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傅抱石人物画、诗意画全盛时期的杰出代表作,新普京集团:以屈原《九歌》中云中君与大司命两位神话人物为题的创作

新普京集团 1

傅抱石全家在重庆金刚坡下山斋合影

傅益瑶《端午颂》

上世纪30年代傅抱石自日本学成回国后,供职南京中央大学,其作品日渐为人们所熟悉、重视、收藏和鉴赏。1936年在南昌举办书画个展,展品116件全部售出。抗战时,傅抱石被迫入川,在重庆度过了难忘的8年岁月,他的作品曾在重庆参加了第二届、第三届全国美术展览会,上世纪40年代初期又先后举办了壬午画展、郭沫若书法、傅抱石国画联展等几次比较重要的画展,这使他名声大震,开始发生全国性的影响,知名度也进一步扩大,因而作品向社会流散的速度也加快。

傅抱石早年在日留学期间虽专攻美术史,但并未放弃绘画创作。《琵琶行》这一主题亦出现在日本近代绘画中。傅抱石留学日本时,相信有机会看到二十世纪初日本风行的历史画作品,其中以横山大观、桥本関雪等人的作品最为典型。后者在1910年曾创作《琵琶行》六折屏风一对(图4)。傅氏当时作为学生,或许会记下此一题材作品,在日后创作构思时成为题材的选择。但二者在具体画面的营造以及技法的使用上却截然不同。与日本画大肆强化色彩、光影的表现而使绘画装饰性十足不同,傅抱石坚守中国画的线条传统,力求刻画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再辅以淡雅色彩,人物形象古朴端庄,女性面容丰腴美丽,画面格调高雅。再加之傅抱石在美术史研究中通过历代的图像材料深入了解古人衣饰,将之应用在人物画创作中,所创作出的人物大多晋唐衣冠,极富高古气息。傅抱石自己也指出,根据中国画的传统论,我是往往喜欢山水云物用元以下的技法,而人物宫观道具,则在南宋以上。

 

将诗词的意境移入画面,是自宋代以来山水画家所喜为的创作路线。傅抱石认为,使名诗形象化,是非常有兴味的工作。因此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特别是居住在重庆金刚坡期间,傅氏创作了大量诗意画。解放以后,为了适应新的政治形势,傅抱石开始尝试把领袖毛泽东的诗词内容移入画面,有意识地将毛泽东诗意纳入创作主题。毛泽东诗词豪迈开阔的意境,积极昂扬的情绪,也使得傅抱石画风有了明显转变,从解放前的清冷超逸、潇洒出尘的出世情绪转变为表现生活实景、关心现实社会的入世情结。

据悉,东京奥运会执行委员会日前公布了奥运文化支援工程名单,傅益瑶的日本祭主题画展入选。将在日本举行的“傅益瑶日本祭绘画作品大展”共展出傅益瑶20多年来创作的日本节庆主题绘画近百幅,其中也包括表达中国传统节日的作品《端午颂》,借鉴了乐府体诗歌的叙事手法,表现了从屈原发端,到丢粽子、划龙舟、涂雄黄等端午场景,全景式呈现了端午节庆丰富的内容。

以后也陆续有傅抱石的作品通过不同的渠道流散日本,其中通过荣宝斋等专门经营机构向日本来华友人售出的作品亦不在少数。日本不少收藏的傅抱石作品即是通过这一方式流散出去的,直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一流通形式都一直没有中断。在日本收藏傅抱石绘画作品的主要收藏家有:姜和龟氏、泽田东作、李海天、穗积右一氏、尾崎建治、庄禹灵等,这些收藏家都是日本傅抱石绘画的爱好者和收藏者。

《琵琶行》创作于1945年,是傅抱石人物画、诗意画全盛时期的杰出代表作。其创作题材来源于中唐诗人白居易脍炙人口的名篇《琵琶行》。画中傅抱石营造对角呼应的缜密构图,以精妙的笔法和对光影的巧妙运用,将造型和色调完美融合。画中枫树枝叶繁茂,笔触咨意豪迈;人物神情丰富,刻画入木三分,画家尽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哀愁情绪表现的淋漓尽致,宛如寒夜中传来的人间可哀之曲,由此创造出一种既纵横挥洒、无所拘束,又鲜艳精工、高古典雅的人物画新面貌。此作由孔祥熙家族珍藏六十馀载,秘不示人,甫一面世,震动艺坛,可比肩博物馆中所藏最精者,实为傅抱石人物画创作的巅峰之作。

 

创作中的傅抱石

傅抱石全家,第一排右二为傅抱石,第二排右一傅益瑶

傅抱石在早年就以模仿古人作品的才华而知名于南昌地区,曾经创作了不少的绘画作品。由于各种原因,傅抱石这一时期的作品很少见到。但也有一些作品被幸运地保存下来,如南京博物院收藏的《策杖携琴》、《松崖对饮》、《秋林水阁》、《竹下骑驴》即是他25岁时的作品。由于偶然的原因,这4幅作品在南京旧书画市场上出现,被傅抱石本人发现而购藏于家,最终连同其他作品一同捐赠南京博物院。我们从这些早期作品中可以深刻感受到傅抱石早年深湛的传统功力。

傅抱石 《琵琶行》立轴镜框
设色纸本题识:乙酉惊蛰前二日蜀中写,傅抱石。钤印:抱石之印、抱石得心之作、踪迹大化来源:孔祥熙家族旧藏着录:叶宗镐编,《傅抱石年谱》,上海书画出版社,2012年12月,第144页。113
x 66 cm.1945年作成交价:HKD 204,850,000

 

晚年的傅抱石自觉适应时代潮流,大胆革新,强化写生,强调从生活中汲取艺术养分,完成了绘画思想的转变和风格样式的革新,以卓越的成绩令人瞩目。诸如1960年两万三千里长途写生、1961年东北写生等写生绘画方式,成了他晚年八年生命历程里的主要创作状态,也成为了他晚年绘画的最为重要的特色。

新普京集团 2

海外傅抱石作品流散与收藏

根据中国画的传统论,我是往往喜欢山水云物用元以下的技法,而人物宫观道具,则在南宋以上。

 

在日本留学时,傅抱石专门拜访了因四一二政变而流亡日本的郭沫若,彼此建立了亦师亦友的深厚友谊。早在任职一师附小的时候,傅抱石就就聆听过郭沫若的报告,印象深刻。傅抱石在史论研究中经常向郭沫若请教,在绘画创作上也不时得到郭沫若的批评,而郭沫若也在这种交往中不断地发现傅抱石的艺术天分和才华,每见傅抱石的得意之作都为之题咏,并为傅抱石在日本的首次画展题写了展名,给予了极大的鼓励。可以说郭沫若广博的学识和在日本的影响,为傅抱石在日本的发展给予了很大的帮助。

傅益瑶《轮岛重藏神社大祭》

自上世纪20年代傅抱石的作品开始流散以来,80余年的岁月已经过去,傅抱石的作品在收藏者手中不断地发生变化,不知发生了多少不为人们所知的故事。许多人、事已经逐渐远去,而傅抱石艺术的价值越来越为人们所重视,收藏、赏析傅抱石的绘画作品成为中国绘画收藏史、中国文化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与中国现代绘画史一道,作为那一时代的文化特征和精神财富而永远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之中。

新普京集团 3

傅益瑶是我国著名绘画大师傅抱石的女儿,幼承庭训,从小就看父亲作画,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古典文学专业毕业后,在江苏基层教书时,开始学习绘画,受到郭沫若、吴作人等先生的称赞,有“山水逼似乃翁”之誉。1978年东渡扶桑,以弘扬水墨画为己任,身体力行,专注于水墨画创作,在佛教障壁画方面有较高的建树,并以日本民俗文化民间祭的创作而享誉日本朝野,曾获日本最高美术评论奖“伦雅赏”和“神道文化奖”。

傅抱石与罗时慧于南昌

说到近现代端午题材的绘画,傅抱石笔下的屈原让人印象深刻。在傅抱石之女傅益瑶看来,这缘于她父亲的家国情怀与对中国文人精神的理解。

▲傅抱石 水木清华之居图 轴 纸本 水墨 1932年 135.554cm
日本武藏野美术大学美术资料图书馆藏

佳士得中国书画部国际总监江炳强表示:《琵琶行》曾由孔祥熙家族珍藏六十余载,可谓傅抱石人物画、诗意画全盛时期的杰出代表作。作品构图缜密,人物刻画入木三分,开创了中国近现代人物画高古典雅的崭新面貌,也奠定了傅抱石近现代人物画大家的历史地位。

新普京集团 4

是傅抱石人物画、诗意画全盛时期的杰出代表作,新普京集团:以屈原《九歌》中云中君与大司命两位神话人物为题的创作。1935年,傅抱石学成归国,经徐悲鸿推荐任教于南京中央大学。这也是他译、著颇丰的一年2月翻译金原省吾的《唐宋之绘画》出版,5月翻译梅泽和轩的《王摩诘》出版;8月又出版了他的著作《中国绘画理论》。此后12年,他出版了《基本图案学》《中国美术年表》《基本工艺图案法》《石涛上人年谱》等重要理论著作,在中国美术史研究领域开疆辟土。他在艺术理论上始终推崇清初大画家石涛的观点,折服于石涛的笔墨当随时代搜尽奇峰打草稿等论断。正如他自己所说:余于石涛上人妙谛,可谓癖嗜甚深,无能自已。

傅益瑶在考察御柱祭现场

国内傅抱石作品流散与收藏

傅抱石历史人物画乃抗战入川之后才开始大量出现。他对历史人物题材的兴趣与傅氏身兼画家和艺术史学者的双重身份密不可分。傅氏在二十七岁就写出《中国绘画变迁史纲》,深得徐悲鸿赏识,后在他的支持下赴日留学,继续研习中国美术史。由于傅抱石对历史的浓厚兴趣,因而作品往往保存浓厚的历史气息,早至上古人物,如湘君、湘夫人,战国的屈原,汉代的苏武,魏晋竹林七贤,近至南宋文天祥、清代石涛,无不曾入其人物画中。

1963年傅抱石一家的全家福

与人物画相比,傅抱石的山水画取材大都来自于现实生活。抗战以来,傅抱石在不断的迁徙中目睹了山川之美,而在重庆中大任教时每周又要步行至中大任课,来往六十多华里,一路好景说不尽,一草一木、一丘一壑,随处都是画人的粉本。烟笼雾锁,苍茫雄奇,这境界是沉湎于东南的人胸中所没有所不敢有的。所以,表现金刚坡下、成渝道上的眼前即景,反映巴山夜雨的情景意趣,成了傅抱石这一时期山水画创作的主题。他的画法也一变传统的各种皴法,用散锋乱笔表现山石的结构,形成了独特的抱石皴,成为其打破笔墨约束的第一法门。

新普京集团 5

傅抱石一生创作了数以千计的绘画、书法、篆刻作品,撰述了数百万字的美术史著作、研究文章。据不完全统计,傅抱石一生创作精品约2000余幅,印章3000余枚,美术史专著及研究文章200余万字。他的绘画作品留存大陆部分约占三分之二左右,流散海外约占三分之一左右。

编辑:江兵

在日本期间研究日本绘画,在继承传统的同时,融会日本画技法,受蜀中山水气象磅礴的启发,进行艺术变革,以皮纸破笔绘山水,创独特皴法抱石皴。他的人物画受顾恺之,陈老莲的影响较大,但又能蜕变运用,自成一格。他笔下的人物形象大多以古代文学名著为创作题材,用笔洗练,注重气韵,达到了出神入化的效果。人物以形求神,刻意表现人物的内在气质,虽乱头粗服,却矜持恬静。傅抱石先生人物画的线条极为凝练,勾勒中强调速度、压力和面积三要素的变化,不同于传统沿袭画谱的画法。他还把山水画的技法融合到自己的人物画之中,一改清代以来的人物画画风,显示出独特的个性。

事实上,傅抱石的楚辞系列创作与郭沫若启发有一定关系,据相关记载,抗战时期二人都住在重庆金刚坡下,交往甚密。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了最艰难的对峙阶段,郭沫若为了鼓舞民众的抗战信心,创作出五幕历史剧《屈原》,在重庆激起强烈反响。傅抱石深受鼓舞,提笔创作了壬午《屈原》。同年6月,傅抱石创作了《屈子行吟图》,郭沫若称这幅画和历史剧《屈原》有异曲同工之妙,并为此画赋诗,成为一时的美谈。《屈子行吟图》作于1944年,和之前的壬午《屈原》有同工之妙。画中屈原身着长袍,蓄发长髯,腰佩宝剑,缓步行吟于泽畔,神情低落,但右手正欲握宝剑之状,又显出一种坚韧不屈。人物以圆润、纤细、绵长的线条绘出,面部深情精确而生动,衣纹飘逸,发须以散锋重墨画出。岸边杂草和水上波浪以“抱石皴”皴擦而成,一些杂草直接以中锋画出,力透纸背,充满动感。整体既反映出屈原在江边徘徊时的复杂情绪,亦折射出画家在战乱中的愤慨和忧虑。

新中国成立以后,傅抱石继续保持不衰的创作激情,尤其不断旅游写生,创作出一系列更加具有震撼力的作品。当然,每到一地,他总有一批作品散向社会,领导、朋友、学生以及有关人士,几乎都有他馈赠的作品,这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占据他作品总数量的比重也相当大。受赠、持有傅抱石作品的人士在世的时候,这批数量不菲的藏品一直被很好地收藏,目前大陆面世的不少作品是这批收藏家过世后从后人手中流散出来的。从而导致不少秘藏的傅抱石绘画作品不断初次面世,为人们更加全面把握、认识、理解、研究傅抱石的绘画艺术,提供了新的资料。

晋唐衣冠高古风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