隶书逐步过渡为楷书,对联是常见书法样式

所以,只要是你拿着毛笔在写书法,只要是你还用帖学的书法工具,那么一定要去了解帖学的一些技巧,把帖学的功夫学到手了,学会了,才能对魏碑驾轻就熟。

南方日报:你如何看待当代书法的状况,现代书法是否是过去五千年书法的延续,还是已经断裂了?

  下面我们看另外一种作品样式,对联。
对联是常见书法样式。于氏善作对联,文辞格调高雅,这个不是泛泛而说的,于右任的对联没有一件俗词,不管是他写前深还是自己的内容水平都相当高。真行草三体皆常见。其中有旷世精品,足以淹贯古人。我说这个大家说你是不是喜欢他把他推高了,因为我在学校里是教书法史的,还是站在一个书法史的发展历程上来给出了这两句话。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清代三百年实际都在努力做一件事情,大家都知道就是碑学的兴起最后表现为碑帖融合,所谓的大家都想走碑帖融合的路线,传统的帖学到明代就不行了,明代晚期出了几个高手,比方说张瑞图、黄道舟、倪元璐晚明四家,民国学者称他们为明之后进。明代帖学派虽然有这样一个上扬,相当于回光返照,终究阻挡不了帖学衰落的历史潮流。所以清代以来邓时如、伊秉绶在实践上倡导碑学,当然阮元的理论,包士诚、康有为的理论,清代的理论大家理论上鼓吹碑学,所以晚清一直民国的时候形成了一个碑帖融合这样一个书法现象,在这个现象来说名家辈出,但是谁真正能够在书法创作的实践上面成功地实现碑帖融合呢?我想不是赵之谦等人,而是于右任。真正走碑帖融合成功的人,我认为是于右任。大家知道于右任的斋号,后来他把墓志捐献给了西安碑林,他眼界非常宽,所以他又是一个书法家,他在书法实践以及北魏墓志铭上确实下过很大的工夫。我想这个功夫不仅仅体现在他的大幅对联作品之中,因为把魏碑和隶篆写大了从晚清以来这种人物有的是,但是把魏碑和隶篆写小了几乎没有人,于右任算是一个高手,从这两点意义上,一是他成功地融合碑帖,第二他能把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能够做到,从这两点上来说,我说他的一些作品有旷世精品,足以淹贯古人。我们这里讲的是对联,评价这么高还有一个因素大家别忘了,元代一线的对联大家见过吗?所以对联主要的是明清的书法样式,可以说主要两个字可以去掉,它就是明清的书法样式,唐代是一个诗歌鼎盛时期,大家都知道律诗里边格律诗里边含联和经联拿出来就是对联,但是尽管在那样一个时代对联也没有成为一个主要的样式,所以研贯古人主要是指明清。

王献之的这件作品是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廿九日”三字楷书居然是魏碑。

在我们一般的印象中,二王的风格应该是清雅秀丽,如婵娟美女。

那么除此之外,我们看到的二王手札作品当中,经常是楷、行、草三体混杂,像《廿九日帖》这种创作的形式其实也并不新鲜。

(图为王献之楷书名作《洛神赋》)

那么问题在哪呢?

我想大家看出来了,上面那三个字风格是与王献之本人俊朗清秀楷书风格是相违的,“廿九日”三个字是完全的魏碑风格。

所以《廿九日帖》这件作品通常被认为与《张玄墓志》、《元氏墓志》一起构成了在东晋时代南方北方书风相互影响的有力证据。

当然,插一句题外话,王羲之能把姨母帖写的像隶书的感觉,王献之写的像魏碑也不奇怪,毕竟是和魏碑处于同一个时代,书风不可能不产生交流。

考据、文字之学需要以碑碣为原始材料,于是,大量的古代碑刻被发掘、搜集、研究。大概连那些考据家们也没有想到,秦汉魏碑的被重视在书法上引起了一场革命。从此,帖学一统天下的局面被打破,圆大黑亮、缺乏生机、无个性的“馆阁体”也逐渐推出历史舞台。许多优秀的知识分子如赵之谦、吴昌硕、康有为、梁启超等独树碑学大旗,并躬身实践,终于各立面目,卓有成就,从此,以雄强、险峻、刚毅、质朴、不拘成法而又纵横恣肆为特征的书风开始形成,并逐渐影响到中国书法生生不息的进程。

图片 1

白谦慎:你所认为的和传统书法发生断裂的情况,出现在三方面。一部分是延续了日本二战后出现所谓的“现代书法”,它们或者变形或者夸张;第二部分完全是前卫的书法,它可以很抽象;还有一部分像徐冰、谷文达、吴山专他们,完全把汉字作为当代观念艺术的资源。我个人认为,不能简单地说它们是乱象,其中有些做得还很好,笔墨功夫也有,但是它们有点离开了汉字,我们怎么样来定义它,这是另外一个需要思考的学术问题;而像徐冰、谷文达他们做的那一套东西,跟我们传统的书法太不一样,好像你愿意把它放在书法艺术里面也可以,你把它归入当代艺术里也可以。再比如,邱志杰那个《重复书写兰亭序一千遍》,展示的是一个过程,他的最后结果已经和我们传统里讲的“书法好看不好看”没什么关系了,和我们的传统相差太远了,是完全另起炉灶。

  【编者按】近日,讲座《书法艺术品的投资与收藏》在东皇城根北大街19号书香茗苑开讲,主讲人寇克让是著名书法家,幼年从颜真卿楷书入门,80年代晚期改学魏碑,于北魏元氏墓志用功尤深。经二十余年诸体陶染,四体皆能,尤长真、草二体。现任教于北京大学书法名家工作室。此次讲座以于右任书法为例,客观分析了影响书法价格的各种因素,方便藏家进行鉴赏和收藏。

说到魏碑的来源,通常认为魏碑的风格是在汉代以后,隶书逐步过渡为楷书,因为战乱原因,南北方形成了不同的楷书风格,如果说有来源,魏碑的写法是接近隶书的。

问:书法写碑的怎么做碑帖结合?

其实说白了,所谓的学书法,就是考验的一个人对工具的掌握能力。如果能够把这个工具很熟练的、随心所欲的运用,你心里所想要表现的,和手底下写出来的东西是一样的,毛笔是听你的话的,那么,基本上,你的书法基本功已经练到家了最起码来说是过关的。有了这样一个帖学的基本功,然后再用帖学的书法工具再去表现碑学书法的东西,就很得心应手了。

白谦慎:这里面的确涉及到一个艺术史本身该怎么写的问题。我们过去写艺术史受到几个因素的制约。第一个是受到材料的制约,材料少的时候出土一件东西你也要把它当作书法史,拉线索时候把它拉进去。我们书法史写作面对的是残留的历史,有时材料非常少,拼凑历史的现象本来就成问题。

图片 2

图片 3

首先要理清什么是碑,什么是帖。其次书法中的写碑、写帖并非指的是学习的对象,而是一种风格取向。

我认为要想真正的把魏碑给练好,那必须得有帖学的功夫,如果你没有帖学的功夫,那根本是写不好魏碑的。

白谦慎:两者有时候是并行,有时候是渗透和互相影响。这种影响的具体体现是,有的人行书写帖,楷书等写碑学。碑学主要是楷书、隶书和篆书的部分,行书过去没有碑学,后来有的人比如何绍基、赵之谦他们把碑学的东西带到了行书里面,于右任把碑学的东西带到草书里面,这是碑学所产生的影响。现代也还有像沈尹默那样的,既写魏碑楷书,也写褚遂良楷书,这是一套,但行书里没受过什么碑学的影响,他是完全分开的。张充和也是,小楷写过王羲之传统帖学那一路的,也加进了六朝的东西,两者是混合在一起的,互相渗透的。所以碑学和帖学两者从来都不是敌对的状态。

清代的大师赵之谦楷书源自魏碑

最近在山东济南展出的十二届国展篆书篆刻刻字再次使赵之谦风格火了起来,只不过火的是妖娆的篆书。

但是赵之谦的楷书同样独具一格。

一般来说,认为他的风格源自于造像《始平公造像记》,与今天不同的是,他将原帖的厚拙改的更为清健。

赵之谦的篆书火了,其实他的楷书在书坛也火了,以魏碑风格入兰亭的书家很早以前就关注到了赵之谦的其他书体风格,比如欧亮、蒋乐志等等。

当然,从清代碑学兴起以来,以魏碑风格作为书法主要创作风格的书家很多,更详细的内容可以了解一下清代书法史。

魏碑广义上指的是魏晋南北朝,北朝的书法,狭义上就是直接值得北魏时期的书法,这个时期的书法有什么特点呢?字体写的非常粗犷大气、豪放,其实这个时候南方已经出现了和当今一样的楷书了,王羲之、王献之已经把楷书推向了成熟。

但是北方由于是少数民族统治,书写上并没有统一,比较混乱,其书法相比于南方稍微滞后,加上北方人粗犷的性格,以及刻工和上千年的风化,形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魏碑。

用毛笔写完,没有刻的魏碑,如上图

我们看现在有很多新出土的,写完没有刻的魏碑、墓志,会发现其实魏碑写的是非常秀润的和自由潇洒的,只是刻在了石头上以后,经过风化变的非常苍茫了而已。

魏碑的风格是丰富多样的,方整的如《爨宝子碑》、秀美的如《张黑女墓志》、豪放的如《张猛龙碑》,是一座丰富的艺术宝库。

《张黑女墓志》如上图

魏碑书法直接影响了唐代楷书的发展,欧阳询、颜真卿的楷书都受到魏碑的影响,尤其是颜真卿,他直接学习北齐的摩崖石刻。

唐代楷书成熟以后,对于魏碑就不再重视了,一直到了清代,由于文字狱和馆阁体,文人士大夫开始把目光转向魏碑和汉隶,“碑学书法”开始兴起,涌现了一大批碑学书法大师。

《张猛龙碑》如上图

比较著名的有何绍基、赵之谦、康有为、邓石如、吴让之、以及后来的于右任等等。

一直到现在,当代书风仍然受碑学影响。

世间事皆不违因果,前因后果皆必然相连。从时间的前后关系来说“两晋前后延,南北朝并立”北魏紧接着东晋。看看地图北魏在哪:

政治更替来说,从八王内乱接着五胡乱华,鲜卑族占据北部半壁江山。这个时期的鲜卑族人还在努力的学习汉文化,虽然这时魏碑初具雏形,但是精品较少。如图所示,可见彪悍,恣肆,雄强,方硬的审美特点

定都洛阳后随着学习汉文化的深入,这时期出现很多精品,如图所示,这些小字精品,温文尔雅,已经把书法规则吃得很透,以便于以汉治汉了。所以说魏碑和魏晋的关系就是一个老外学了汉语以后虽然运用我们的文字语言,但是骨子里是彪悍的雄强的。

希望我的回答您能满意!!

(本文为含章子原创文章)

可以参考一下魏碑大师孙伯翔的作品

要回答魏碑的笔法来源于谁的笔法这个问题,就先得弄清历史原因。西晋王朝朝政腐败,因争权夺位引起了内乱,史称“八王之乱”,这时五胡十六国就乘机建立各自的政权。西晋王朝为了平息内乱,就请来了鲜卑族帮助打仗平息内乱。鲜卑族人开始学习汉文化,学习汉字。后来鲜卑族统一了北方政权,建立了北魏。鲜卑族统治者以及士、民为求死后有朝一日能归葬故土、留名万世,兴起了大刻墓碑的风气。因为鲜卑族人豪放、质朴、强捍的习性,所以在石刻上的汉字也表现出了各种大气的风格!再加上刀刻斧凿之因,就产生了魏碑书风。魏碑书风或端庄娴雅、或方劲朴实、或奇逸洒脱、或雄浑博大、或率朴酣畅、或奇丽豪迈。无论方正、刚柔、肥瘦等通过石刻的不朽形式流传至千年,滋养了此后的历代书家。尤其是在清代碑学风潮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开掘与利用,并至今仍在不断地产生着深远的影响!书法碑学大家康有为独尊魏碑,进一步夸大魏碑的历史地位与作用。所以魏碑的笔法来源于汉字的形质与少数民族工匠的刀斧雕琢!除了康有为,还有许多受魏碑影响的大家,如赵之谦、何绍基、于右任等人都是从魏碑当中取得灵感的!

范笑歌据说能写十七种魏碑,但古已有之的魏碑他不会展示,只展示自创的魏碑,也叫魏楷。

以石刻为业多年,动过刀的书法作品形质上多少都有变化,帖和碑的不同之处就是经过了二次加工,由其是魏碑的方笔,现在一些书家都弄扁了笔锋写,在我看来是对魏碑的认识有误区。学字也好几年了写的刻的晒晒,欢迎批评指正!

我只想进来看看老师们都有哪些高见!

谢谢你的邀请。

魏碑原本也称北碑。北派以索靖为宗,继中原古法仍存隶意,以碑板见称。北派碑版即后世所说的”魏碑”。

后来的章草部分笔法和魏碑相似,特别是“捺”画的厚重明显。

宋克的《急就章》延习了魏碑的厚重笔法。

上海书法家,兰亭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周慧珺的楷书就有魏碑的影子。

魏碑笔法更多是刀法。

这需要有多方面修养才能领会、参悟和表达。

因此,中国书法整个体系,或者说中国书法的用具、中国书法的理论以及中国书法家所进行的书法创作,都是以帖学为基准的。比方说我们用的毛笔,完全就是为了表现帖学书法的某些技巧而设定的。

近日,方所举行五周年店庆暨“中国的世界”2017年度主题发布,白谦慎应邀进行书法的主题讲座,并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

问:魏碑的笔法来源于谁的笔法?有哪位书法家的灵感来源于魏碑?

自唐以来,历代书法大师都曾有碑帖结合的成功经验,如李北海、欧阳询等等,直至清代中期碑学兴起,阮元、包世臣、刘熙载、康有为等理论总结,以及邓石如、伊秉绶、金农、翁方纲、沈曾植等书家的努力,为书坛注入一丝清新刚健之风。晚清碑学可以说是在封建社会书法史上划亮一道火花,并影响到后来的民国书法。

你觉得呢?

书法史不应拼凑历史

以魏碑风格进行创作的是从清代开始的,但是早在东晋就初见端倪。

很多人认为在魏碑诞生发展的那个时代(魏晋南北朝),除去北方,南方的书法家楷书是以钟繇小楷为宗,不应该有北碑创作,再加上魏碑粗犷的风格,所以有一种说法:“魏碑是野蛮人的作品”。

但是,我们可以看一件作品。

上图的这一件作品是王献之手札《廿九日帖》,在二王手札中有几件味道比较接近,廿九日帖就被认为无论是风格特征,还是用笔节奏都是在模仿《奉橘帖》、《何如帖》的风格,但是它非常的与众不同。

碑与帖有比较大的区别,碑上的字因工匠,材料,风化,日晒雨淋等等原因,与帖的文字在笔画,牵连,结体等各方面有些差异,要平时多观察,对照,体会才能较好分辨,结合练习。个个见解,谢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