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书法的飘逸、章法的构图、刀法的神韵和金石的自然力量融为一体,——记金石篆刻第四代传人

图片 1

摘要:9月2日上午9:00,中国篆刻艺术界年度盛事——2019潍坊陈介祺金石文化周暨当代篆刻精英千人千印大展在金石之都山东潍坊十笏园正式拉开帷幕。本次活动作为潍坊市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系列活动的重

方寸之中大造化

——记金石篆刻第四代传人“李一刀”

图片 2

“李一刀”得脑瘤了!这消息一下惊动了省里的有关文化部门,赶紧加快了对“李一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什么录像的、文字资料整理的、实物搜集的,纷纷加快了脚步,笔者也被加入到这个“抢救队伍”。那何谓“李一刀”?名李铁,1954年生,乃金石篆刻齐派第四代传人是也。

图片 3

张树青自幼酷爱书法篆刻,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

9月2日上午9:00,中国篆刻艺术界年度盛事——2019潍坊陈介祺金石文化周暨当代篆刻精英千人千印大展在金石之都山东潍坊十笏园正式拉开帷幕。本次活动作为潍坊市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系列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主会场设在十笏园文化街区和潍坊市美术馆,分会场设在潍坊三中、潍坊外国语学校、郭味蕖美术馆、集文斋美术馆。来自中、日、韩、法、马来西亚等国篆刻家协会以及包括港澳台等在内的中国各地书法篆刻协会、印社机构和篆刻艺术爱好者、从业者和观众等近千人齐聚十笏园文化街区中心广场参加开幕式。

一、“李一刀”与齐派篆刻第四代传人的渊源

中国的传统文化千姿百态,可无论三教九流七十二行,什么练武的、唱戏的、变戏法的、鉴定文物的、舞文弄墨的、澡堂子修脚搓背的,包括装神弄鬼的,无不与师承有关,故师承就成中国一种特殊文化现象:名师出高徒;高徒高传承。

要问李铁与齐派篆刻第四代传人如何“流转有序”,那就得先从陈旧说起。陈旧,原名煜印,字仲璋,号印子,一名旧,曾为沈阳市文史研究馆特聘研究员,沈阳印社顾问。先生自幼酷爱金石书画,拜王光烈为师,20岁拜齐白石入室弟子周铁衡先生为师,并有幸受齐白石大师点拨。70年恪守勤恒,诗书画印造诣颇深,自成一格,谓辽宁省第一代篆刻家。

而李铁小时候,总去姥姥家,姥姥家比邻东陵,那时学校没多少课,他就经常到东陵去“野”。东陵有很多石碑和散落的刻字石片。那年月正时兴用刻刀在胶合板上刻印宣传画,李铁也用锯条磨了几把刻刀,可他独对在石头上刻字感兴趣,后来才知道,最初照猫画虎学刻的是梅花篆字。而这刻字的喜好,他就再没断过。

说起正式从师学篆刻,那还是1975年从农村回城,李铁经常给工厂出黑板报,父亲的好友孙仲毅,可能看出“孺子可教”,经常对他进行点拨,孙仲毅就成了李铁篆刻的启蒙老师。孙老书的法可比他当过的大学党委书记出名,从孙老的教习中,李铁最大的收获就是懂得了“印从书出”。

后来孙老感到这小子东西刻的不错,于1982年年初的一天,让他拿几方刻印,引荐给了篆刻名家陈仲璋,就是这样一个机缘,让李铁和陈先生在茫茫人海中相遇了。陈先生一瞧,还挺上眼,不仅写下拜贴,还将拜帖刻为石印,正式收李铁为唯一的入室弟子。李铁自然有空就往陈老家跑,看陈老如何行刀,听陈老讲解如何游刃,还跟陈老学诗学画学书法。按陈老的话讲:光专注刻印,那是刻字匠,篆刻一定要入诗、入画、入书、入刀,李铁心有灵犀。陈仲璋为其题词“铁生篆刻,陈氏真传”。

图片 4

这一学就是20年,陈老待李铁是徒是儿,李铁尊陈老如师如父。当师母患骨癌的人生岁月,李铁像亲生母亲一样侍奉,临终为其穿上衣服后,陈老先生扯出一张两米长的宣纸,挥毫在上面写下几行禅语(师母原是尼姑,跟师傅学书法后还俗,无儿无女),李铁将题字盖在师母身上,戴重孝送走师母最后一程。当陈老先生2002年12月20日于沈阳病逝,李铁治丧更像操办父丧,又戴重孝送终。这番有情有意,一时成为传颂。

遵从白石老人将学篆列为习学刻印之第一:“初学刻印,应该先讲篆法,次讲章法,再次讲刀法。篆法不明,章法、刀法不准。”为更好追求“印从书出”,李铁还经常到辽宁省博物馆研究员、沈阳市文史馆馆长、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沈延毅家,听沈老天马行空般讲书法人生,讲金石篆刻。至今李铁还保留沈老耳提面命的40分钟讲课录音。李铁还与沈延毅先生共同创作了一些书法篆刻合璧的艺术作品,那都是后话了。

这转眼就到了20世纪初,国家要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李铁自然被纳入视线!经调查考证,现场篆刻,专家评审等系列程序,2015年7月22日,辽宁省政府公布的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金石篆刻”榜上有名,李铁也被认定为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篆刻第四代传人,他也是东北地区唯一金石篆刻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于光亚,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木印社创办人,哈滨职工篆刻家协会主席,当代著名篆刻家,黑龙江省紫砂艺术研究会副会长。当代紫砂大师鲍志强先生入室弟子。

大众网潍坊海报新闻12月3日讯(记者
张平)
篆刻是一门古老的艺术,它将书法、章法、刀法相结合,通过印章的形式,将书法的飘逸、章法的构图、刀法的神韵和金石的自然力量融为一体,在方寸之间容纳万千气象。潍坊是国内著名的“金石之都”,金石文化兴盛,名家辈出,爱好者众多。张树青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新书发布

二、李铁对齐派篆刻的心领神会

是齐派篆刻第四代传人,又经30多年修炼,该如何理解齐派篆刻,该传承齐派篆刻点什么?若长话短说,李铁最得个中三昧:

图片 5

一是将诗、书、画、印皆收方寸。李铁说,齐白石别号“三百石印富翁”,诗、书、画、印皆为四绝,可先生自认篆刻第一,诗词第二,书法第三,绘画第四。通常诗、书、画、印,诗歌排序第一,印排序最后。从陈仲璋先生的教授,刀法要服从书法,服从构图,更服从作者的诗意。那从另一个角度看,治印,不也是对诗、书、画的总收?白石能把绘画、书法中的原理和诗的意境气势,随心所欲地运用到篆刻,才能厚积薄发,才能独步“独造”。

二是“单刀法”成就篆刻一派。李铁说,篆刻以刀为笔,独特的刀法,独特的篆刻风格,才形成独特的大家风范。齐白石刻治一面下刀,能同时保留刀口线和刀口对岸线,被称“单刀法”。齐派篆刻皆以单刀入印,但齐派金石篆刻把原先江南北派的十多种刀法,融会贯通成冲与切两种刀法。“单刀法”起刀较重,收刀较轻,笔画右边平滑,刀痕整齐光洁利落,左边呈现自然缺损,有细碎石印。刻出的印,险峻潇洒、简逸雄肆;盖出的印,有书法中的“涨墨”之韵。

图片 6

三是以自然为美不拘泥章法。李铁说,齐派篆刻讲究章法,要虚实相涵、奇正相生,对比强烈、有疏有密。可大道若虚,大象无形,真正运用起来,齐派篆刻又不拘泥章法。如,白石先生构字,就不刻意讲究横线笔画的高低比例结构,写字布局只顺势在不对称中求整齐,力争在大局上取胜。有些刻字故意少笔,就如吉祥的“祥”字故意少一横,“富”字故意写成秃宝盖,寓有意于无意,显出一种特别的风韵。李铁还说,齐派篆刻尤以残缺为美,有时刀出章外,也不做弥补,还故意打破印章边栏,让石料成缺匮崎岖之貌,这种“破边烂”正凸显自然形成的“破壁美”。

真真有大章法,才无章法;是大家,才无定法!

100个读者的眼中,或许有100个哈密雷特。就是在中国少有的几位齐派篆刻传人中,对师承的理解也不尽相同,这才是“各有灵苗各自探”。

三、“李一刀”在“六变”中应运而生

李铁师承齐派,但齐白石先生有句名言:“似我者死,变我者生”,却成了李铁的座右铭!那么,李铁如何在“变我者生”?对此,李铁
“独造”出“六变”。

一变:自创刻刀,将圆杆刀柄变方杆。古语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俗话说:人巧不如家什妙。按哲学的观点看,不同时代的划分,不在于生产什么,而在于用什么生产!

在继承齐派篆刻的“单刀法”中,李铁自创刻刀当属不凡。李铁以前买过几种刻刀,似乎与孙悟空“龙宫借兵器”有点像,就是感觉有点“轻”,都不适合自己去表现“齐派篆刻”的
“起刀较重”,冲、切有力。后来经反复琢磨,他尝试用方锉磨成刻刀,既锋利,又有劲。

而且,李铁用方锉自创出的刻刀,独步天下的,将以往圆杆的篆刻刀柄,变成方杆的篆刻刀柄。这一“独造”使齐派篆刻运刀的冲、切力道更足,出刀更重,刻出的印,更险峻简逸、凝重自然。

图片 7

二变:将多把刀变成“一把刀”,一气呵成。一般搞篆刻都有几十把刀,有刻大印的刀,有刻小印的刀,甚至刻一方印都要用几把刀。可李铁无论刻多大的印,也无论刻多小的印,也不论到哪去刻印,就是这一把刀。可谓大小由之,伸缩由之,变化由之,动静由之。

用这“一把刀”刻印时,李铁先用刀点个点,试试软硬石性,找找用刀的感觉后,一出刀极快,那真有公孙大娘舞剑之势,心到手到,意到刀到,动作连贯,一气呵成,冲切都不反复!“李一刀”,也就成了李铁的代名!“李一刀”,在金石篆刻界就声名鹊起!

三变:变弯为直,变繁为简,篆法独具。“金石气”离不开“笔墨神”,金石篆刻以篆书入印,通常将正字写到贴上,再拓到印面成反字,这叫“贴上石”。齐派篆刻直接在印上写反字,叫“字上石”。李铁秉承白石先生顺势构字,大局取胜之道,在直接写“字上石”时,变“弯”为“直”,如对于字结构中带“弯”的“凸”、“用”、“月”、“刀”等,对衣补、犬又等笔画带“弯”的偏旁等,则直接取直。将叠字类的“品”、“畾”、昌字等,按主笔莫丢,副笔可减之规,简化成一刀而就刻成。如此笔墨章法,让篆刻出的印章,更显冷峻挺拔。

图片 8

四变:将印章变图章,雅趣跃然。无论看李铁的《铁石斋印谱》,还是看李铁未入印谱的刻印,人们最大的感觉就是,大量的印章咋都像图画?当篆刻家们都专注于文字刻章时,李铁的刻印竟将大量图画,并将大量的成语、诗词等,刻成上万枚极具形象性的印章,这绝对是李铁篆刻的一大特点。这也是李铁对齐派金石篆刻,“要入诗、入画、入书、入刀”的传统,于传承中又一“独造”。

虽然将图画入印,自战国始有,又称肖像印或象形印。除人物、鸟兽、车骑、吉羊、鱼雁等图案外,常见以“吉祥四灵”入印。但像李铁这样将图画、成语、诗词等入印,并以印章系列传承文化,其篆刻之多,内容之广,钻研之精,文化之厚,意味之深,情趣之雅,可谓当今篆刻界执牛耳者也!

五变:将篆刻变学者型研究,章显文化。一些声名遐迩的大文化人缺文化,这已是当今文化界的一大“美谈”。而扎实的于学者型研究中刻印,这是李铁篆刻的又一凸显。且从工匠型刻印转向学者型治印,李铁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开始。其成名之作就是临刻、创作整理完成了清代宫廷贡品《百福图》、《百禄图》、《百寿图》的篆刻长卷。这出自明代武宗官提学副史善书法的孤品三卷篆刻图,在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遗失,1988年李铁在一位老先生处见到此图残卷,就开始了临刻补遗,于1994年全图300印方临刻完成,其中,李铁补刻99方印,全卷仅篆文就80余种,恢弘大气,法度森严,令人叹为观止。以后坚持学者型治印,就成了李铁篆刻的主线和方向!

图片 9

六变:将刻印由“慢”变“快”,气势夺人。无论写诗、绘画、书法、作文,甚至习武,动作迟滞都是败笔。为此,如何追求行云流水般的自然流畅,那是至关重要。得益于“一把刀”、方杆柄、“字上石”,“弯取直”等,这使李铁治一方印的时效能提高一倍,更使李铁继承齐派篆刻风格的出手更有力道,冲切不显迟滞,游刃气势夺人。如此这般,李铁才能刻下2万余枚印章,现手存也有6000多枚印章。从姓名字号印、斋馆印、书简印、收藏鉴赏印、闲章、专题系列章等,可谓包罗万象。

“六大变化”令人惊叹!专攻中国篆刻艺术,并有所“建树”的篆刻家,一般都有“印谱”或“印存”留世。若翻阅李铁的三卷本《铁石斋印谱》,则能清晰看到这“六大变化”跃然纸上,不由令人惊叹!

老一辈书法、诗词大家,沈阳文史馆馆长沈延毅题词:程邃遗风。程邃,何人?乃明末清初篆刻家、书画家,诚实正直,崇尚气节,是品学兼优的一代才俊领标!

图片 10

中国美协副主席韦尔申题词:铁笔无枯。

中国军博馆长郭得河少将题词“熔秦铸汉,壮我军威”。

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副主席赵长青题词“卓尔不凡,雅俗共赏”。

中国书协副主席王梦庚题词:中华精英。

东北书画研究院院长朱川题词:登攀。

当代书画、金石篆刻大家爱新觉罗恒山题词:铁笔动乾坤。

北京京华印社副社长孟庆贤题词:铁笔生花。

辽宁省文化厅长、省文联主席郭兴文题词:熔秦铸汉 重器摩崖。

……

中国着名鉴赏家启功等近百位中国文化、书法、绘画、金石篆刻界中,个个堪称大家的响当当人物,纷纷题词,所言,绝对不虚!

图片 11

作品参展发表情况:全国首届新人新作展,全国第二届篆刻艺术展,全国第三届篆刻艺术展,全国首届印社联展,西冷印社110周展,百件作品发表在《书法报》《中国书画报》《青少年书法报》等专业性刊物。

张树青,潍坊昌邑(今峡山区)人,自幼酷爱书法篆刻,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现为中国铁路书法家协会会员、潍坊市书法家协会理事、万印楼印社理事、奎文印社副社长、奎文区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陈介祺研究会理事。

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副主任、西泠印社理事崔志强先生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中国书协篆刻委委员精品集》首发致新书发布词

四、像白石先生那样用印章传承大文化

与“独造”性传承齐派篆刻刀法、章法的精妙之外,李铁更注重像白石先生那样,用印章传承大文化。当现代篆刻家主要刻名章和闲章,而李铁受早年临刻、创作整理完成了清代宫廷贡品《百福图》、《百禄图》、《百寿图》的影响,标新立异的以刻成套文化印章,去承载系统文化。

若出个考题: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过多少兵种?恐怕没人说全。李铁通过研究调查发现,中国的骑兵仅保留一个营,工程兵只有雷锋生前所在团。看到很多兵种悄悄消失,李铁决定以篆刻的形式将其永久保存下来。2012年“八一”建军节快到了,李铁耗五年之功刻成的作品《百兵图》问世,他用108方印回答了有108个兵种组成。由于《百兵图》填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兵种记载的空白,对中国军事研究有特殊贡献,2012年被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永久收藏。

图片 12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少将馆长郭得河收藏此图时题词)

如果再出个考题:中国有多少龙形?恐怕也没人答全。李铁20年前就专题性系统研究龙文化,在迎接十二届全运会在沈阳召开之际,他费时1年零3个月,篆刻出136方龙纹形象印,制作出一幅长4.2米,高1.35米的《百龙图》,拥有5项“世界第一”:金石界第一次;龙种类第一多;龙纹展示第一全;龙文化体现第一广,龙的历史第一长,把中国的龙文化起源推进到公元前6000年-10000年前。

为篆刻成套文化印章,去承载专题系统文化,李铁每次都要查找上千种资料,还经常自费在全国各地查访宫殿、皇陵、祠院、庙宇等进行研究。中国上古时期华胥国女首领华胥,是伏羲和女娲的母亲,炎帝和黄帝的直系远祖,中华文明的本源和母体,被中华民族尊奉为“始祖母”。在篆刻《百圣图》时,他亲自找到华胥故里。他在做了实地考察走访后,为擦亮历史照耀未来,为更好地传承华胥文化,李铁充满激情,也肩负使命感地篆刻出《百圣图》的第一枚印章–华胥始祖圣图。

在40多年的篆刻创作中,李铁创作完成了《百兵图》130方印、《百龙图》100方印、《百圣图》100方印、《百佛图》100方印、《百寿图》100方印、《百福图》100方印、《百禄图》、100方印、《百拳图》156方印、《百和图》100方印、《百茶图》100方印、《百戏图》100方印、《钟鼎文百寿图》100方印、《钟鼎文百福图》100方印等,还有《军史图》、《避难图》、《清帝玉玺图》、《兵法三十六计》等16个专题系列篆刻。并创作篆刻出文天祥的《正气歌》、《黄帝铭》、《阴符经》等12个系列篆刻,其《正气歌》被辽宁省博物馆收藏。

如此呕心沥血地用印章研究、补遗和传承文化,李铁可谓争着先鞭!2015年3月,李铁以“数量最多的金石篆刻组印‘百图’系列作品”获《大世界吉尼斯之最》。

驰骋方寸间,玩转元气里

迄今已刻印逾3000方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届篆刻委员会委员作品集》,汇辑了当代37位著名篆刻家的篆刻、书法、文章,这些作者是中国书法家协会历届篆刻委员,本书是研析当代篆刻创作、学术、探索、发展等角度深入研究的重要档案文献。本书对当代篆刻的创作和发展必将产生重大影响。

五、在刻公益印章中传承公益公德

作为文学艺术的一条铁律:人品大于艺品!唐代颜真卿是中国书法界楷模,更是中国人的楷模。安禄山叛乱,他合家起兵抵抗,全家30多人战死。劝谕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叛乱,被李希烈缢死。而秦桧、严嵩等大奸贼字写的多好,皆“功而不贵”,被拒绝于大书法家行列之外。为此,传德大于传艺,这是师承文化的根本!李铁的公益刻章,就成他一道浓墨重彩。

2001年为国家足球队征战世界杯全体队员治印35枚,其印谱为沈阳故宫博物馆收藏。2004年为奥运会所有获得金牌的中国选手刻印54枚。2008年在北京召开奥运会时,为所有获得金牌的中国选手刻了一方印,这幅作品现被奥委会收藏。李铁还为奥运会35项运动,分别刻了71枚构图奇妙的图章等。

图片 13

贺张学良先生90大寿所治印章,已被辽宁省近代史博物馆收藏。羊年《辽宁日报》请李铁围绕钓鱼岛刻一方印,李铁刻下的图章是一只大公羊占画面主体,脚踏钓鱼岛,犹如弯刀的犄角将一个红日快抵出章外。这枚独具创意的印章,被一企业家从辽报重金购得收藏。“现代清明上河图——东北第一街中街”37米国画长卷,由中国着名书法家徐炽、着名画家秦永春、篆刻家李铁等联袂公益创作等。

为更好地传承篆刻艺术,李铁还带着篆刻文化走进了沈阳市和平一校,义务为学生们上篆刻艺术课,每周两课时教学,分文不取,10年风雨无阻,精心培育桃李,这项公益活动能否成中国之最?

图片 14

如此大量投入文化系列和公益系列篆刻,并准备将其篆刻作品交国家收藏,这耗尽了李铁的有限财力,至今一家三口仍在不足80平米房中蜗居,现今又患脑瘤,生活陷入之窘迫,不由令人唏嘘。

结束语:对于李铁的病情,大家都很关心。李铁的脑瘤被确诊后,自今年10月病情突然加重,头疼不能入眠,一度失语,大脑失忆严重。专家诊断:若手术也很难去根,且因脑瘤所处位置特殊,手术风险很大,现正保守治疗。惟愿有关部门从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角度,能对李铁的治疗和生活给与关怀。

笔者曾由衷祝愿李铁先生早日康复时,李铁好长时间,才苍凉地说出两个字:“但愿”!笔者闻听,不由鼻子一酸!

图片 15

(本次采访多亏李铁夫人张影所做大量的“翻译”和介绍,不然,这次采访任务很难完成,特此鸣谢。另,文中配图的压题照片和李铁学校教学的两张片子为李铁提供,其它为笔者拍摄。)

图片 16

文/古利

热爱书法 结缘篆刻

印章篆刻,是集书法、篆刻为一体的精工细作之产物。字体可为多种形式,或楷或隶,皆可自成一体,且赏心悦目。所以,不少有志于篆刻的书法家,都会多少涉猎到篆刻这一行列来。可怜的是,师从者众,真正取得成功者,却寥寥无几。

作为一位传统艺术的修习者,张树青自幼喜爱金石书画,并与之结下不解之缘。彼时的个人爱好如今已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届篆刻委员会委员作品集》出版发行,是继二〇一七年『致敬陈介祺——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委员书法篆刻作品展』之后,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届篆刻委员会委员艺术创作与学术面貌的又一次集中展示。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委员在继承传统、崇尚经典、开拓创新的基础上,艺术、学术亦臻提升。依托篆刻事业的大好形势,秉持客观、科学、礼敬的态度,推陈出新,在如何与新时代的脉络相融合,在篆刻的理论创作与创新等方面深入探索,创作出了一大批有代表性的篆刻作品。

于光亚从艺较早,早期便有缘拜上海篆刻家叶隐谷先生为师,叶隐谷是当代著名篆刻大师邓散木先生的入室弟子,深得邓派篆刻精髓,对秦汉印的追摹用功颇深,又从封泥、古陶文、砖文中吸取营养,形成了自己章法多变,雄奇朴茂的风格。年少的于光亚正是沿着隐谷先生这条篆刻艺术的大道,以刀为笔,以石为纸,以古为师,以勤为志,游历于古今之间,徜徉于金石之韵,朝夕临池,刀耕不辍,在金与石的交响中孜孜不倦的汲取着古人和先师丰富的艺术营养,打下了深厚而坚实的篆刻传统基础。

受父亲影响,张树青幼时开始学习书法。而与篆刻结缘,则是他上小学时零星地从报刊杂志的封二封三上看到的一些印章。“当时还不知道那些印里面的门道,只觉着好看,翻杂志时会特意去看印章部分。”张树青说,“当时生活在农村,受条件限制,既见不到正规出版的印谱,又买不到篆刻所需的材料和工具,唯一能见到的实物是父亲用木材刻的手戳。我真正接触书法和篆刻是到河南当兵后。”

在中国书法家协会的领导与支持下,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思想的指引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不断提升思想境界和艺术水平,在坚守传统的基础上创新发展。为篆刻艺术的传承与发展上做出应有的贡献。

任何艺术都需要专心于艺术家,有恒心,有毅力,一定始终如一的坚持下去。这如同于一个长期专心于箭竹射击者,由于坚持天天练习,总有一天会熟能生巧,百发百中。

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内兴起了“书法热”,河南走在了全国的前沿,大型书法篆刻展览方兴未艾。1986年,张树青应征入伍被分配到河南服兵役,这给了他走进专业展厅参观学习的机会,以及和同好接触交流的机会。“在河南那段时间,我对书法、篆刻有了新的认识,兴趣更浓了,训练之余有空就练字。”

——王 丹(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篆刻委员会主任)

于光亚老师就有这种敢于吃苦的精神,独辟蹊径的专心于篆刻艺术。他曾经说过,在进入创作阶段后,有两种方法可以避免死板和单调,特别是在写意类篆刻的临摹、创作中比较实用。其一,磨好印面后,将设计好的印稿翻过来,或用小镜子反照印稿,用刁、毛笔直接依样钩草,将印文反写于印面上。其二,用刀角直接勾写法。以浓墨施于印面,待干透后,用刀尖在涂墨的石面上,按印稿反面的字形,照笔画勾出一线笔纹,然后用刀照印稿刊刻。这种方法易于锻炼印人的整体控制能力,同时,线条比较灵动。以刀为笔,勾画印稿直接上石。一如信手写篆,下刀果断,轻松自然,刻出的印线条沉着灵动,慷慨淋漓。此法度稿初学者不可用,待熟练后方可试用,此法刻印,可免染上小家之气。

篆刻作品材质有竹、陶、玉石等

中国文联出版社出了一本好书!作品集做了近两年,从策划到征集文章作品,期间多次推倒重来并反复补充、修改与调整,可以说是中国书协七届篆刻艺术委员会全体成员最新思考与创作成果的体现。感谢王丹、祝遂之、徐正濂、崔志强及各位委员的努力推动,感谢《中国书法》杂志社设计团队的倾力打造,感谢中共潍城区委、区人民政府与陈介祺研究会友情支持。

本来,于光亚老师已经取得不错的成绩,却突然在业界销声匿迹了。后来经人一打听,这才了解到,激流勇退是为了更加完美的学习。10多年后,再次复出的他,虽然低调,不事张扬,但人们马上在欣赏他的作品时发出“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看”的由衷感慨。

纸上一方印刀下十年功

——朱培尔(中国书法杂志社社长、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秘书长)

甘于寂寞,远离繁华,十几年的沉心潜修,使于光亚老师的艺术感悟和创造有了本质上的飞跃,犹如浴火涅槃的凤凰,展现着非凡的光彩。在媒体陆续发表的于光亚作品中,一幅幅视觉冲击强烈,充满艺术天性,元气淋漓的刀笔之作打动着每一个观者的心。从印文到边款,从形式到内容,每一方印都彰显着作者对金石篆刻的深刻理解和大胆弘扬。即有豪放苍劲、古朴雄强之气象,又具浑然天成、自成一家之风貌。独创中不失传统气韵,老辣中却含书卷灵气。师古而不泥古,创新而不逾矩,粗犷而不粗糙,大气而不拘谨。不难看出,于光亚对于方寸间金石写意的探索和创造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九十年代,张树青转业到潍坊工作。潍坊也是一座书法篆刻氛围极浓的城市,尤其是近代以来涌现了一批以陈介祺为首的金石收藏家,影响并催生了一大批收藏和研究金石篆刻的专家和爱好者。2000年,在家人的鼓励下,张树青开始学习篆刻,并创作了自己的第一个作品白文印“戎马书生”,自此一发而不可收,沉迷其中。

《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委员作品集》是近年来所见到的当下书法篆刻圈里真正体现艺术水平和学术水平双高的一本著作。用作品充分说明了艺术本真。对新时代书法篆刻艺术要出精品、出人才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提供了许多值得思考的课题。作品集中的书法和印屏在2017中国(潍坊)国际陈介祺金石文化周上展出,并无偿捐赠给”万印楼”永久收藏陈列,也充分体现了艺术家们的高尚的思想境界和艺术情怀!

我们有幸观赏了于光亚老师篆刻的好多印章,发现了这些印章的独特之处,静穆稳俊而自出机杼,或清秀而见骨力,或富贵而有高韵,不一而足。

“当时只是凭着爱好自己摸索着写、摸索着刻,但越练习越觉着自己水平不够,2002年我开始系统地学习书法篆刻知识。”张树青介绍说,他曾跟着名师蒯宪学,参加各种协会的展览和印社的专题学习,研习金石书法、古玺、秦印、汉印、流派印,水平逐步提高,并渐入佳境。

——陈 新(陈介祺研究会会长)

于老师边篆刻边和我们聊天,神态自如。他说,篆刻每枚印章,我都会用心琢刻,布局疏朗自然,不事造作。不为成法所囿,构思合理,尽可能做到朱文刻划秀劲,白文刻划质朴平稳。我在篆刻闲章时常感心旷神怡,非常畅快,尽情享受印文的春夏秋冬,花卉鸟语,山水韵味。其实,每一枚印章都是一个艺术艰苦的诞生过程,所以说,一枚铭章可以反映一个人的特质和品性。

每天练习书法,作品很快就积厚厚的一摞

附篆刻委员会名单:

在这么多年的篆刻生涯中,于光亚老师总结出自己独特的看法,那就是工于心计。也就是说,在没有下刀之前,作者的心中必须对所要篆刻的文字,胸中有了大概的构思。这过程如同小说家在打腹稿,也如妇女分娩前的阵痛。

每每篆刻,张树青习惯先思考,想好后写出印稿,对先刻哪一笔、哪一笔用多快的速度都熟捻于心,然后再拿起刻刀精心雕琢。在他的雕琢,一方方冰冷的石头富有了灵气。

主 任:王丹

篆刻艺术是书法、章法、刀法三者完美的结合,一方印中,即有豪壮飘逸的书法笔意,又有优美悦目的绘画构图,并且更兼得刀法生动的雕刻神韵。可称得上“方寸之间,气象万千”。

纸上一方印,刀下十年功。工作之余,只要有空,张树青就拿刀练习,迄今已刻印逾3000方,材质有竹、陶、玉石等,印式多样。“篆刻艺术不进则退,只有不断地学习、不断地雕刻,水平才能得到提高。而无论是练书法还是搞篆刻,仅是买材料和工具的花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好在家里人都支持,我才能坚持练习与创作。”

副主任:祝遂之徐正濂崔志强

于光亚老师创作的作品,从退火淬钢,精心打磨,直到成为正品,其中经历了多少锲而不舍的过程。
我突然领悟起来,这个印章的成功过程,不也是于光亚老师成功成名的过程吗?

书法作品

秘书长:朱培尔

另外,特别喜欢紫砂的于老师常常运用篆刻手法在紫砂壶上雕刻出栩栩如生的图案或元素符号,使紫砂壶更具文化厚度和艺术品位,备受藏家喜爱。于老师独辟蹊径,以灵活的篆刻刀法运用在紫砂艺术上,创作出了大量的带有时代风貌的艺术精品,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印从书出 意蕴悠长

委员名单(25人)

我们有理由相信于老师,前途,一定是光明的。因为,他比我们付出更多。

创作中,张树青善于汲取前人的经验和艺术精华,师古不泥,加以创新,经过反复锤炼,逐步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王丹(辽宁)王晨(河南)王集(湖南)

他的篆刻线条古朴,从古代的石印、陶印、铜印、瓦当文等遗存中取用结体,挪移揖让章法自然,分朱布白匀称平静,增减之处极有分寸,呼应之点巧妙承接,有着浓浓的书法味。

甘海民(辽宁)朱培尔(中直)刘永清(河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