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打回原形,改变了世界观看、感受艺术的方式

以上中文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想起来李宗陶笔下老先生一件趣事。

被人渴望,也是任何人一生中最接近感到永生的时刻。

我们不是过去的囚徒。我们期望什么,我们就可以对于过去做什么。我们不能做的,是改变它的后果。

一个人的死,让有关他的一切都确定下来了。当然,秘密也许会随着他死去。而且,一百年之后,某人翻翻故纸堆,也许能发现某个事实,让世人对他的生活有了完全不同的见解,而这是所有参加他葬礼的人所不知道的。死亡改变事实的性质,而不是程度。一个人死去了,人们不会因此了解他更多事实。但是人们已经知道的得以加深印象,并且确定下来。我们不能希望模糊的得以澄清,我们不能希望进一步的变化,我们不能希望更多。现在,我们就是主角,必须下定自己的决心。

“手术完刚出重症监护室,住进普通病房,有天医生护士轰起来,说不得了,一个不当心没看住,病人自己把胃管拔掉了。消化科大夫上前细查,说怪,病人打了十几天吊针,怎么嘴里有东西在嚼?快取出来,不要呛到气管里。夹出来一看,是两片香肠,团在一起。旁边小护士叫,刚才我放在这里的中饭,上面盖的香肠没有了!”

图片 1

看历史上传下来的画皇帝的画真难看,还不如画麻雀、画一棵草。

图片 2

单纯是褒义词,简单就是贬义词,丰富是褒义词,复杂是贬义词。单纯和丰富是不矛盾的,技巧可以很单纯,精神可以很单纯,但是内涵很丰富。

下面是他说过的最难忘的话,艺术君会加几句自己的感想,希望老先生原谅,也想听听大家怎么想。

可惜,老先生已经驾鹤西游。而幸运的是,老先生不用看着雾霾在这片土地上肆虐。然而他发出的这一句叹息,不知道何时才能实现:

老先生这句话,用来作为结尾再合适不过了。看到这里,我们能下定什么决心吗?

真诚善良的人,当然也包括艺术家,都应该有同情弱势群体的素质,这是最基本的。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真的东西、善的东西往往也是美的,但是真、善不能替代美,有的东西不善,但是它很美。

艺术君去过的马德里,就像一个娴雅恬淡的少女,比起来,巴塞罗那就是一个荷尔蒙爆棚的青年。

有得快活就快活,没得快活就拉倒,不亦快哉!

在故事里,我们读自己,读别人,读世界。

图片 3

艺术君的朋友圈里70%内容跟雾霾有关。我们看到雾霾,我们知道它们来自哪里,我们有办法吗?

光表面那点“好看”,就足足够忙一辈子。花点力气去体会好看以外的东西,笔力、性情、味道,等等。碑、帖、画册,药引子而已,问题是你自己的内心这锅药。主要的,应该是你自己的感受。那点“文化”,那点“传统”,就像一锅白煮肉里加的一些盐。“无厘头”在表述“超道理”,“超道理”就是比道理还要深的道理,比如说“情绪”。本来,我们应该是简单而快乐的吧。

他就是在巴黎去世的,这个老人,一生的挚爱还是巴黎。

刚刚读完已过世画家朱新建先生的《打回原形》,摘录了一些他有关艺术的态度。

阅读故事的时候,我们在其中栖息。书的外皮就像房顶和四面墙。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在故事的四面墙中发生。这之所以可能,是因为故事的声音把一切都变成了它的。

图片 4

看着窗外的雾霾笼罩而成的黑暗,我们的希望在哪里?

图片 5

在《观看之道》一书中,他对此观点有深入陈述。

盼望自由的心态,肯定也是艺术里边需要表达的一个相当重要的主题。

每个城市都有一个性别和年龄,这与人群分布无关。罗马是女性化的,敖德萨也是。伦敦是一个青少年,一个街头顽童,这从狄更斯时代开始就没有变过。巴黎,我相信,是一个二十郎当岁的男子,爱上了一个比他老的女人。

如果你想向艺术君提问有关艺术、翻译、或者高效工作相关工具的有关问题,请长按艺术君的“分答”二维码。

图片 6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男人观看女人。女人观看着被观看的自己。

老先生反复强调:真诚、朴素、生动。要想做到,只能放弃伪装,把自己打回原形。

Like this:

Like Loading…

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分答”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表达内心的深刻要有一定程度,才会是一种艺术品。

 

有些人的笔墨是在卖弄,让人感到他很有学问、很有功底,有的时候急于让大家承认,比较功利,这一点我觉得是很无聊的。

约翰·博格,这位同代人最具影响力的作家,改变了世界观看、感受艺术的方式。

艺术是修炼而成的,是靠生命参与活动来提高自身的境界,要不停地认识与体悟。比如学会怎么看画、怎么唱歌、怎么跳舞,在这种过程中净化心灵,提高艺术境界,最终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

※    ※    ※

审美的层次就是在比谁更真诚,而不是说谁的形式更花样。

如果你想向艺术君提问有关艺术、翻译、或者高效工作相关工具的有关问题,请长按艺术君的“分答”二维码。

跑一百米比跑一万米容易吗?画“小画”比画大画容易吗?

你爱的城市,你觉得它是什么年纪的?

我们被一朵花、一个女人、一片山水感动了,就画那点“感动”,足矣。像不像,管他呢。不是什么都要画得出的,有些东西是画不出的,或者不要画出的,找那些能画得出的来画,古人说这件事叫“入画”。宋人不知道“解剖”、“透视”,却画出了比“写实”还要写实的形。“解剖”、“透视”不重要,心重要。工具、材料的制约,往往就是它的价值所在。比如银幕,可以“弥补”一些舞台的“缺点”,却往往失掉更多舞台原有的神韵。“笔墨”不是笔和墨,是笔和墨传递出的心性。找一找她的表情,不是只在她的脸上,也在她的动作、姿态上,更重要的是在她的……不,在你的心里。一朵花,一个女人,一片山水,用眼睛去读,用铅笔去读,用毛笔去读,用心去读……用性命。

图片 7

图片 8

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分答”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照相术之所以成为奇怪的发明,并且产生不可预见的后果,是因为它主要的原材料是光和时间。

我们这个世纪的贫穷与其他任何世纪都不同。过去的贫穷,是自然匮乏的结果,现在不是了,而是富人加诸于世界其他人的一系列规则。其结果是,现代的穷人没人同情,而是被当做垃圾一样丢诸脑后。二十世纪的消费经济在历史上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文化:人们对乞丐毫无感觉。

你画一个裸女,因为你喜欢看着她,在她手里放一个镜子,你就把这幅画叫《虚荣》,并因此谴责这个女人,而她的赤裸是你为了愉悦自己画出来的。

希望不是某种保证,而是一种能量,很多时候,这种能量在最黑暗的时候最强大。

要有神韵,要有气息,要有笔墨。

我们看到的,我们知道的,这二者之间的关系永远无法协调。每个傍晚,我们看着日落。我们知道,地球是在掉头离开它。但是知识、解释,永远无法跟眼中的景物完全匹配。

※    ※    ※

一个真正的生命感受的东西,应该都是相对丰富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