传达了他对人生和自然的情感。从郭游的绘画作品中,时常可以感受到“峰岫峣嶷,云林森眇”的壮阔,而心情也为之爽朗。他总是沉静于绘画创作中,因为内心的丰富和开阔,使得他终日享受着这份幽静和闲情,神情为之畅快。

上一页 12 下一页

上一页 12 下一页

对“自然之道”的体会是一个感悟自然的过程,中国古代贤者隐士,避世隐居山林,亲身感受自然的无穷力量,与山林虫鸟为伴,与溪水鱼蛙为伍,日出而行,日落而归,跟随自然的作息,观察自然的万千变化,心灵得以净化,领会“自然之道”的真谛,从而使得自己的行为与自然的规则相一致,而这样的一致则是一种不自觉的行为,是思想的升华和净化的结果,也是“自然”与人类灵魂合二为一的过程。画家将自己的感悟借助于山水画这个媒介抒发出来,真正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真正领悟“山水之道”、“自然之道”。这是一个真正了解中国传统山水画理念的画家应该遵循的规则,即“媚道”也。

  书画之妙,当以神会,难可以形器求也。世观画者,多能指摘其间形象、位置、彩色瑕疵而已,至于奥理冥造者,罕见其人(《梦溪笔谈》卷十七)。900多年前,郭熙《林泉高致》诞生的时代,沈括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历史进入二十一世纪,当代人却与山水画隔膜颇深。

  中国绘画史上,有两篇最早的山水画专论,一是南朝宋人宗炳的《画山水序》,另一篇是稍晚于宗炳的王微所写的《序画》,他们二人都在文章中阐述了山水画的本质取向与终极旨归。圣人含道映物,贤者澄怀味象、山水质而趣灵、夫圣人以神法道,而贤者通;山水以形媚道,而仁者乐,不亦几乎(宗炳《画山水序》)图画非止艺行,成当与《易》象同体(王微《序画》),而后各自参悟并向世人解读了山水与道、山水与人的关系,以一超直入如来地的方式,道出了山水创作以道成艺成、道艺合一为最高境界的个中真谛。

“媚道”是一种理念也是一种信仰。郭游从开始研习山水画以来一直在体验山水画的精神根源。从古代画论中寻求理论依据,而真正使他有所感悟的,还是多年来对大自然的不懈追求。生活在云南这片不可多得的土地上的他,对自然的认识又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在历代绘画作品中不难看出,前人极少对云南特殊的地貌特征进行表现,大多绘江南小景或是崇山峻岭,而云南的自然风貌从热带雨林到终年积雪的冰川,从层层映照的梯田到三江并流恰是山水画的一个空白。

  山水画深刻影响和熏染着中国人的审美品格、生活方式和民族心理。毫无疑问,山水画精神的传承直接关系到中国文化精神的延续和发展。

  而对于欣赏者而言,面对卢禹舜的煌煌巨作,进入其笔墨营造的精神气场和心灵烘托的意象空间,它的神秘玄奥的门径在何处呢?究其根本,绘画,包括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自有其深厚的文化背景,是一种对文化精神的独特诠释,一种浓缩的文化精髓,其称名也小,其取类也大,何故?道在其中。

当行走在城市峡谷中,大多数人的内心是虚无和不安的,他们不自觉地抛弃了原本纯净的内心,与最初的梦想渐行渐远。然而,还有另外一群人,他们依旧生活在高度发达的工业社会,接受各种各样新奇的玩意儿,与这个世界有着和谐的脚步不同的是,他们懂得审视周围,懂得对自己的生活加减乘除,懂得阅读自己的内心,懂得与最真实的自我对话。他们是有信仰的一群人。郭游应该是属于这样的一类人。绘画的精神则是他一直的信仰。

  徐复观认为:中国艺术精神的自觉,主要是表现在绘画和文学两方面。而绘画又是庄学的独生子(《中国艺术精神》)。可以说,山水画构成了中国艺术精神的主体。所以,宗炳透过山水画卧游畅神,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李太白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