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海平在南京一座小岛上创办中国首家精神病人艺术中心,南京原形艺术中心

图片 1

他将精神病人与艺术联系在一起,不仅仅完成了研究与收集,更看到了真人,看到了真相。画家郭海平说:他们是我的上帝,我见到了真正的自由、自然与生命的意志。

图片 2

图片 3

2010年11月18日下午,在南京江心洲,中国有了第一个精神病艺术基地:南京原形艺术中心。本刊对中心创建人、艺术家郭海平进行了采访。

我们过去都习惯说艺术家和精神病人只有一步之遥,都是属于同类,我特别想了解就是精神病人和艺术家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少。

郭海平近照

郭海平

 

正是基于这种执著的探究,郭海平完成了在南京祖堂山精神病院3个月的实践和探索。3个月的精神病院生活,郭海平通过精神病人的不同作品,感受到了他们心灵深处的东西,这些病人们不会伪装,往往通过画笔表现的都是脑海中浮现的东西,看到什么画什么,想到什么画什么。画画可以让这些病患表达出内心的感受。

2009年2月15日,《精神病院的艺术梦旅人》,《城市画报》报道郭海平和他创办的南京祖堂山精神病院艺术病房。

著名心理学家荣格曾说:人人都疯狂,不疯是另一种形式的疯狂。

“垃圾桶”里救回来的作品

给非理性一个平等的机会

2008年底,郭海平对《城市画报》记者说:精神病人艺术最大的价值在于它表现出了人真实的精神原形。3年过去了,艺术病房计划失败,11位曾令他惊呼的病人,一个去世,一个出院,剩下的9个在医院继续接受治疗,在长期药物的作用下,体力和激情大大减退。2010年11月,郭海平在南京一座小岛上创办中国首家精神病人艺术中心,南京原形艺术中心。和过去一样,他仍然觉得在中国,推动精神病人艺术,每前进一步都十分艰难;而在另一个场域里,黑色疾病与他擦身而过,郭海平说自己正离心灵真相越来越近。

也许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疯狂是个司空见惯的标签,但为了解精神病人的内心世界在精神病院住了三个月,郭海平似乎疯的就有点过头了,如果没有他的疯狂,我们也许永远也看不到这些来自天上的作品

 

2010年11月8日,郭海平创办了中国第一个精神病人艺术研究基地南京原形艺术中心,曾经的梦想变成了现实。当郭海平在南京市建邺区民政局拿到了对南京原形艺术中心成立的批文时,他给所有关心此事的朋友发短信:批文拿到了。其中一个朋友回信说:再不成,大家都成精神病了。而此时的郭海平却如此平静,抬头想想自己的经历,说了声:这就是命运。

48岁的郭海平终于实现了3年前的心愿。这两个月,他频繁地穿越长江,去往南京的江心洲岛,那里种植着他用了5年才艰难栽下的种子。这个去年成立在孤岛上的原形艺术中心,是郭海平的新根据地。

是他们疯了,还是我们疯了?

记者:能说说“原形”艺术中心成立的始末么?

南京原形艺术中心是我国第一家以挖掘、收藏、研究和推广精神病人艺术为主的非营利性专业机构。精神病人艺术的研究,在西方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而在中国才刚刚起步。用郭海平的话说,这个机构的成立标志着一个被长期忽略和遮蔽的精神原形开始进入中国公众的视野,它们将给我们这个社会带来重要的启示。建这个艺术中心最大的意义,就是第一次在中国打开本土研究的大门。希望艺术界、医学界都能正视它,不带偏见地看待非理性的姿态。给非理性、疯癫一个平台、一个平等的机会。

3年前,在他的艰辛推动下,南京祖堂山精神病院成立了全国第一家艺术病房。那时的郭海平半疯半魔,他谈论着世俗力量对精神病人的否定,那时的计划是成立一家民营的精神艺术疗养院。很快,精神病院里的艺术病房关闭了,一块石头惊起的涟漪很快平静,郭海平的11个精神病朋友依然沉陷在没有希望的病房中。

作为一个先锋艺术家,郭海平形容自己是不疯魔不成活。而他周围的许多艺术家也跟他一样,晨昏颠倒,昼伏夜出,想入非非,对商业世界和社会交际表现出各种情状的不适应。在普通老百姓的眼里,我们这些搞艺术的,脑子都有点问题。我们过去都习惯说艺术家和精神病人只有一步之遥,都是属于同类,我特别想了解就是精神病人和艺术家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少。

 

而郭海平更大的期待是,借由对精神病人艺术的探究,我们对待精神病人的态度和观念也许会发生一些改变,如宽容、理解和尊重他们,并肯定非理性的存在价值和意义。

那之后的2年,郭海平和其他几位艺术家起用一辆面包车改装成了流动药房,他们沿途经过了江苏、安徽、山东、天津、河北等多个地区向民间征集防治精神疾病的方案,最终将收集到全部方案展现在北京798艺术双年展上,与此同时他获悉有人愿与他在北京成立民营精神病人艺术疗养院的消息。

为了揭示精神和艺术之间的关系,郭海平做了许多尝试,这其中就包括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从事多年的心理咨询工作。精神疾病与艺术创作之间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一直吸引着我,在疯狂和天才之间的确存在着某种神秘的联系,疯子与天才只有一线之隔,像凡高、蒙克、贝多芬、莫扎特、康德、尼采、伍尔夫在我的经验中似乎只有那些极富智慧、对事物极为敏感的人,只有那些不甘平庸、喜欢在自己精神世界里沉醉和畅游的人,才最容易与现实发生冲突,并在心理上留下障碍,久而久之,他们的心理上便形成了某种错乱的病态表现。

郭海平:我从很早就开始对艺术,精神与社会的关系有很大兴趣,但只是有个隐约的探究动机,直到2006年10月,我正式入住南京祖堂山精神病院,我才将此动机付诸实践。一开始我的想法就是“收集精神病人的艺术作品,研究他们的创作与精神世界”;三个月下来,我何止是完成了“研究与收集”,我看到了真人,看到了真相,并开始仰视疯子,他们是我的上帝,我见到了真正的自由、自然与生命的意志。

2010年11月18日,郭海平的南京原形艺术中心举办了首次展览,其展览名称命名为异想天开,常人看到这个名称可能会觉得是脱离现实的、虚无的,或者只是一种幻想。

郭海平:中国精神病人艺术创作生态亟待改善

于是郭海平在2006年完成了在南京祖堂山精神病院三个月的实践和探索,期间他让精神病人画他们自己想画的东西,收集他们的作品并记录整个过程,这被他称为一个实验项目。他们的作品完全颠覆了我之前对精神病人的看法,我觉得非常有必要把我的这个认识传递给大家,也让公众多一个视角去认识他们,这不仅有助于他们重返社会,也有助于我们对自己的内心进行一个重新的认识。

 

郭海平对异想天开这个展览名称有着自己的解释,他说:只有异想才能打开天空和自然。异想天开是中国的一个成语,通常情况下,这个成语又总是会与脱离现实、痴心妄想等联系在一起,以至于一提到异想天开,大家都不会有什么好感,这是因为中国文化教育历来都教导国民要务实和脚踏实地。但好就好在艺术可以例外,而且还常常鼓励人们去幻想和超越现实,从而达到人们从现实重压中解脱出来的目的。所以,当我们将LSquo;异想天开、痴心妄想、胡思乱想与艺术联系在一起时,我们反而会觉得异想天开是一种难得的体验。也许正如郑板桥所说的难得糊涂以及梵高所说的我越是神智分裂,越是虚弱,越是能进入一种艺术的境界。

杜布菲、郭海平挖掘艺术疯子:因为病了,所以无畏

在这些精神病人的作品中,郭海平感受到了他们心灵深处的东西,不仅仅完成了研究与收集,更让他看到了艺术的真相、人的真相和社会的真相。用艺术来表达自己精神世界的方式方法是人的天性。比如说儿童喜欢画画,你给他纸和笔就可以了,不需要任何引导。我们的社会化教育后来扼杀了这种天性,实际上扼杀天性的方式方法才是一种专业,人一旦丧失了这种天性,便和自然和自己的心灵失去了联系,这时人便会失魂落魄,孤独、寂寞、空虚和堕落。其实,艺术是人生存发展不能缺乏的重要手段,但失去了与自然和心灵天然联系之后,这时的艺术其实都是些徒有艺术形式虚名的伪艺术。

于是我有个想法渐渐清晰:做一个民间原生艺术中心,让精神病人有创作的空间,带领我们走出今天的精神困境,同时也让他们靠创作养活自己,让人们从鄙视和恐惧他们,变为理解和尊敬他们。

也有很多质疑的声音。有人说现在这个社会,凡事都讲究回报,人都是趋利避害的,没有好处你为什么干这个?

郭海平:像信仰一样正视疾病

原生艺术是一面镜子

 

郭海平说:我的目标就是要让病人的真实现象、他们的作品被大多数人所接受,你把我的做法定义为宣传也好、炒作也好,我认为只要能实现这个目标,怎么说都不重要,都无所谓。关键看结果,是不是?

郭海平:让艺术为我们招魂

梵高说我越是神智分裂,越是虚弱,越是能进入一种艺术的境界。

我的合作者曾丽华无偿资助原形艺术中心的基本开支,2010年7月21日,我们拿到了南京市民政局的批文,这个批文也算是原形艺术中心的“准生证”。这是最光明的一天,当时拿到批准坐在车上,我忽然觉得天空特别开阔。

也有人问他,如果有人愿意出高价收购精神病人的作品,他怎么办?郭海平答道:那些作品我一幅没动。作品的版权属于作者的,他没有权利出售。

专访南京原形艺术中心创建人郭海平:直面精神的原形

在郭海平看来,疯并不是病,而是人精神的一种自然状态。或许只有疯子才能抛去社会给我们的枷锁,让自己心灵获得自由和解放。很多病人发病的时候,他的状态非常幸福和开心,而且这种幸福是一尘不染,没有任何世俗的干扰的。而社会现实是不能接受人的疯狂幸福的,即使你对他人没有任何妨碍。所以现实中有那么多人都在无止尽地压抑自己,就是为了得到社会承认,这个代价对于今天中国人来说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看到那些光鲜的外表不觉得幸福,反而会觉得悲哀,因为人的生活品质高低关键是看他的内心,而不是外表。

 

郭海平:让艺术为我们招魂

郭海平:我们都是天子

2010年,郭海平带着自己的梦想,艰难中创办了中国第一个精神病人艺术研究基地南京原形艺术中心,也将精神病人的原生艺术再一次展现在公众面前。南京原形艺术中心是我国第一家以挖掘、收藏、研究和推广精神病人艺术为主的非营利性专业机构。精神病人艺术的研究,在西方已经有百年的历史,而在中国才刚刚起步。用郭海平的话说,这个机构的成立标志着一个被长期忽略和遮蔽的精神原形开始进入中国公众的视野,它们将给我们这个社会带来重要的启示。建这个艺术中心最大的意义,就是第一次在中国打开本土研究的大门。希望社会各界都能正视它,不带偏见地看待非理性的姿态。给非理性、疯癫一个平台、一个平等的机会,这与每一个人都有非常直接的关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