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开始学习演奏小提琴,练习曲选自m.3522g1.com《中国二胡考级曲集》上海音乐出版社

《江河水》的悲剧美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6.29

二胡曲《江河水》是闵惠芬二胡演奏艺术的代表作品,自1975年在电影《百花争艳》中演奏至今,闵惠芬已无数次演绎此曲。纵观其三十多年来不同时期演奏的《江河水》,不禁让观者油然而生万千感慨,在唏嘘人生坎坷,岁月荏苒的同时,演奏家身上似乎又流淌出一股一以贯之的用意坚决的精神震撼着你。这种坚决的情感体现为明确的艺术符号,使得乐器的发声情感强烈且鲜明,正如艺术符号论美学所论及:“一个发声情感强烈鲜明的人,天生是个演奏家”,闵惠芬凭借其强烈鲜明的个性天赋和独特的人生体验将《江河水》推向了艺术的至高审美——悲剧性震撼。
一、《江河水》艺术情感的理解
源自东北民间乐曲的《江河水》过去是用管子演奏的,1965年拍摄的艺术电影《东方红》中,它曾作为第一场“苦难岁月”的配乐。
可见该曲作为管子演奏时,其艺术情感便带有强烈的时代特征。二胡曲《江河水》的改编者黄海怀曾说:“东北民间乐曲《江河水》本是一首轻快的吹奏乐,改编成管子独奏时改变了情绪,成为一首诉说民间疾苦的悲悯曲调。我在订弓指法时,脑子里想到了孟姜女那样的古代妇女。”
从二胡曲《江河水》的渊源可以得知它在艺术情感方面的几个特征: 时代特征
黄海怀最初假想的主人公是像孟姜女那样的古代妇女,叙述的是在封建社会时代普通民众所受的压迫,并由此而生的反抗。闵惠芬为了理解这首作品曾做了相应的艺术参考:“我站在江轮船头,进入长江三峡…看着巨岩上深凹的纤痕,我仿佛感受到了纤夫拉着长长的纤绳一步一跌、挣扎向前的律动。我的心灵受到了深深的震撼,看不尽人间辛酸、诉不完天下不平……我又参观了大型泥塑《收租院》,一个母亲背着个快要饿死的婴儿,手上拉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这个妇女两只眼睛充满着绝望,这种欲哭无泪、哀告无门的绝望艺术启示了我对《江河水》第二段的理解:泪流干了,生活走到尽头了……”三峡纤夫、收租院里被盘剥的农民和孟姜女,以及孟姜女被抓去筑长城的夫君等等同属遭受封建压迫的苦难人物,闵惠芬通过对特定时代下的特定人群的分析得出情感把握基本依据,她在演奏中矢志不渝地忠实于这一时代特征。在这一点上可以说,闵惠芬的演奏是最能体现《江河水》本质精神的,这和其他一些借《江河水》的某某特征以阐释个人见解的演奏是有根本区别的,前者视作品情感为本体,后者视自我情感为本体,作品则是素材是载体。
“哭”与“咆哮”
“哭”与“咆哮”是《江河水》的重要形式。闵惠芬认为该曲是“欲哭无泪,哀告无门的绝望……只有咆哮……冲天汹涌的咆哮”!其实由哭到咆哮是典型的悲剧结构中引向高潮的阶段,如同孟姜女哭倒长城到最后投海自尽引起惊涛骇浪;如同窦娥哭诉冤屈直叫六月飘雪等等。
强调“生命的尊严”
生命的尊严是什么?根本上就是要活下去的坚定信念和积极追求。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生命意识麻木的年代里,《江河水》的艺术情感直指人性之弊,强调的是“生命的尊严”。青年时代的闵惠芬曾在电影《百花争艳》中,以执着之弓,毫不犹疑地表现出这一情感特质,如今看来尤其令人肃然起敬。多年后,闵惠芬曾评价自己当年的演奏太过生硬。在笔者看来,艺术家的自谦恰是艺术人格和修养渐入内省、日趋成熟的标志,成熟的艺术家对艺术情感分寸的把握上有了更为独到的见解。而这同样无妨我们透过历史的晨雾,以千万种个性的思考去参悟经典,因为,那才是《江河水》——在二胡音乐史观中最本真情怀的《江河水》。二、生命意识与《江河水》的悲剧性主题挖掘鲁迅说:人只有珍爱自我,有强烈的生命意识,才能形成独立的人格。
在闵惠芬的身上正有着强烈的生命意识,或者可以说这种意识特别地存在于她的天性之中。从她亲笔写下的众多文字资料中可以考证她对生命的关注、对人生价值的思考:在《永恒的朝圣》一文中,她立志“以此告慰刘天华先生,在您打出的新路上我辈继续在打,而且要世世代代打”;在《风雨同舟筑长城》中,她追忆了《长城随想》创作前后,上海民族乐团、刘文金、瞿春泉以及她本人所经历的艰辛坎坷,对于能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风雨同舟,终于创造出当代民族的恢弘画卷”感慨万千。而在罹患恶疾期间闵惠芬更是从未放弃过对生命的执着:在《蓝色的雾》一文中她以梦幻的文笔记录了内心的真实,在生死之间,在肉体与灵魂之间摒弃了犹豫与徘徊——“啊,天国在召唤,但我的心永在人间,拨开乌云,迎接明天,阳光灿烂照心田。”强烈的生命意识使她得以奇迹般地摆脱病魔的纠缠,更使她获得了常人难以领会的独特生命体验,成就其艺术生命的传奇。
强烈的生命意识也促成了她独立的思考判断和用意坚决的演奏风格,而独立人格的形成则使她的演奏艺术充满了生命力。
应该说,闵惠芬能够对《江河水》情感主题有深入理解离不开她强烈的生命意识和独特的生命体验。这其中所经历的种种无不充斥悲剧元素:命运的不确定、生命的不可抗逆的短暂、人生的无常等等。可是面对这些,闵惠芬表现出的却是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多年来她乐此不疲到边远地区或下基层为普通民众演出;她酷爱美食,胃口大好;她笑口常开,热衷于主持音乐会的“副业”。这些是她独立人格的集中展现,同时也透露出她对人生悲剧的审美观。美国剧作家阿瑟•米勒曾说:“悲剧中蕴藏着比喜剧更丰富的乐观主义,而悲剧的最后效果应该是加强观众对于人类的最光明美好的信念。…。悲剧的结尾隐含胜利的可能性。”这一理论在闵惠芬的艺术实践中有同样的精神作用,她觉得演奏《江河水》光表现凄凉还不够,还必须拉出劳动人民同厄运抗争的精神,继而推向拨云见日的境界。她的演奏更深刻地挖掘了《江河水》的悲剧性主题。三、《江河水》演奏的技带特征
通过充分的人文精神上的积累,闵惠芬演奏的《江河水》在技术上也做了相应处理,以适应悲剧性主题的展现。
节奏、呼吸
呼吸控制对节奏有举足轻重的影响。闵惠芬演奏技术的重要特点是运弓时大臂先行,而这个动作特点,使演奏者能在演奏时以大臂之力带动腰力,同时开阔胸腔,使丹田之气无阻地上升,呼吸获得更大自由。而且,从舞台形象美感来看,大臂先行的运弓动作带有大气的舞蹈性,造型感强,令作品显得悲壮而非悲惨,生发凛然大义而非局限于一己之小裒小怨。
对引子的处理
在深呼吸后,全曲的第一弓是震撼性的,弓毛紧压琴弦在弓根处起音,伴随左手一指打音,闵老师常形容“好像扔下一块重物”。紧接着运用强烈压揉和完全不揉相结合;急促带愣角的上滑音、回滑音和粘住琴弦、直揪人心的下滑音相结合;休止符前气断声绝的“盖音”,整个引子毫不拖沓,把观众带入了江河水的悲剧情景中。
对叙述的处理
乐曲的第一部分是一遍完整的主题,曲调迂回起伏。闵老师在流畅且稳重的演奏中,牢牢控制内心节奏,即使是带顿音的弱奏依然运用含有内力的紧密压揉,使演奏始终处于一种乌云密布的压抑气氛中。第二部分的感情叙述转为一幅泪已流干,心如死灰的画面,闵老师的运弓短而轻,下滑音慢粘产生凄惨感,但是发音仍清晰有力,速度没有任何拖沓的痕迹。
对高潮的处理
乐曲的高潮之前往往是很难处理的低潮,而闵老师把握有度,将压抑和爆发乐句的对比拉大很有特点。“欲扬先抑”第37小节的长音“5——”闵老师的运弓从弓尖出发,紧粘琴弦,走得极慢,甚至有一刹那运弓像凝固住了一样(观众的心也随之被揪着),最后猛然加速奏出强音“5—-”,紧接着的是把乐曲推向高潮至关重要的一小节,闵老师运用推弓并带强顿音的起音“3”让这句过渡毫无半点拖泥带水,犹豫不决,之后的颤音“6—”是全曲的高潮音,闵老师总是强调这里必须运用整个腰部的支撑力量,凝聚演奏者最大限度的激情,才能有山洪爆发,天崩地裂之感。
闵惠芬的《江河水》以尊重历史的态度得其尊严;以收放自如的弓指法处理得其韵味;以强烈的生命意识破除时空隔阂构筑普遍的人文价值;以独立人格的魅力推助作品焕发出至高无上的悲剧美。观摩、聆听闵惠芬大师的《江河水》能让现在学习民族音乐的年轻学子们感受到真正的民族音乐的精神。—-来自华音网

问:求闵惠芬大师《阳关三叠》二胡谱及弓指法?

画家刘全忠从家里拿来一盘DVD光盘,光盘里全是小提琴大师盛中国的小提琴独奏曲。我把它放在单放机里,从A面听到B面。

从《病中吟》《空山鸟语》《听松》《二泉映月》等传统作品,到民间戏曲音乐移植到二胡上的独奏曲《逍遥津》《卧龙吊孝》《草蜢斗鸡公》《寒鸦戏水》《宝玉哭灵》,到现代作品《春诗》《灿烂的五月》《赛马》《喜送公粮》《江河水》《红旗渠水绕太行》《新婚别》《长城随想》《川江》,从传统到各地域音乐(越剧、潮剧、粤剧、京剧及江南丝竹)及风格小品,再到大型叙事曲、协奏曲,中国音协顾问、上海市音协副主席、著名二胡演奏家闵惠芬几十年所演奏的二胡曲目,让我们看到的是她不同于二胡演奏的单纯炫技,也不同于单纯的厚古薄今的传统,而是民间与现代作品的高度融会和展示。
闵惠芬在实践中走出了中国二胡演奏艺术发展之路。她的“二胡演奏声腔化”理念是对传统二胡演奏法所做的一次本体上的大突破,是一种类似于“革命性”的创造,这在二胡界刮起日趋表象化的浮夸演奏风的背景下,找到了一条“人格化”、“性格化”的路径,使艺术更具“深刻性”。在中国近现代80多年二胡演奏艺术的历史中,闵惠芬二胡演奏艺术经历了这段历史的一大半,她是传统、民间与现代的实践者。
闵惠芬广泛涉猎民间戏曲音乐,如江南丝竹、潮州音乐、京剧、越剧、词曲音乐等等,从中吸取精华,不断探索二胡演奏技法并丰富二胡的表现力。她的演奏激情洋溢,对于乐曲内涵的处理细腻传神。1973年所演奏的东北民间乐曲《江河水》,成为其代表作。此外,闵惠芬还从事二胡独奏曲的创作和改编,如根据歌剧音乐编曲的《洪湖人民的心愿》、根据古曲改编的《阳关三叠》、根据越剧音乐编曲的《宝玉哭灵》等都在业界产生了一定影响,并入选高等音乐学院教材。
闵惠芬对自己的事业拥有强烈历史使命感。在面对病魔时,她又一次创造了生命的奇迹。她知道,她的生命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有使命在身的二胡演奏事业。为了普及二胡演奏,闵惠芬以“我们不干谁来干”的精神在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央音乐学院举办了7场音乐会。她常说:“刘天华先生讲的音乐要顾及一般民众,要以期与世界音乐并驾齐驱,要从东西方的调和与合作中打出一条新路来,仍是我们要努力的方向。”

《江河水》是主要流传于辽宁南部的一首民间乐曲。它原是一个声乐曲牌,是用来唱的,早在元、明时期的南北曲中就已出现,在昆曲和京剧中也演唱过。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被整理改编成双管独奏曲,六十年代被黄海怀移植为二胡独奏曲,广为流传。《江河水》具有浓郁的东北地方音乐特色。《江河水》是一首令人心碎,也让人心醉的乐曲。它从另一个侧面演绎着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新婚刚过,丈夫就被抓去做劳役,一去几年不归。可怜的女子决定去千里寻夫,可在路上遇到回来的人,得知丈夫早已死去,她悲痛欲绝,来到数里相送,与丈夫分别的河边失声痛哭知道故事的人相对少些,但并不影响对音乐所表达情感的领会和感受。《江河水》乐曲的结尾,不是女主人公哭过之后精神得到片刻的解脱,是哭累了,是泪水哭干了。乐曲结束了,故事无法完结,给人们留下的是对她以后生活的担忧。
黄海怀,1955年考入湖北艺术学院(武汉音乐学院的前身)学习胡琴专业。黄海怀的二胡演奏细腻柔润,韵味独特,尤其是他的运弓,犹如太极长拳,秀美内在,绵绵不断。黄海怀的艺术创造力,更直接表现在他的代表作《赛马》和《江河水》上。
1962年,黄海怀将东北民歌《江河水》改编为二胡独奏曲,取得成功。在1965年拍摄的电影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以一盲公出卖孙女的悲惨场面,配以二胡独奏曲《江河水》的悲愤旋律,深刻地表现了旧社会中国人民的苦难生活。
1963年5月的第四届上海之春首届中国二胡独奏大赛。大赛中,黄海怀演奏的《赛马》和吴素华演奏的《江河水》,引起了轰动。师生不仅同时获奖,还录制了密纹唱片,发行中国。

m.3522g1.com 1

A面第一首曲子就是何占豪和陈刚谱写的《梁祝》,下面是《红太阳的光辉把炉台照亮》,接着是《海滨诗音》《苗岭的早晨》和《夏夜》。

责任编辑:紫一

现代二胡演奏皇后闵惠芬,1945年12月23日生于江苏宜兴。父亲闵季骞是著名二胡演奏家刘天华的再传弟子。她自幼酷爱音乐。8岁开始跟其父学习二胡,11岁进入南京市鼓楼区少年之家红领巾艺术团,后考入上海音乐学院,师从于二胡教育家王乙和陆修棠。17岁在第四届“上海之春”举行的全国二胡比赛中,荣获一等奖。她对艺术精益求精,勤学苦练,基本功全面扎实。她更注重对乐曲内涵的深入开掘,并加以细致入微地表现,琴声富有艺术魅力,演奏充满激情。为发展二胡艺术,她还亲自动手创作,谱写了《洪湖人民的心愿》、《阳关三叠》、《出征》、《樱花》、《卧龙吊孝》等多首二胡曲。曾随中国艺术团到十几个国家和地区访问演出,在国际乐坛上享有声誉。
被评价为“世界最著名的弦乐演奏家之一”、“连休止符也充满音乐”。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曾被她演奏的《江河水》所感动,眼泪哗哗的流,谁劝都不行。称赞她“奏出了人间悲切”。第一个提着二胡走进金色大厅,让全世界认识二胡。认识中国民乐。二胡考级曲目单一级:六级:1、音阶第二条、练习曲第一首1、音阶第一条、练习曲第六首2、田园春色
2、摘棉3、玛依拉3、月夜4、凤阳花鼓4、火车开进彝家寨二级:七级:1、音阶第三条、练习曲第一首1、音阶第一条、练习曲第二首2、马兰花开2、金珠玛米赞3、森吉德玛3、阳关三叠4、送别4、红水河畔忆亲人三级:八级:1、音阶第一条、练习曲第一首1、音阶第一条、练习曲第三首2、良宵2、山东小曲3、黄水谣3、江南春色4、内蒙民间乐曲4、听松四级:九级:1、音阶第一条、练习曲第一首1、音阶第二条、练习曲第一首2、喜唱丰收2、蓝花花叙事曲3、田间3、独弦操4、丰收序歌4、一支花五级:十级:1、音阶第一条、练习曲第四首1、音阶第一条、练习曲第五首2、阿美族舞曲2、三门峡畅想曲3、烛影摇红3、长城畅想(第四乐章)4、春韵4、洪湖主题随想曲注:练习曲选自《中国二胡考级曲集》上海音乐出版社
2010年扬琴考级曲目单一级:六级:1、音阶第一条、练习曲第一首1、音阶第二条、练习曲第一首2、
挤奶员舞曲2、映山红3、 1975年,闵惠芬接到一个特殊任务:为毛泽东主席录制一批京剧唱腔。用二胡来演奏京剧唱腔,既要展开京剧演唱的韵味,又要保持二胡自身的特点,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为了掌握京剧声腔的特性,闵惠芬奔波于京、沪两地,到处求教京剧名家,不但自己学唱,还仔细揣摩不同流派的区别,从中吸取营养为我所用。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是一个京剧演员呢。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用二胡录制的《逍遥津》、《斩黄袍》、《卧龙吊孝》、《连营寨》、《哭灵牌》等名曲一大批京剧唱腔深得毛主席喜爱,为传统的祖国艺术园地增添了一朵瑰丽的小花。二胡演奏京剧唱腔的成功大大拓展了闵惠芬的艺术视野,并由此对试用戏曲唱腔来拓宽二胡演奏的空间产生了浓厚兴趣。这些年来,她除首演了《江河水》、《长城随想》、《新婚别》、《夜深沉》等大量二胡乐曲外,一直没有放弃对“器乐演奏声腔化”的探索。自1979年起,她先后在美国、加拿大、法国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1981年,艺术正处于盛年的闵惠芬,不幸身患癌症,五年间曾做过六次大手术和十五次化疗,但她顽强乐观,为早日重返舞台而拼搏。1987年9月,她重返舞台,应邀参加首届“中国艺术节”,与中央民族乐团合作演出《长城随想》;1988年1月,应邀参加“龙乐音乐周”,与上海民族乐团合作首演《洪湖主题随想》协奏曲。随后她又在上海、新加坡作了成功的演出。花甲之年的闵惠芬除了创作演出外,还将许多精力放在了民乐的普及和新人的培养上。几乎每年她都要举行二十多场民乐普及音乐会。2006年7月,闵惠芬带着她的力作《天弦》出席广州高级音响展。2014年5月12日上午在上海仁济医院病逝,享年69岁。以上就是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希望对你有帮助。

我喜欢小提琴,是上个世纪70年代的事。真正开始学习演奏小提琴,是和一位二把刀老师学习的。他没有教我爬,就教我跑了。我和他学习演奏的第一首曲子就是盛中国演奏的《红太阳的光辉把炉台照亮》。之后我又练习学了音乐小品《夏夜》。

我的小提琴演奏水平,用我父亲当年说过的一句话可以准确的概括:“拉屎嚼甜秆的味道。”老师说我不是拉小提琴的材料。从此,我就不学小提琴了,开始学习写诗歌。

虽然放下了小提琴,但我对小提琴总有一种藕断丝连的感觉。尤其是对西方古典音乐和中国民乐的痴迷,不但没减,反而增加了。西方音乐史话的阅读,使我对西方音乐的鉴赏和音乐理论的掌握有了明显的提升。

听中国小提琴大师的演奏的曲子,我也能听出个四五六,说出个六七八。

俞丽拿演奏的《梁祝》缠缠绵绵;

李传韵演奏的《梁祝》凄凉哀婉;

吕思清演奏的《梁祝》更接近爱情的本质;

盛中国演奏的《梁祝》逼真了传说和神韵。

我第一次听盛中国的演奏的《梁祝》之后,我感觉听盛中国演奏的小提琴曲子,好像他的音乐是立体的。他的音质,好像有一根金属棍立着。

听吕思清演奏的《思乡曲》,我感觉马思聪谱写《思乡曲》真有一股叫人听了站不起来的感觉。心里好像有很多的苦水要诉说,但就是诉说不完。

听李传韵演奏这首曲子,就是哭得死去活来,也不会倒下。这也许就是小提琴家的演奏风格和音乐的魅力。

画家刘全忠从骨子里就喜欢音乐,《梁祝》《江河水》《二泉映月》,每个曲子他都能准确的哼哼下来。但他对音乐的内涵及如何鉴赏音乐还不够专业。

有一天,我们聆听完《梁祝》之后,谈了很多关于音乐的话题。我把《梁祝》的两个作曲家何占豪和陈刚创作的经过以及上海女小提琴演奏家俞丽拿第一次演奏《梁祝》的传奇轶事讲给了他听,使他对《梁祝》有了更深的理解和认识。

重温《梁祝》,我的眼前好像有两只蝴蝶在飞。于是,我拿起笔,一口气写下了一百多行的长诗,题目叫《听梁祝我的眼前有两只蝴蝶在飞》。画家刘全忠看了几遍,然后激情亢奋地朗诵起来:

比生命更容易摧残,

稚嫩的爱情,

提前脱落了花瓣,

枯黄了岁月的笑脸。

生命的回归,

飞入花的蕊房,

一朵花凋谢了,

疼痛了一个少年和一个春天!

《梁祝》下面的曲子,就是音乐小品《夏夜》,听《夏夜》我的大脑里出现了许多恬静妩媚的画面。

《夏夜》的前奏,首先是悠悠长笛吹散天边一层薄薄的白云,盛中国操琴的手指,似乎捧出明晃晃的月亮一轮.一缕月光穿过眉眼般的柳叶,光的手指,弹响银质的琴弦。弯弯的小河边,站着一排亭亭玉立的绿柳,有一双如酥的小手,轻轻牵着柳树的小辫。

曲中的画面,出现一位用柳叶巧遮娇羞的姑娘。一对恋人,在柳树下谈论着盛夏的炎热和爱情的温暖。

皎洁的月光像流水一样在琴弦上淌过,一对恋人的心情在演奏家的弓上跳跃和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