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ein虽然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m.3522g1.com:,克莱因蓝

SE 6, ca. 1959

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1928年在法国尼斯出生,他从小其实并未对艺术感兴趣,在尼斯商船学院是因为喜欢航海,在巴黎东方语言学院学习日语是为了去日本学习柔道。

隔年的1961年,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搭乘着阿波罗8号抵达了外太空,自此带领着人类探索更大的未知与虚空。机缘巧合之下,他们在月球轨道上拍摄到了第一张地球全貌的照片。这张照片让全世界的人类知道地球原来是蓝色的,同时也印证了克莱因之前《蓝色星球》的预言。

Yves Klein’s Pigment Tables (1961) – blue symbolising the infinite sky.

《开始飞翔》,1961年

1960年3月9日,因克莱因蓝声名日隆的克莱因在巴黎国际当代艺术画廊,举办了行为艺术展《蓝色时代的人体测量》,他邀请了九位音乐家到现场演奏《单调交响曲》,这是画家为了这场show特制的曲子,音乐家每20分钟只弹奏单独一个音符,然后沉默20分钟继续。现场三个美丽的裸体模特儿变成了活画笔,在克莱因的指挥下,她们用涂满了颜料的身体,在地面和墙上的画布上翻滚按压,直至画布上的图案变成画家满意的杰作。

加加林肖像照,图片©Pravmir.com

1928年出生于法国南部尼斯的Klein由于双亲都是艺术家,对艺术相当抵制,但却热爱柔道。由于柔道从灵魂元素的平衡和利用他们的能量中获取灵感的训练让Klein相信,大自然中水,火,土地隐藏相当多的能量,这种类似禅宗无的概念,导致他有一天跳下建筑,跃入虚无,要求世界接受无的概念,创作非物质(immaterial)的艺术,他的作品虽然颜色单一,却包含了无限的宇宙。

“总的来说,我有两个目的,首先是记录在今天的文明里人的影响力的痕迹,其次是记录引起这种文明的源头,换句话说,就是火的痕迹。我这样做是因为我所思所想总是与空无联系在一起,我肯定,在空无的中心,如同在人的心脏,有火在燃烧。”伊夫克莱因

这场行为艺术展让大家对克莱因充满了争议,而他却不在乎,什么是感觉?感觉就是存在于我们自身存在之外,但又永远属于我们的东西。生命本身并不属于我们,但我们的感觉让生命属于我们,我们用感觉来感受生命。感觉是宇宙,是空间,是大自然通用的货币,我们可以用它来购买元物质状态的生命。想象力是感觉的交通工具,张开想象的翅膀,我们可以获得作为绝对艺术的生命。的确,他的一生虽然只有短短的34年,但已经得到了绝对艺术的生命。

  1. 跃入虚空,追求无限

在金碧辉煌宫殿内展出非物质的艺术,似乎相当讽刺,坚信正能量的克莱恩如果还在世,一定不同意让自己的作品成为讽刺的工具,他作品所包含的崇高与永恒,与Blenheim宫殿这栋建筑杰作,以及收藏的艺术作品,其实是从对比中产生能源,互相吸取能源,共同达到永恒。

伊夫克莱因

克莱因对蓝色深深地迷恋,他爱海的不同种蓝,为了这甚至去学习航海蓝色代表的是天空、水和空气,是深度和无限,是自由和生命,蓝色是宇宙最本质的颜色。

海天相接,熠熠发光的蓝色从两个维度化成一个平面,进而成为无限。仰躺的青年做出了回答——他认领了虚空——填满这个世界的,所有缥缈虚无的空间。说罢,他伸出手指在天空中署名:伊夫
克莱因(Yves Klein),当时他十九岁。

Pluie bleue, 1957, suspended from the ceiling of the Great Hall.

Masque, (S 10), 1962

这位34岁就因心脏病去世的克莱因蓝(IKB)的创造者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从事艺术不到8年,就与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杜尚(Marcel
Duchamp)和博伊斯(Joseph
Beuys)一起,并称为20世纪后半叶对世界艺术贡献最大的4位艺术家。

  1. 艺术的缘起:认领天空的少年

金色,粉红与蓝色不断在展览中出现,在State
Room内,这些颜色以矮脚桌的形态出现。在Long
Library,金色与蓝色结合,这是克莱恩毕生挚友,艺术家Arman与诗人Claude
Pascal两人的人体雕塑,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在19岁时,躺在尼斯的海滩上,他们将自己比喻成大自然,Arman是大地,Pascal是空气,而Klein则是一望无际的蓝天。这两件雕塑一方面是纪念他们之间的友情,另一方面也是他们在Klein,艺术生涯所扮演的角色。

Victoire de Samothrace (S 9)

1956年,克莱因在一位化学家的帮助下合成了一种独特的天青石蓝色,过了五年,他为这种颜色申请了专利,被命名为
国际克莱因蓝(International Klein Blue,
简称IKB),他终于成了一种蓝色的主人。

人类的历史就是跨越着各式各样有形或无形的障碍,不断求索无限的边界。克莱因用他的艺术带领人类触碰到了无限的一种精神可能,正如他在《切尔西旅馆宣言(The
Chelsea Hotel Manifesto)》中激情地发言道:

Installation view, Blenheim Palace, Yves Klein, Pure Pigment
installation, courtesy of Blenheim Art Foundation, photo by Tom Lin

Scorched cardboard on panel

1947年,20岁的克莱因加入了
玫瑰十字社(Rosicrucian),这是一种于17世纪初在德国兴起、后来长期流行于欧美的带有宗教性质的社团。它倡导人们轻肉体重心灵,轻物质重精神,追求人的生命与宇宙精神的和谐统一。克莱因如痴如狂地信奉这一信条,他突然想到,可以通过艺术来表达他的理念,然后他开始以单色画的形式创作。

摘要:战后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国际克莱因蓝”的缔造者、在行为表演、前卫音乐等多方面首开先河的欧洲当代艺术代表人物——伊夫·克莱因要“来”了!

Portrait of Yves Klein during the shooting the documentary of Peter
Morley “The Heartbeat of France”. Studio of Charles Wilp, Dusseldorf,
Germany, February 1961. Copyright Charles Wilp / BPK, Berlin.

这一宗旨非常投合克莱因的内心需要,他如痴如狂地信奉这一理想,竭力追求这一境界,他要通过艺术来表达其思想观念。

伊夫克莱因站在其作品《蓝色大幅人体测量学——致敬田纳西威廉斯》(ANT
76)前,巴黎右岸画廊,法国,1960。图片 ©皮埃尔德卡尔格,
伊夫克莱因遗产;平面和造型艺术著作人协会,巴黎,2019。

Klein如果还在世,他将会在此庆祝他的90大寿,然而这位柔道黑带4段的高手在1962年——年仅34岁——就因为心脏病发作病逝巴黎。Klein虽然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上一次在伦敦的展览已经是40年前的事情了,2014年由Edward
Spencer-Churchill勋爵创立的Blenheim艺术基金会(Blenheim Art
Foundation)为了庆祝5周年,决定让这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变蓝。

被视为波普艺术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

战后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国际克莱因蓝的缔造者、在行为表演、前卫音乐等多方面首开先河的欧洲当代艺术代表人物——伊夫克莱因要来了!本周日,PSA年度特展挑战的灵魂:伊夫克莱因、李禹焕、丁乙即将正式对公众开放,也将是这位早逝于半世纪之前的天才艺术家的作品第一次登陆中国——亦是首次大规模集中亮相于亚洲。在风靡全球的克莱因蓝席卷上海之际,不妨让我们通过三个小故事带你来率先了解一下这位传奇艺术家。

令人惊喜的是,Klein的单色作品与宫殿的巴洛克装饰虽然在年代与风格相差胜远,却一点也不冲突。Blenheim以收藏的Meissen瓷器为豪,策展人在摆满了晚餐服务的柜子内参杂了Klein用来调色的盘子。不明就里的观光客看得一头雾水,但是这些涂满了金色,粉红,蓝色颜料的盘子,除了有调色的功能之外,还象征了艺术家对这三种颜色的尊重。

1954年,26岁的克莱因带着从柔道和“玫瑰十字社”的宗旨中领悟到的超越有形之物、抵达无形之境的观念,踏入了艺术之门。当年他推出了他的第一批创作“单色画”(monochrome)。这种单色画就是在画布上均匀地涂上一种颜色,不仅没有形象,甚至没有一点一线,作为抽象绘画它们简化到了极点。克莱因的单色画所使用的颜色有蓝色、金色和红色等几种,其中蓝色是他最喜欢的颜色。据说,克莱因在少年时代就迷恋蓝色,18岁那年他与阿尔曼和克洛德帕斯卡尔两个青年时代的伙伴躺在尼斯的海滩上,三人开玩笑想要瓜分世界,阿尔曼选择了陆地,帕斯卡尔包揽了空气,克莱因则希望拥有蓝色的天空,他甚至幻想在天穹的另一边签下自己的名字,他想成为蓝天的主人,想将蓝天当作他的作品。

  1. 风靡全球的克莱因蓝

摘要:Klein虽然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上一次在伦敦的展览已经是40年前的事情了。

21.5 20.5 cm

《跃入虚空》,1960,照片,29 x 22.5 cm。作品 ©
伊夫克莱因遗产;平面和造型艺术著作人协会,巴黎 / SACK,首尔,2019。图片
©哈里勋克、亚诺什肯德 / 让保罗盖蒂信托。盖蒂研究中心,洛杉矶。

克莱恩最重要的作品非物质虽然已经不存在,但是在同一个展厅内可以看得到作品创作与消失的过程。为了倡导他的非物质观念,他决定出售限量版的作品非物质,要求收藏家提供16条10g重,一共160g重的金条,艺术家将金条收据给收藏家看之后立刻烧毁,将纸灰撒入塞纳河,另外,依照规定,艺术家必须将金条的一半也投票河中。好莱坞制作人Michael
Blankfort就是非物质的收藏家之一,但是他的金条缩水,只有14条,在装饰艺术博物馆馆长Francois
Mathey的见证之下,收据被烧毁,7条金条被投入河中,两条捐赠给博物馆,剩下5条被艺术家留下。多年之后,收藏家Blankfort念念不忘这段往事不论我到那里,身旁总是伴着克莱恩非物质的作品。

Pigment and paper on canvas

伊夫克莱因,《无题人体测量学》
(人体测量106号),1960,布面色粉和人造树脂,200 × 500 cm。图片 ©
伊夫克莱因遗产;平面和造型艺术著作人协会,巴黎 / SACK,首尔,2019。

川普访英4天行程中,英国政府只请他吃一顿晚宴,在丘吉尔的出生地——一栋18世纪留下来的巴洛克宫殿Blenheim
Palace。在川普离开不到一周的时间,Blenheim
Palace(布伦海姆宫)开始feeling
blue,但不是情绪低落的蓝色,而是拥有国际克莱因蓝色(International Klein
Blue)注册版权的法国艺术家Yves Klein(伊夫克莱因)在英国最大的个展。

blue pigment encased in glass

伊夫克莱因,《无题单色蓝》(国际克莱因蓝67号),1959,色粉和人造树脂、纱布背裱面板,92
x 73 cm。图片© 伊夫克莱因遗产;平面和造型艺术著作人协会,巴黎/
SACK,首尔,2019。

对他而言,这三色犹如基督教中的三圣一体,金色代表了神圣与天堂,代表了提升升华,是财富与神性的结合,粉红色犹如肉体的皮肤,对克莱恩而言,肉体不仅仅是我们的躯壳,还可以成为创作的工具,在人体测量系列作品中,他让模特的身体沾上颜料,在他的指挥下,在画布上滚动,用肉体来创作。Klein曾经说过,只要他碰过的,都会成为艺术。这种创作的方式非常原始,几乎是回到原始的纯真。

或许这就是他生来爱蓝色的无意识表现?

人类历史上第一张地球照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Transfer of “Zones de sensibilitié picturale immaterielle” to Michael
Blankfort,Pont au Double, Paris, February 10, 1962© Yves Klein / ADAGP,
Paris, 2014© Photo Gian Carlo Botti

Brass pin, International Klein Bleue pigment, gold-leaf, acrylic

1960年,克莱因在他的代理画商的家中进行了一个行为艺术表演。他怀着对艺术的非物质性精神的最高致敬,和身为人类最单纯的感性,从二楼的窗口跳起飞出——跃入虚空。

Installation view, Untitled Pink Monochrome (1956), Untitled Yellow
Monochrome (1957), courtesy of Blenheim Art Foundation, photo by Tom
Lindboe

1947年,克莱因加入了一个名叫“玫瑰十字社”(Rosicrucian)的团体。“玫瑰十字社”是一种于17世纪初在德国兴起、后来长期流行于欧美的带有宗教性质的自由结社形式的组织,该团体倡导人们轻肉体重心灵,轻物质重精神,追求人的生命与宇宙精神的和谐统一。

人体测量学的创作过程,巴黎国际当代艺术画廊,法国巴黎,
1960年3月9日。图片©伊夫克莱因遗产;平面和造型艺术著作人协会,巴黎,2019。图片
©哈里勋克、亚诺什肯德 / 让保罗盖蒂信托。盖蒂研究中心,洛杉矶。

Installation view, Yves Klein, Jonathan Swift (c.1960), courtesy of
Blenheim Art Foundation, photo by Tom Lindboe

Petite Vnus Bleue, 1956/7

1947年夏天,蔚蓝的尼斯海滩上,几个年轻的朋友闲聊着消磨时光。有人打趣地提议道,我们来认领这个世界的组成部分吧。一个叫阿尔曼(Arman)的青年,认领了广袤的土地;名为帕斯卡(Claude
Pascal)的青年选择了词汇。而另一个青年保持着仰躺的姿势,久久盯着天空迟迟没有发话。

Installation view, Blenheim Palace,Yves Klein, Untitled Sponge
Sculpture, courtesy of Blenheim Art Foundation, photo by Tom Lind

Venus Bleue (S41), 1962/1982

不知克莱因在注册IKB时是否预见到了它对后世的影响力,也许他在发现这种颜色时便对其力量笃信不疑了。克莱因蓝像是一种魔法,席卷了世界的各个角落和领域。艺术家有如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罗杰霍尔斯(Roger Hiorns),皆曾用克莱因蓝创作过作品。

他认为蓝色没有尺寸,它超出了尺寸,而其他颜色则有一些心理空间。所有的颜色都带来了具体,物质和有形想法的联系。例如,红色预示着炉膛发热,而蓝色则更能唤起海洋和天空的联想,这些都是有形的、自然界可见中最抽象的。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我们人类将获得完全自由进化的权利,而不受任何身体和精神的限制人类的感性可以读取大自然的记忆,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这是我们人类真正的超维度的行动力。

Installation view, Blenheim Palace,Yves Klein, Relief Portrait of Arman,
Relief Portrait of Claude Pascal, courtesy of Blenheim

L'Esclave Mourant Dchr(39)Aprs Michel-Ange (S20), 1962

去感受灵魂,去描绘当下。无须解释和语言。克莱因宣称,这是他开始创作单色画的动机。他的第一幅深蓝色单色画可以追溯到1940年代末期,但他对最终结果并不满意,因为胶水和修复材料阻碍了颜色本身的感性的发挥。为了找到他理想中的深蓝色,他开始与艺术品商人和化学品制造商合作,自己在作坊里执着地调试颜色。终于在11年后,他发现将纯净的干燥颜料悬浮在透明的合成树脂,并以醚和石油作为溶剂,便能卓越地保持群青色素的美学效力。

在同一个展厅内还有克莱恩的Fire
Painting。前面提到,柔道训练让克莱恩对五行有特别感情,用火来创作,似乎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他首先让全身湿哒哒的模特的胸部,腹部与大腿——他所谓的生命的起源,沾上画布,在火烧之后,模特原先的湿印就会显现出来。创作出来的作品同时具有橘红,土黄,焦黑等色调,但是他坚坚这些依旧是金色,粉红,蓝色的衍生,他在1961年对艺术批评家Pierre
Restany解释,火是蓝色,金色和粉红色。它们是单色绘画中的三种基本颜色,对我来说,它是世界的普遍原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