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寅初书法新普京集团,寿联写的

马寅初书法:只留清白在人问作者 管继平
在我早年的一本剪报资料中.有一副对联给我印象很深:“桃李增华坐帐无鹤;琴书作伴支床有龟。’这是一九四一年六月,著名经济学家马寅初六十寿辰时,周恩来与草必武、邓颖超联名送上的一副寿联。不过有意思的是,时任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的马寅初先生.其实当时正身陷囚车,而为了声援马老并使之早日出狱.重庆大学全体师生不顾当局的反对.顶住压力为马老举行了一场别开生而的“祝寿会”,而且,是一场“主角”缺席的“祝寿会’。
正因为“寿星”缺席.所以上联有“坐帐无鹤”;下联的“支床有龟’,语出《史记·龟策传》,意思是床脚不稳而以龟垫平。“坐帐无鹤”与“支床有龟”这两句对得非常的工整,且“鹤’和“龟’均寓意为长寿,而更为巧妙的是,“有龟”又谐音双关,有遥祝寿星早日“归”来之意。据悉此联乃董必武亲自拟稿并书写.联意深刻,书法方正规矩,再经报纸发表后,影响甚广,传诵一时。
马寅初先生是我国第一位留美归来的经济学博士,在经济学界有“泰斗”之誉。他早年在天津北洋大学毕业后,被清政府派往美国著名的耶鲁大学官费留学,获经济学硕士,后又赴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士。学业完成后于一九一六年回国,应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之聘,任经济系教授,并于一九一九年春被选为北京大学第一任教务长。虽然马寅初一生从事教学与研究,但他却是一个热爱祖国、敢说敢当并有强烈正义感的知识分子。五四时期,作为北大的首任教务长,他坚决站在学生一边.全力支持学生的爱国运动。而当游行学生被捕、蔡元培校长出走后,他联合其他教授一起到教育部请愿,申明若不释放学生,不请回蔡元培校长,他则将率领北大教员实行“总辞职”!
“碎身粉骨不必怕,只留清白在人间”这是马寅初先生留下的一幅书法斗方,写得元气淋漓、刚劲有力,既透露了马先生不俗的楷书功底,也显示出他刚正不阿、坚韧不拔的秉性。马寅初的书法得力于儿时塾师的指授,据说他小时非常的聪明顽皮,起初跟着兄长在嵘州浦口镇上的私塾念书,每日读书练字十分单调.马寅初对此深恶痛绝,于是他撕毁了课本而背着家人和伙伴们玩起了“掷般子’、“推牌九”一类赌博游戏了,被父亲发现后狠狠打了一顿。后父亲听说泉岗村有位俞桂轩先生在邻村设帐授徒,俞先生的学问人品俱佳,以学识渊博、教学严格而闻名乡里,于是父亲让马寅初转投于俞先生的门下。果然,在俞师的悉心指导下.马寅初的学业大有长进,《大学》、《中庸》、《论语》、《孟子》等,他几乎都能倒背如流,几年下来,打下了厚实的国学基础。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马寅初书法 :只留清白在人间作者 管继平马寅初
简介:马寅初,浙江绍兴嵊县(今嵊州市)人,中国当代经济学家、教育学家、人口学家。新中国建立后,他曾担任南京政府立法委员、中央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任、南京大学教授、北京大学校长等职。1957年因发表“新人口论”方面的学说而被打成右派,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得以平反。他一生专著颇丰,特别对中国的经济、教育、人口等方面有很大的贡献,有当代“中国人口学第一人”之誉。
在我早年的一本剪报资料中,有一副对联给我印象很深:“桃李增华坐帐无鹤;琴书作伴支床有龟。”这是1941年6月,著名经济学家马寅初六十寿辰时,周恩来与董必武、邓颖超联名送上的一副寿联。不过有意思的是,时任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的马寅初先生,其实当时正身陷囹圄,而为了声援马老并使之早日出狱,重庆大学全体师生不顾当局的反对,顶住压力为马老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祝寿会”,而且,是一场“主角”缺席的“祝寿会”。
正因为“寿星”缺席,所以上联有“坐帐无鹤”;下联的“支床有龟”,语出《史记·龟策传》,意思是床脚不稳而以龟垫平。“坐帐无鹤”与“支床有龟”这两句对得非常的工整,且“鹤”和“龟”均寓意为长寿,而更为巧妙的是,“有龟”又谐音“有归”,有遥祝寿星早日归来之意,一语双关。据悉此联乃董必武亲自拟稿并书写,联意深刻,书法方正规矩,再经报纸发表后,影响甚广,传诵一时。
马寅初先生是我国第一位留美归来的经济学博士,在经济学界有“泰斗”之誉。他早年在天津北洋大学毕业后,被清政府派往美国著名的耶鲁大学官费留学,获经济学硕士后,又赴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业完成后于1916年回国,应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之聘,任经济系教授,并于1919年至1927年出任北大第一任教务长。虽然马寅初一生从事教学与研究,但他却是一个热爱祖国、敢说敢当并有强烈正义感的知识分子。“五四”时期,作为北大的首任教务长,他是坚决站在学生的一边,全力支持学生的爱国运动。而当游行学生被捕、蔡元培校长出走后,他联合其他教授一起到教育部请愿,若不释放学生,若不请回蔡元培校长,他则将率领北大教员实行“总辞职”!

新普京集团 1

  马寅初是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人口学家和教育家,在国际上也挺有名
望。马老先生活了一百零一岁。
  在北京东总布胡同马寅初的住房里,收藏着一副珍贵的对联。这是一九
四一年三月,周恩来、董必武和邓颖超在重庆送给马寅初的寿联。寿联写的
是:
   桃李增华,坐帐无鹤; 琴书作伴,支床有龟。
  四十三年前,重庆大学商学院的师生们为了祝贺马寅初六十寿辰,开了
个祝寿会。这副寿联就挂在寿堂上。祝寿会上,“寿星”本人却不在!马寅
初上哪儿去了?原来,“寿星”这会儿被反动派关在贵州的集中营里[集中
营是国民党反动派专门关押“政治犯”的]。这是怎么回事呐?
  原来,马寅初教授当时是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他写了好些文章斥责国
民党的反动统治,还揭了四大家族[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和陈果夫、陈
立夫]发国难财的老底。反动派对马寅初恨得咬牙切齿,就找了个碴儿把马
先生抓起来了。
   这一来,激起了众怒。商学院的师生们就在三月十三日[马寅初的生日]召开了隆重的祝寿大会。那天除了学院的师生以外,还来了好些各界代表。
周恩来、董必武和邓颖超当时是中共中央驻重庆办事处的代表,他们积极支
持爱国师生的行动,还亲自写了上面那副对联,送到了会场。
   对联里用传说有千年之寿的“鹤”和“龟”来祝福马寅初健康长寿。上联的“桃李”,比喻马寅初教的学生特别多,“桃李满天下”。“增华”是
说马寅初用爱国思想和行动教育学生们关心民族兴亡,努力学习,成为国家
有用的人才,为祖国增添光彩。“坐帐无鹤”,是说寿堂里的“鹤”——“寿
星”可惜不在,表示对马寅初的关心和挂念。
   下联的“琴书作伴”,是说马寅初在监狱里过着清苦日子,称赞马先生这种不向敌人屈服的高尚气节。“支床有龟”,“龟”跟“归”字谐音,在
这儿表达了人民群众盼望马寅初早点出狱回来,共同跟反动派斗争的愿望。
这副对联后来被送到了重庆近郊马寅初的家里。直到一年以后,马寅初
出狱了,才看到了这副对联。马寅初把这副对联,看成是顶珍贵的礼物,保
藏在身边。解放以后,马寅初担任北京大学校长。他曾提出了“新人口论”,
提醒政府要注意中国增长迅速的人口问题。马寅初的正确理论,在当时却被
一些人说成是“反动的”,马寅初本人也被扣上了“反党反社会主义”这顶
可怕的大帽子。后来,马寅初受过好多次政治冲击,自己也丢失了不少宝贵东西。唯独这副寿联,他一直小心地珍藏着。

马寅初先生是中国共产党的真挚朋友、坚强的爱国民主战士,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教育家和人口学家,也是新中国成立后浙江大学的首任校长。在先生诞辰13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追溯他坎坷而又辉煌的生命历程,缅怀他为我国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作出的杰出贡献,更感佩他对浙江大学实现历史性转型所产生的重要影响。风雨人生1882年6月24日,马寅初出生于浙江嵊县(今嵊州市)一个山清水秀、民风古朴的地方,从小接受中国传统文化教育。1898年,赴上海英华书馆求学,1904年,考入北洋大学堂,在这所中国最早的现代大学中选读矿冶专业。1907年,被北洋政府保送到美国耶鲁大学,1910年获经济学硕士学位,1914年成为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是我国最早获得西方科学学位的留学生之一。1914年底,马寅初先生胸怀“强国富民”理想,谢绝了美国人丰厚的聘请条件,回到灾难深重的祖国。回国后,他秉持“一不做官,二不发财”的信念,走上治学救国的道路。1916年初,马寅初担任北京大学经济门(系)教授,兼任经济、商学两门的系主任。他在传道授业之余,以北大第一任教务长的身份,积极协助蔡元培校长实施教育改革。1927年,他辞去北大教授职务南下辅政,担任浙江省政府委员、省财政委员会主席等职;后又在南京国民政府任职,复走“从政救国”之路。抗日战争爆发后,马寅初抵达重庆,在重庆大学担任经济学教授和商学院院长。面对“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的丑恶现实,马寅初提出一系列战时经济主张,将政治上的反贪污和经济上的反通货膨胀结合起来,并直言批评当局政策和政府官员。1941年12月,马寅初被投入贵州息烽、江西上饶集中营,身陷牢狱长达一年零八个月。后来,随着沦陷区的收复,马寅初离开重庆回到杭州、上海,积极投身爱国民主运动。1949年,在上海地下党的安排下,马寅初与其他爱国民主人士一起,经香港辗转赴北平参政。新中国成立以后,马寅初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席、浙江大学校长、北京大学校长等职。1979年,近百岁高龄的马寅初出任北京大学名誉校长。而以其人口理论为基础的计划生育政策,也已于上世纪70年代初全面实施,并作为国策推行至今。1982年5月10日,马寅初走完了整整一个世纪的风雨人生。民族瑰宝马老一生严谨治学,不懈追求真理,在经济学、教育学、人口学等领域都有重要建树,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财富,不愧为“我们中华民族难得的瑰宝”。马寅初是我国经济学界的老前辈,对财税、金融、贸易等诸多经济问题有深入的研究。新中国成立后,马寅初将研究重心转到了社会主义国家经济建设理论上。他以扎实的理论功底和敏锐的学术洞察,为新中国经济理论建设奠定了基础。马寅初先生是我国人口理论的先驱。他的《新人口论》是我国人口科学的理论源泉与宝贵财富。《新人口论》深入分析了人口增长速度和生产力发展速度之间的矛盾,阐明了我国人口问题的性质和表现形式,揭示了人口过快增长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并提出了解决我国人口问题的政策措施。马寅初认为,人口因素是经济发展不可忽视的重大、首要因素,人口增长必须与国民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人口多和资金少是重要的矛盾,要特别注重提高人口质量。他建议实行人口普查,建立人口动态统计制度;建议节制生育,控制人口增长;宣传晚婚、避孕,实行计划生育。时至今日,马寅初的《新人口论》对我国统筹解决人口问题、建设人口均衡型社会、促进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发展,依然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马寅初在教育园地辛勤耕耘六十余载,他大量卓有成效的教育管理实践,丰富了我国高等教育的思想宝库。马寅初认为,教育和办学的根本目的在于培养切合实际要求、服务社会的专门人才。他一直视教学为根本,认为“学校里最重要的事就是读书上课,凡是有条件的人都应当到第一线上去给学生讲课,并力求把课讲好”。他认为,“误人子弟是最大的罪过”。他认为读书必须与社会实践结合起来,“要打倒死读书”。他在课程内容改革、教学方法改革、师资培训等方面都作了大胆而有益的尝试。同时,马寅初坚持民主办校精神,运用代表大会形式管理学校,成为新中国大学治理的典范。马寅初也十分重视思想政治教育,强调办教育要“学习新思想,确立为人民服务的立场”。他还十分重视女子教育,主张男女教育平等,发展女子职业教育。求是情缘马寅初作为浙江大学的老校长,与浙江大学有着深厚的求是情缘。民国时期,马寅初曾多次到浙大发表演讲。1926年,马老在浙大发表《平均地权》演讲;1936年,先后两次来浙大,发表《中国金融问题》和《非常时期中国之财政》演讲。抗战胜利回杭后,马寅初曾和浙大师生一起冒雨游行,并
“作狮子怒吼”,发表揭露国民党统治集团破坏和平、发动内战罪行的演说。l947年和1948年,时任浙江大学校长的竺可桢,两度热诚聘请马寅初来校任教。1949年8月,马寅初被任命为新中国浙大首任校长,浙江大学由此掀开了新的一页。虽然在任仅21个月,但马老留给了浙江大学无尽的财富。任职期间,马寅初殚精竭虑,号召全校师生以主人翁的态度共同努力建设新浙大。他曾为全体师生题词:“有困难,不隐瞒;有办法,就要做;有希望,要大家加倍努力。”他充分发扬民主,在办校过程中开创了“职工代表会议”制度,倡议“人人提提案,个个想办法”,鼓励全校师生要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精神,对学校行政、课程学制、教学生活、师生关系等发表意见和建议。他坚持教书育人是学校的本职工作,身体力行讲授《财政经济政策》课程,受到广大师生热烈欢迎。他特别注意对学生加强思想教育,号召大家学习先烈顽强不屈、坚忍不拔的优秀品格。除了做好管理和教学工作,马寅初丝毫没有放松科研工作。担任浙大校长期间,他发表了一系列关于经济建设问题的论文。他火热的激情、废寝忘食的工作,受到了广大师生员工的爱戴。当1951年4月接到中央任命其为北京大学校长的调令时,浙大师生一再挽留他继续在浙大主持工作。1981年5月,同根同源的浙江大学、杭州大学、浙江农业大学、浙江医科大学联合为老校长举行了百岁庆贺会,回顾了马老身体力行、认真治校、忠诚为国的历历往事,并专门出版了庆贺会文集《百年大寿》。薪火相传马寅初的一生,跨越了两个世纪,历经三个时代。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和始终坚持真理的学者风范。他的爱国立场和坚定人格为我们树立了光辉典范。我们纪念马老,就是要让马寅初精神薪火相传。我们要弘扬马寅初先生心忧天下、为国为民的精神。马寅初在各个时期都与祖国和人民同呼吸共命运。为了“拯救我的祖国和人民”,马老毅然放弃国外优厚的待遇和生活工作条件,返回灾难深重的祖国。抗战时期马寅初又拒绝了国民政府派他去美国考察的计划,他掷地有声地说:“当此国难之时,我的职责是为抗战出力,绝不离开祖国,到国外享福去。”抗战胜利后,他反对内战,不顾个人安危发表演讲。新中国成立后,马寅初更是以主人翁的姿态参与到经济建设中,为党和政府出谋划策。在《新人口论》受到错误对待的时候,他说“我个人被批判是小事情,没有什么;可是《新人口论》是有关到国家和民族的大事”。我们要弘扬马寅初先生治学严谨、求是创新的精神。“治学最重要的是踏实、刻苦、坚持;切记不要搞虚荣和随风倒”,马寅初身上始终凝聚着严谨治学和一丝不苟的禀性。他理论联系实际,总是深入实际发现问题和研究问题。新中国成立后,虽年逾古稀,他的足迹仍遍布大江南北、城市农村,并就农业经济发展问题和人口问题做了大量的基础调查研究。正是通过长达3年的田野调查和求是的学风,他才敏锐地发现和深入思考严峻紧迫的中国人口问题,并抓住人口增长与国民经济发展不相适应的种种矛盾,完成了《新人口论》这一凝聚真理光芒的不朽之作,成为执行至今的基本国策。我们要弘扬马寅初先生坚持真理、不畏权贵的精神。他常说“言人之所言,那很容易;言人之欲言,就不太容易;言人之不能言,那就更难。我就是要言人之欲言,言人之不敢言”。抗战时期,马寅初直言批评四大家族,当街演讲怒作“狮吼”。上世纪50年代,《新人口论》和“团团转”理论遭到集体批判,马寅初针锋相对奋力还击,真理面前寸步不让,表现出一位学者的刚正不阿。他也常说“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视荣华富贵和高官厚禄为粪土。这正是一位学者的铮铮风骨。他自书“碎身粉骨不必怕,只留清白在人间”,亦是马老一生坚贞不屈、无私无畏的真实写照。我们要弘扬马寅初先生自强不息、奋斗不止的精神。马寅初一生跌宕起伏,但自强和奋斗始终是他生命的主旋律。上世纪60年代赋闲在家后,马寅初决定用余生编写《农书》,“往事如烟云,奋力写新书”。他用3年时间完成了100万余字的《农书》初稿,惜书稿毁于“文革”,至为遗憾。十年浩劫使马寅初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大的损害,但他没有向命运低头,坚持锻炼身体和意志,坚持冷热水浴、爬山、散步。90高龄身患癌症,马寅初选择与病魔作斗争,最终以顽强的意志和过人的毅力,熬过了艰难动荡的岁月,迎来沉冤昭雪的春天。“民族瑰宝垂青史,求是之魂永相传”。马老离开我们已经30年了。在这30年里,中国社会改革卓有成效,经济建设突飞猛进,浙江大学也进入了跨越式发展的新阶段,各项事业都取得了进步。在新的历史机遇面前,我们要认真学习马老的高尚品德,继承马老为国为民的精神风范,发扬马老的教育思想和办学理念,弘扬求是创新的优良传统,始终保持自强不息、奋斗不止的精神状态,以心忧天下的情怀、积极昂扬的姿态、扎实有效的工作,努力加快世界一流大学建设,为国家富强、民族振兴和人类文明进步作出新的贡献。(作者杨卫为浙江大学校长)2012-06-27

新普京集团 2

新普京集团 3

已故北大著名学者季羡林先生说过,建国以来的知识分子他最佩服两个,一个是马寅初,一个是梁漱溟。他说两个人都是大丈夫,一样的刚正不阿,一样的敢作敢当。

还有一点不可忽视的是,塾师俞桂轩不仅精于国学,还工于书法,擅楷、隶诸体.所以教课之余,书艺的传授切磋也成了师生共同的兴趣。从马寅初所题写的一些书法墨迹来看.他也最擅楷书和隶书,这点应该说与其先生不无关系。马寅初的书法,隶书得汉简帛书之趣,用笔圆劲,质朴古雅;楷书则取径于唐,得颜筋柳骨之真谛。而且他的楷书,鼓侧相倚,或许还带有苏东坡的“扁”.所以写来更显棱角分明.方正刚直了。这正如他的性格,正直耿介,宁折不屈。由于受先生俞桂轩的影响,马寅初自小就非常仰慕岳飞、文天祥等一些爱国忠良的浩然正气,他尤欣赏明代将领于谦的品性,并将于谦的《石灰吟》诗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这也是他的人生准则,常书此诗句自砺或是和朋友共勉。
对自己的启蒙业师,马寅初始终不忘。故乡泉岗村至今还有俞桂轩之墓,墓前所立一块墓碑即一九一八年由马寅初先生亲笔题写:“俞公桂轩先生暨丁氏孺人墓”,落款为“门人马寅初拜题”,规矩恭楷,写得一笔不苟。如今此墓被列为当地的文物保护点。
除了楷隶之外,马寅初偶尔也作草书,但难得一见。我们今天惟一见到的一幅草书作品,是抗战时期出狱后的他,书赠于昔日同窗彭用仪的一幅横披。说来还有一段故事:抗战时,马老因积极投身民族救亡运动而入狱,在他囚禁期间,家人生活遇上了困难。有人奉教育部长朱家弊之命曾送上两千大洋,意欲让马先生“嘴软’。但此举却遭到马夫人的婉拒:“谢谢。先生临走时嘱咐过我们要清白做人.我不能接收任何施舍。”不久恰逢马老昔日大学的好友彭用仪来访,见马家窘况,他正好经营着煤矿生意,于是就差人给马家送上两吨焦煤。为了怕马夫人不肯接受,他还专门于马家邻近处租了间房堆放,然后将钥匙交给马家女婿徐汤萃,让他家随用随取。马寅初获知此事后,非常感动,出狱后亲自登门致谢,除了送上自己的新著外,还应嘱写下一幅明代文学家杨慎的《临江仙》词上阅:“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此幅草书笔力道劲,如老松虬枝,浑厚苍莽。兰是“秀才人情”,但寓意深刻,尽在不言之中。

新普京集团 4

本文共2410字丨阅读全文需要2分钟

新普京集团 5

马寅初书法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仁者留其名。如果马寅初先生当年屈服了,他还有可能是我们心目中的马寅初吗?“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绝和气概成就
了他的伟大。马寅初先生以其傲人的风骨坚定地实
践了“求利当求国民利,求名当求身后名”的非凡抱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