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石窟作为佛教道场并非一开始就为世人所瞩目的,以白银五百两骗买写本、印本、经卷、文书、佛画等六

图片 1

问题:王圆箓在历史上历来有所争议,他是敦煌壁画最早的发现者之一,他也曾为敦煌奔走筹资,在无人理解与支持的困顿中,他将部分壁画变卖部分经文转送,导致许多珍贵的文献与文物流失海外。有人骂他为了一己私利卖国求荣,有人却说这些文物现在在海外得到了应有的保护,孰是孰非,你怎么看?

史上首位详勘藏经洞的专家,将敦煌文化推向世界,其实非我族类

敦煌文化艺术又称莫高窟文化艺术,被国际文化艺术界称为东方世界的艺术博物馆、中古时代的百科全书、古代学术海洋,作为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地,敦煌文化无疑是我国最伟大的艺术瑰宝之一。

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中记录着一段故事:来自湖北的王道士在莫高窟当家,他向外国掠夺者贱卖了大量敦煌经卷。数年后,同样是湖北人的徐声金在甘肃做官时,将一批经卷抢救回来。如今,这些经卷就珍藏在湖北省博物馆。

回答:

就像参观故宫,我们不仅仅是看宫殿建筑,那里还有大量的文玩字画等宝贝一样,敦煌石窟,也不仅仅是我们看到的雕像和壁画,还有数以万计的经卷、法器、字画艺术品,像百科全书一样反映着古老中国的学问。

图片 2

该馆保管部副主任王晓钟向记者讲述了这些经卷的传奇经历:20世纪初,许多欧美学者、考古家涌到莫高窟,或用少量银元从王道士手中换走经卷,或直接掠夺。若干年后,又有一名湖北人来到甘肃。他就是曾留学日本,参加过辛亥革命的天门人徐声金。机缘巧合,他得到一批敦煌经卷。后来他调至湖南、湖北,一直把经卷带在身上。上世纪50年代初,徐声金将经卷捐给了国家。1954年,这一批近40件经卷被移交给湖北省博物馆。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搞清楚王道士是谁?他和敦煌有什么关系?这样才好评价他是否是敦煌石窟的罪人。且看堂哥分析!

敦煌石窟作为佛教道场并非一开始就为世人所瞩目的,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受到自然侵袭和人为破坏,并在北方游牧民族入侵中被废弃。那些被尘封的文化遗存,经过了近千年的沉寂,一直到清朝末年,才在一个偶然的日子里被发现。

璀璨的敦煌文化

这批经卷记载着北魏至唐代期间敦煌的宗教文化。经卷上除了印有徐声金的收藏章,还有康有为的题跋。其中,在《大般涅槃经卷第四十》中,康有为写道:此经笔意当在魏齐间,又有贞观人跋,尤为罕见。

王道士(1849-1931)
湖北麻城人。本名王圆箓。因为家里贫穷,很早就离开家乡云游四方。在光绪初年,进入肃州巡防营当兵勇。因为信奉道教,所以后来离开军营,便受戒为道士,道号法真,远游新疆,大约在光绪二十三年(1897)至敦煌莫高窟,此后他就与敦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开始他毁誉参半的后半生。

图片 3

然而,自从震惊世界的莫高窟藏经洞在1900年被发现起,在二十世纪初的几十年内敦煌文化遭到了疯狂的劫掠,西方探险家接踵而来,以不公正的手段骗取、偷盗、劫夺了大量的藏经洞遗书、文物和彩塑,盗剥、盗印了大量的莫高窟壁画,致使敦煌文化惨遭掠夺,其中的绝大部分流落国外,分藏于英、法、俄、日等国的众多公私收藏机构,仅有少部分保存于国内,造成中国文化史上的空前浩劫,给中国人民留下了难以弥合的心灵创伤。

1919年莫高窟中剩余的经卷被查点封存后,被盗外流的现象才基本制止。尽管如此,绝大部分敦煌经卷已流失国外,仅有少部分在中国。

图片 4

这个封死的洞口分明就是个密室

图片 5

这些经卷如此珍贵,尚未能在省博展出,也有多种原因。据省博物馆保管部主任蔡路武说,一方面是省博书画展厅尚没有与经卷有关的专题,另一方面,经卷不易保存,不适合长期作为展品进行展示。

那到底他对敦煌做了什么呢?我们可以看敦煌流失的文物,这些文物的流失直接或者间接和他有关系:一个是在光绪三十三年三至五月,斯坦因至莫高窟,以四块马蹄银(共重二百两)骗买写卷印本古籍二
十四箱,佛画、织绣品等五箱。再者就是光绪三十四年三至五月,伯希和踵至,以白银五百两骗买写本、印本、经卷、文书、佛画等六
千卷,并拍摄莫高窟照片三百七十六帧。再者就是宣统二年(1910年)
清廷学部获悉敦煌石室文物流散消息后,电令甘肃藩司将剩余经卷运京保管、王道士又私藏若干。同年前后,于数十洞窟凿通道,使各洞相通连,大量壁画遭破坏,修”古汉桥’,以便利朝山拜佛者上下。又搬出各窟残塑,造”千相塔”之,有廷栋撰文并书丹之《敦煌千佛洞千相塔》碑记其事。在民国元年(1912年)十月,日本吉川小一郎等至莫高窟,
用白银三百五十两骗买写经四百余卷。

清光绪二十六年,也就是1900年6月22日,夏至日这一天,不仅对道士王圆篆来说,是个不同寻常的日子,而且对整个中华民族而言,都是一个文化之殇的开端。

敦煌文物图

图片 6

这天,他像往常一样,与请来抄经的杨姓书生一起清理石窟的淤沙。无意间在墙壁上发现了一条整齐的细缝,轻轻刮去外层干燥的沙土,一个窗口样子的洞口就清晰呈现在眼前。这就是今天我们可以参观的16号洞窟,入口甬道附近墙壁上开着一个洞口,向里望去有一个不到20平米的侧窟,编为17号洞窟,这就是闻名全世界的莫高窟藏经洞!

故事还要从一个多世纪以前那个著名的 “王道士”说起。

以上是根据公开资料记载,当时敦煌流失的文物,但现在大多保存在国外的博物馆中,当今敦煌学成为国际上研究中国文化的热门之一,这些是魏晋南北朝以来比较珍贵的佛家文化经典,流失海外确实比较可惜。

图片 7

十九世纪末,道士王圆箓来到莫高窟定居后,香火渐盛,他把信徒们施舍的钱财节省下来,开始按照自己对道教的理解来重修和改造莫高窟。他所做的第一步工作就是清除底层洞窟中的积沙。光绪二十六年(1900)农历五月二十六日,王道士在清除第16窟甬道的积沙时,偶然发现了藏经洞(今编号为第17窟)。但敦煌当地的富绅无人认识洞内这批古物的价值,腐败的清政府也未能对其进行应有的保护,而藏经洞出土的大量珍贵文物却迅速引起了西方探险家的重视和垂涎,于是,一场空前的文化浩劫开始了……

那么,为什么敦煌文物如此珍贵呢?敦煌文化的起源在哪里?

孤苦无告的王圆箓道士

图片 8

“敦煌”这个词最早出自于《史记·大宛列传》,据《汉书.地理态》记载“敦,大也;煌,盛也”,取盛大辉煌之意。敦煌古称“三危”。据《都司志》记载:“三危为沙州望山,俗名羿雨山,在县城东南三十公里。三危耸峙,如危卵欲坠。故云。”
至今仍称三危山。

王道士在莫高窟已经生活修行了八年。几乎走遍了南区大大小小492个洞窟,但从没想过这些破败沧桑的洞穴还会有什么密室存在。但是墙上这个封死的洞口分明就是一个密室!

众多掠宝者的照片

汉武帝时期,张骞出使西域,任用卫青、霍去病连年对西域用兵,敦煌地区就是在这个时候才首次归入中国版图。公元前121年至前111年间,汉朝在河西地区设置酒泉、武威、张掖、敦煌四郡,并在敦煌设置阳关、玉门关。

那么这个洞是谁开凿的呢,对于大字不识几个的王道士来说,他没有这个考据能力。但经后来敦煌研究所的学者查证,这个16号窟连同上层的365号窟,再向上一层的366号窟,均是晚唐时期河西都僧统吴洪辩独立开凿的。后来王道士在窟前搭建出三层木质窟檐,称为“三层楼”。

掠宝者1.王道士

图片 9

在之后的岁月里,曾多次找到当地县府、州府乃至省府,报告敦煌发现宝藏的消息,可国运衰微,没人重视这个不起眼的道士带来的消息。他得到的指示就是检核封存,就地保管。

人物介绍:

汉代,敦煌此乃“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这条路东起长安,向西经金城、武威、张掖、酒泉到达敦煌,自敦煌分为南北两道。南道出阳关,经塔里木盆地到大月氏、安息、印度诸国;北道出玉门关,经吐鲁番到大宛、康居诸国。敦煌处在这两条大路的汇合处,扼中西交通之咽喉,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佛教由印度传入中国,必然要经过敦煌,所以成了河西地区的佛教中心。

就在王道士心灰意冷的时候,1906年4月,英国探险家斯坦因来到了敦煌。斯坦因是第一个进入敦煌莫高窟藏经洞的专家,是历史上第一个详细勘测藏经洞的人,也是第一个把敦煌文化带向世界的人。

王道士(1849-1931),
湖北麻城人。本名王圆箓,一作元录,又作圆禄。光绪二十三年(1897)至敦煌莫高窟。在第16窟东侧建太清宫道观,即今”下寺”。光绪二十六年(1900)初夏五月二十五日,王道士探查发现积满写卷、印本、画幡、铜佛等的藏经洞。乃取部分写卷、佛画分赠肃州兵备廷栋及本县官员乡绅。是为藏经洞文物流出之始。

十六国时期,前秦建元二年(公元366年),莫高窟源自于一位叫乐僔的和尚,其在三危山下的大泉河谷云游,忽见山上金光万丈,似乎有千万个佛在金光中显现,受其启发,在三危山对面的莫高窟开凿了第一个洞窟。

藏经洞是宋代时封存的,当时敦煌被西夏统治,战乱频繁。莫高窟的僧人把历代珍宝放进石室并封存起来。谁知他们逃难后再没能回来,以致这些文物与世隔绝了将近九百年。藏经洞的价值敦煌学者也说不清

图片 10

图片 11

从重视珍惜文物价值,到中外文化交流,到让世界看到中国,到中国官方默认许可……斯坦因用洗脑的办法说服了王道士带他进入到藏经洞里参观。

王道士唯一传世的照片

隋朝建立后对莫高窟进行了发展,现存隋代石窟101个,且规模宏大,技艺精湛。唐朝,莫高窟进入全盛时期,当时开窟数量达1000余窟,但是仅现存232窟,其壁画和塑像都达到了异常高的艺术水平。

图片 12

掠宝经历:

在历经“安史之乱”后,敦煌被吐蕃占领;宋代,敦煌在西夏的管辖之下;到了元朝,敦煌才重新归入中央政府管辖。所幸的是吐蕃、西夏和元朝的统治者都崇信佛教,莫高窟得以保护并发展。

斯坦因是文化大盗也是学者

光绪三十三年三至五月,斯坦因至莫高窟,以四块马蹄银(共重200两)向王道士骗买写卷印本古籍24箱,佛画、织绣品等5箱。三十四年三至五月,伯希和踵至,以白银500两骗买写本、印本、经卷、文书、佛画等6000卷,并拍摄莫高窟照片376帧。宣统元年(1909)清廷学部获悉敦煌石室文物流散消息后,电令甘肃藩司将剩余经卷运京保管,王道士又私藏若干。民国元年(1912)十月,日本吉川小一郎等至莫高窟,用白银350两骗买写经400余卷。1914年,斯坦因又来莫高窟,用银500两骗买经卷570余件。

明朝,朱元璋派宋国公冯胜平定河西,修筑了嘉峪关,但不包括敦煌地区,此后敦煌被吐鲁番占领,而吐鲁番人信奉伊斯兰教,莫高窟遭损,情况已不可考。

他回国后出了本专著《西域考古图记》,描绘初入藏经洞时的景象:“只见一束束经卷一层层地堆在那里,约有10英尺高,鳞次栉比,散乱无章。计约近500立方英尺,剩余空间仅能勉强容下两人。”

图片 13

清康熙后期,虽收复嘉峪关外的广大地区,但对莫高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保护和发展。至王道士在光绪年间到此,很多洞口已经坍塌,底层洞窟则已为黄沙所埋,一片荒凉之地。

藏经洞约有19立方米,满满堆放历代经卷文书画卷5万卷,藏经洞中最大量的是一些文书、经卷、典籍、方志、信札等文字资料,在印刷术出现之前,因此都是手写珍本、善本甚至是孤本。时间跨度大约从5世纪至11世纪,也就是从魏晋到北宋初年之间。除汉文、藏文外,还有大量不再使用的古老文字,突厥文、西夏文、吐蕃文、回鹘文、粟特文、怯卢文、梵文等,对研究这些古老文明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

莫高窟流失的文物之一

图片 14

藏经洞价值,敦煌学者研究至今也没能充分论证确切。内容广泛得让人难以想象,以其中的汉文文献为例,大致可分为佛教与非佛教两大类。佛教典籍包括《大藏经》已收以及未收之经、律、论著、疑伪经、经论律、章疏等,其它还包括大量的僧人诗文、遗书等,它们既是文学作品,也是当时僧人生活的实录。而非佛教典籍又包括摩尼教经典、景教经典、我国传统的儒家经典经史子集,道教经典、周易占卜、炼药方单等。

人物评价:

关于王道士的评价,主要是因为他贱卖了很多敦煌文物,损失不可估量。根据斯坦因在《西域考古图记》记载:”他将全部的心智都投入到这个已经倾颓的庙宇的修复工程中,力图使它恢复他心目中这个大殿的辉煌……他将全部募捐所得全都用在了修缮庙宇之上,个人从未花费过这里面的一分一银。”这算是对其一个正面的评价,但是出自于一个文物贩子之口,难免会有人不信服。

其他世俗文献,包括文学作品、戏剧剧本、绘画书法、乐谱曲谱、乐舞舞谱、地理地质、穴位图、天文历法、军事文书、史地著作、官方文书、私人借契、锻炼铸造、农业水利、体育竞技、医学、算学、酿造、印刷、等等。堪称一部大百科全书!

胡适曾在演讲中提到王道士时说,王道士一开始并不知道经卷的价值,最初以经卷能够治病为由向附近居民售卖,把经卷烧成灰烬和水让人吞服。这里的说法与王道士低价卖出经卷给斯坦因可以衔接,说明王道士一开始对文物价值一无所知。余秋雨在《文化苦旅》中认为王圆箓对敦煌莫高窟文物的破坏是毁灭性的,并就此感到伤痛。

而我国相关史料,如《西域考古图记》等记载,当时西方人来到中国带走文物的时候,是持有当地官方开据的许可证的,并且一路受到了官兵的保护,王圆箓本身并没有能力拒绝他们。

把藏经洞的文物悉数勘查一遍后,斯坦因提出用2000两银子带走藏经洞所有文物,王道士没有答应。斯坦因随后花了整整六天时间,把藏经洞里的所有文物精选了一遍,直到5月28日,挑出自认为最有价值的写本和画卷。通过多次讨价还价后,王道士最终答应200两银换走他选出的经卷,再加上55搁典籍写卷。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王道士的墓

所以说,王道士在敦煌文物流失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也可以说是罪人,但是更重要的是明清以来的统治者不重视,是他们管理不力导致的恶果,所以国家强盛,文化自信要有识之士共同努力。

斯坦因驼队受甘肃地方官兵保护

但敦煌文物的流失不应该把责任归因于任何个人,那是历史对整个中国的嘲讽。我们不能以一个完人的标准去审视王圆箓,他在那个时代其实真的很平凡,况且研究资料表明,作为藏经洞的发现者,王道士对于敦煌文化的毁损很多时候也是无奈的,或许只有把他放在当时的历史情境中去理解,才能得出客观公正的评价。

回答:

1907年6月的一个深夜,斯坦因的驼队离开甘肃。驼背上足足有29箱半共上万件文物。这些文物中,写经最早可至北朝,最晚至西夏王朝统治河西走廊时期,绢画大部分是唐代作品。绝大部分藏在了大英博物馆。

图片 18

王园箓确实是“敦煌石窟的罪人”,这是没有质疑的余地的。

图片 19

敦煌流失的文物之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