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间的戏曲的多种剧种中均为中要的伴奏乐器,逐渐替代了中国原来的本土乐器

华夏古乐器大多失传 中国锣曾风靡西洋交响乐团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年5月16日

讲解嘉宾 徐横夫

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演出家协会会员,音乐曲目学家

古人把乐器分为金、石、土、革、丝、木、匏、竹八类,称“八音”。中国古代乐器主要有埙、缶、筑、排箫、箜篌、筝、古琴、瑟等。汉唐之后,源于西域的乐器如笛子、琵琶、胡琴等大量为中国音乐采纳,并被改良发展,逐渐替代了中国原来的本土乐器。而真正的华夏古乐器其实已大多失传上千年,今日就算能偶尔一见,也大多是从出土文物仿制而来,但这些乐器的名字,却有不少在我们日常使用的成语典故中,得以一直流传下来。

演变历程 筑与瑟终被古筝取代

漫漫数千年历史长河中,其实有许多种古乐器如今仅见于成语、诗词、典故,实际上其乐器及演奏方法都已经失传上千年,如瑟、筑、篪、缶、磬、排箫、箜篌等,今日就算能够一见,也是现代人从出土文物仿制而来,其制作工艺和演奏技法与古时已经颇为不同。

“锦瑟无端五十弦”,从李商隐诗中我们知道最早的瑟有五十根弦,故又称“五十弦”。《诗经》中记载“窈窕淑女,琴瑟友之”,“我有嘉宾,鼓瑟鼓琴”。据《仪礼》记载,古代乡饮酒礼、乡射礼、燕礼中,都用瑟伴奏唱歌。战国至秦汉之际盛行“竽瑟之乐”。魏晋南北朝时期,瑟是伴奏相和歌的常用乐器。隋唐时期用于清乐。以后则只用于宫廷雅乐和丁祭音乐。后来湖北随县曾侯乙墓、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都出土有瑟,弦数二十三至二十五弦不等,以二十五弦居多,按五声音阶调弦。但上述古瑟至南北朝时期失传,唐宋以来文献所载和历代宫廷所用的瑟,与古瑟在形制、张弦、调弦法诸方面已有较大的差异。所以说,作为古代重要弹弦乐器的瑟已经销声匿迹上千年之久。

同样命运的还有筑。《战国策·燕策》记载,荆轲刺秦王前,燕太子丹易水送别,好友高渐离击筑,荆轲为之和而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史记·刺客列传》记载:高渐离,铅置筑内,扑击秦王未中被诛……而筑这种乐器,在《汉书》中的记载是“状似琴而大,头安弦,以竹击之,故名曰筑。

古人常有“分瑟为筝”、“筝筑同源”等传说,但是筑和瑟最终都没有流传下来,而古筝则穿越数千年成为今天的“民乐之王”。究其原因,大约是因为瑟的形体比筝更大,不方便携带,而筑有点像今天的扬琴,需要“筑尺”来敲击,相对复杂,而这两种乐器的声音都与筝十分近似,所以渐渐被筝所取代。

失传原因 古乐器自身存在缺陷

中国的古乐器,音色历来注重个性化,强调不可替代性。徐横夫认为,凡是在历史上被淘汰或没有得到长久传承或普遍使用的乐器,大都是因为其音色与其他乐器相似。如瑟因其音色与筝相近而终于绝响,排箫因其与洞箫相近而几近失传,因而能够流传至今的古代乐器都有各自不可取代的品性特色。

徐横夫表示,失传的乐器本身都是有局限性的,“正因为它们逾越不了自身的缺陷,所以终于被别的乐器所替代。有的是因材质的问题导致其消亡,比如磬这类石头做的乐器,无论取材、制作、携带都很不方便,又与编钟一样都用于宫廷雅乐,自然不能在民间传承下来。而缶根本是用来盛食物的瓦罐器皿,能够成为乐器是由于人们在宴会中,喝到兴起处便一边敲打它一边大声吟唱,自娱自乐所用,不算是真正的乐器。‘渑池之会’中蔺相如让秦王为赵王击缶,也是有贬低的意味在里面。”虽然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序曲正是气势恢宏的“击缶迎宾”,但也只是意义上的华夏礼乐传承,因为奥运会开幕式上出现的“缶”,也并非是真正的古代缶,而是一种结合了现代声光科技的鼓类。

不过,不少失传的古乐器在日本和韩国仍然存在。日本至今广泛流行的一种类似箫的乐器——尺八,就是唐代流传到日本的,其前身正是羌笛。在古老弹弦乐器箜篌的种类中,竖箜篌与竖琴相似,卧箜篌与筝瑟相似,从宋代后渐渐消失,但卧箜篌在朝鲜却得以传承,经过历代流传和改进成为今日的玄琴。如今在韩国,箜篌一词的发音就是“刊候”。

历史地位 中国古乐领先世界潮流

英国著名汉学家李约瑟博士和他的助手罗伯特·坦普尔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国人对乐器在音乐领域的应用与研究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历史都悠久,且有更高的造诣。十二平均律的诞生与应用,被称为世界音乐界的一大革命。
1978年在湖北随州出土的曾侯乙编钟,距今有2400年的历史,但已能够构成完整的十二平均律,而西方开始采用十二平均律,则是17世纪末的事情了。

徐横夫介绍说,早在商周时期,我国以乐器制造材质区分的“八音分类法”,是世界上最早的乐器分类法,包括了弹拨乐器、吹管乐器、弓弦乐器和打击乐器。从古至今,不同时期宫廷和民间都流行着不同组合的乐队,如宫廷的周代钟鼓乐、汉代鼓吹乐、唐代雅乐、燕乐,以及清代的中和韶乐,民间的锣鼓乐、鼓吹乐、吹打乐、丝竹乐等等。乐队的形式与规模,实际上是与社会的政治、文化、生产力及生活方式密不可分的。“现在所讲的民族管弦乐队,是20世纪出现的一种城市化音乐的产物,通常由拉、拨、击弦及吹、打等五组乐器组成。它借鉴了欧洲交响乐队编制架构,完善了声部的内部组合,讲究音色统一,音量平衡,能够演奏专业作曲家创作的大型音乐作品。这种乐队,在中国内地称之为民乐团,中国香港地区称之为中乐团,中国台湾地区称之为国乐团,新加坡则称之为华乐团。”而中国的抄锣,则是唯一西洋乐团交响乐中所用到的中国乐器,“刚改革开放时,国外交响乐团的成员到中国来都要买一面锣带回国,因为外国人不大会做锣,他们的锣是车床旋出来的,而中国的锣是手工制作的,声音非常通透,所以他们有机会来中国就一定要买锣。

笙推动西洋乐器发展

今日回望中国古乐器,其中最幸运的可说是古琴,不仅数千年来一直为文人雅士钟爱,现今也已被评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能不提的另一种乐器是笙,这种中国古老的吹奏乐器是世界上最早使用自由簧的乐器,对西洋乐器的发展曾起过积极的推动作用。至今在欧美,人们仍普遍认同中国古乐器中的代表——笙,就是口琴、风笛、手风琴等西洋乐器的鼻祖。

目前,有不少热爱传统文化的中国音乐家在致力于恢复其他不同种类的古乐器,希望通过拯救这些失传中国古乐器来告诉人们,中国古代音乐文化的真正内涵和博大精深。

20年复制近10种古乐器,他一生清贫却甘做伯乐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年5月16日

据悉,李家安所恢复的古代失传乐器不止“筑”这么一件,在近20年的时间里,李家安总共复制了土良、周篪、楚篪、筑、瑟和排箫、尺八等近10种古乐器,既有管乐器,也有弦乐器,而且每一种由李家安自己演奏起来,都有不同的音色音质和感觉。

“锦瑟无端五十弦”、“琴瑟之好”、“击筑而歌”……这些至今还在使用的词汇说明了中国失传了的古乐器的源远流长。李家安告诉记者,其实,在5000多年的文化长河中,中国古乐器的独特魅力一直就没有消失。比如说“韩信作楚歌”,就是指韩信演奏一种当时的乐器;再比如说日本至今广泛流行的一种类似箫的乐器——尺八,就是唐代流传到日本的;而在韩国,箜篌的发音就是“刊候”……

PV管复制出“土良”

李家安恢复的最古老的一种乐器叫做“土良”:这种记载于甲骨文、传说是女娲所造的乐器其实非常简单,只有一个两边通的管子,管身上有一个吹孔。3500年前的甲骨文里面有专门的字来指称它——而加上一个禾苗的禾,就构成了另外一个古乐器:笙。

但别小看它,李家安可以用它吹奏出中国传统的五声:宫、商、角、徵、羽(相当于简谱的5、6、1、2、3)。其声古朴浑厚,悠然有古意。

值得一说的是,李家安恢复的“土良”居然是在少数民族乐器的启迪下制作的,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云南哈尼族和彝族使用的一种乐器很像传说中的“土良”,这启迪了他尝试自己制作“土良”。在尝试了很多材料后,李家安尝试用PV管来制作,因为古乐器看似简单,其实非常难制作,为了找到那个最难确定的比例开孔点,李家安足足试验了40多根试验品。最后,依靠廉价的PV管,李家安才成功做出了这么一个。

还原了“四面楚歌”

李家安根据典籍恢复的周篪、楚篪、低音楚篪,则是继“土良”后的中国人使用的古乐器。

周篪比较“单孔开管”的土良来,有了一些变化,它采用了闭管,中间仍然有吹孔,两边稍侧的位置则各有3个小洞,更接近近代的笛子,可以供演奏者捧着吹,吹奏者的动作朴拙而恭敬。而稍晚的楚篪则更长一些,洞孔也更富于变化。李家安说,韩信吹楚歌,实际上就是吹楚篪,而昆曲里面的“伍子胥乞食于吴士,打鼓腹部吹笙”,其实也是吹奏这种乐器。

值得一说的是,对“周篪、楚篪”的复制,是李家安根据晚清著名书法家俞樾所写的文章考据而来的,在俞樾的一篇短文里,记述了他曾看见一个类似的铜管,形状什么样子,多长,孔的排列是如何等等。追寻“篪”的踪迹已经很长时间的李家安如获至宝,赶紧按照这个方法用陶烧制了一个周篪出来。

再以后,沿着中国古代乐器发展的历程,李家安恢复了失传良久的排箫、瑟、卧箜篌等等一系列乐器,越到后来,一条中国古代乐器发展的灿烂道路就越清晰地展现在人们面前。这是一条完全不同于西洋乐器的道路,但历史更久、更体现中国人中庸、含蓄的思想,更具有独立体系的一条道路。

愿做古乐器的“伯乐”

身为著名的古琴师,李家安深为中国传统乐器的失传而可惜,他觉得相比较起来,已经被评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古琴,应该算是比较幸运的了。但是,非遗本身恰恰说明了中国传统乐器、古音乐的流失。

几乎很多中国人自己都认为,中国音乐就是五声音阶,但是李家安认为,这不正确。比如说,史载孔子弹奏的《幽兰》,至今还保留着。在这首古琴曲中,12律、变调都可以见到,足以说明中国器乐的丰富性。而另一首《广陵散》,用铿锵的声调表达弹奏者内心对政治的不满情绪,更有点现在的摇滚的意思。

李家安还告诉记者这样的一些事实,一名世界著名的德国籍排箫演奏家,曾经专门到中国来寻找“排箫”这种乐器的根;在欧美等国度,人们普遍认同中国古器乐中的代表——笙,就是大排箫、口琴、风笛、手风琴等西洋乐器的鼻祖。而在日本、韩国等地,一些唐宋时代传过去的乐器至今还有生命力。

李家安希望通过拯救这些失传中国古乐器的行动,来告诉人们中国古代音乐文化的真正含义和博大精深。

身为古琴名师的李家安,自己却一直守着清贫。由于居室比较小,他的孩子20岁了,依然每天睡沙发。不过,靠几个学生的帮助,李家安总算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古琴专辑,将自己对音乐的一腔热情和专注倾注了进去。

埙在古代是用陶土烧制的一种吹奏乐器,圆形或椭圆形,有六孔。埙起源于汉族先民的劳动生产活动有关,最初可能是先民们模仿鸟兽叫声而制作,用以诱捕猎物。后随社会进步而演化为单纯的乐器,并逐渐增加音孔,发展成可以吹奏曲调的旋律乐器。

   
筝乃“真秦之声也”,故而历来就有“秦筝”之名,但是若从行文来看,又有值得我们推敲的地方,那就是“击瓮、叩缶”与“郑卫桑间”对举,而“弹筝、搏髀”又与“韶于、武象”对举,因此接下去就有“今弃叩缶,击瓮而就郑卫,退弹筝而取韶虞,若是者何也”的犯戒。这儿的对举显然不是为了文采,而所对举的乃是“乐”于“舞”的形式和内容,所谓“郑卫之音”,就是“桑间濮上”,乃是郑过和卫国的民间音乐,就由此可见“叩缶、击瓮”乃是秦国当时的民间音乐,就是“韶虞”就是“韶箫”,也就是孔子听了后赞之为“三月不知肉味”的《韶》。

考古工作者在浙江余姚县河姆渡遗址出土了一些用鸟禽类的肢骨制作的笛子,距今约七千年。这些笛子虽然制作得粗拙简陋,但有的还可发出简单的音调。这就是远古人使用的吹奏乐器骨笛。
从原始时代到夏商时期,我国的乐器主要是打击乐器和吹奏乐器两类,如土鼓、磬、缶、钟、骨哨等,都是用天然材料所制成。到了商代,出现了很多用青铜制作的乐器,在性能和工艺上已大大高于原始乐器。
西周时期,乐器的种类增多,仅见于古籍中记载的就有七十多种,如编钟、编磬、箫、笙等。弹弦乐器也在这时出现,但较为简单,发音单调。到了春秋战国,乐器的发展较快,出现了弹拨乐器筝,吹奏乐器竽等;旧有的乐器如编钟在研制、性能方面也都为此前任何编钟所无法比拟。在湖北随州出土的曾侯乙编钟,共八组六十四件,总重量达2500多公斤,音阶准确,音域宽广,音色优美。每钟可发出相距三度的两个音,总音域达五个八度,其精湛的工艺水平深为现代人所惊叹。
秦汉时期出现了排箫、羌笛、笳、箜篌、琵琶等。到了隋唐时期,乐器的品种愈加增多,据唐段安节《乐府杂录》载,共有三百余种。拉弦乐器在此时也开始出现,如奚琴,有两条弦,用竹片在两弦间摩擦发音,这恐怕就是胡琴的前身了。
宋代的乐器又有自身的特点,一是产生了多种多样的吹奏乐器,二是拉弦乐器开始得到重视,如马尾琴已经得到广泛的运用、流行。元、明、清以后的乐器更加多样,性能也更为完备,特别是西洋乐器的传入,又为我国乐器的发展注入了新的血液,使我国古代乐器呈现出更加多姿多彩的面貌。

丝竹合奏

   
唐代的杜佑在《通典·乐四》中说:“筝,秦声也。傅玄《筝赋序》曰:“以为蒙恬所造”。今观其器,上崇似天,下平似地,中空准六合,弦柱拟十二月,设之则四象在,鼓之则五音发,斯乃仁智之器,岂蒙恬亡国之臣关思哉。并有附注说:“今清乐筝并十有二弦,他乐肯十有三弦。轧筝,以竹片润其端而轧之。弹筝用骨爪,长寸余,以代指。”

指由几件拉弦乐器和弹拨乐器合奏的音乐,又称弦索乐。丝弦乐合奏以优美、抒情、质朴、文雅见长,适于室内演奏,风格细腻。乐曲多数为短小的抒情乐曲,也有部分较长的套曲。

   
从应邵的《风俗通》所载可知,汉以前的筝其制度应为“五弦,筑身”,但是当时“并(山)凉(甘肃)二州筝形如瑟”,应邵不知何人所作的改革,还记下了“蒙恬所造”的传闻,这又是说明,汉代在西北地区已经流传瑟形的筝了。

8、桡鸣远濑:
前半部以具有动感的附点音符节奏型作模进,后半部是主题的压缩。

   
古筝是一件古老的民族乐器,战国时期盛行于“秦”地,司马迁的《史记》所记载《李斯列转.谏逐客书》中所引资料,颇有值得我们注意的地方。李斯《谏逐客书中》述及秦国乐舞的一段说:“夫击瓮,叩缶、弹筝、搏髀,而歌呜呜快耳者。真秦之声也。郑卫桑间,韶虞、武象者,异国之乐也。今弃叩缶、击瓮而就症卫,退弹筝而取韶虞,若是者何也?快意当前,适观而已矣。”

常见的结构类型大致有以下几类:

   
总之,筝很可能来源于一种大竹筒制作的五弦或少于五弦的简单乐器。年代当在春秋战国时期或春秋战国之前,不可能在秦始皇统一中国后的秦代。筝、筑、瑟的关系,既不是分瑟为筝,也不是由筑演变为筝,而很可能是筝筑同源,筝瑟并存。五弦竹制筝演变为十二弦木制筝,筑身筒状共鸣结构演变为瑟身长匣形共鸣结构,可能是参照了瑟的结构而改革的。

方响

   
应邵《风俗通》说,筝乃“五弦、筑身”。但“筑”是什么样式,历代文献都语焉不详。1973年,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了一具汉筑明器。这具筑之所以说他是明器,是因为该器虽然髹以黑漆,却是用独木雕成。实心,不利于共鸣,若用来演奏,无法获得足够的音量。此外,该器通长约34厘米,用来演奏显然太短小,而《同典》载,唐代的筑长四尺三寸,汉筑演变至唐代虽然有异,但相差也不至于如此悬殊。这些理由都足以证明它是明器,该器犹如有柄的小瑟,筑面首位各钉以横排竹钉,一排五个,这就与《风俗通》的记载相符。这具明器筑的样式与瑟相同,似乎又说明瑟、筑、筝的样式是极其相似的。

我国传统的分法把民族器乐曲分为散曲和套曲。散曲指由一个曲牌或曲调构成的乐曲;套曲指几个曲牌或段子联缀而成的乐曲。

   
筝究竟是否为蒙恬所造?近年有人认为蒙恬乃文武全才,他造筝也完全具有可能性。但是根据年代来看,蒙恬造筝并不具备这种可能性。蒙恬祖父蒙骜,死与公元前240年(秦王政七年),此时蒙恬不过是20多岁的青年,即使青年的蒙恬有制筝的才华,制成后却要它在短短数年内就流行秦国,并成为当时秦的宫廷乐器,看来不具有这种可能。更有人说,筝乃蒙恬筑长城时所造。这一说法就更不具备可能性。因为蒙恬修长城,乃是秦王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灭齐国以后之事,这比李斯呈《谏逐客书》至少要晚十六年!
亦有说蒙恬所造为“笔”,古繁体“笔”与“筝”近似,因为记载失误,于是以讹传讹有此说。

鼓的出现比较早,从如今发现的出土文物来看,可以确定鼓大约有4500年的历史(以山西襄汾陶寺遗址早期大墓出土的土鼓为例)。在古代,鼓不仅用于祭祀、乐舞,它还用于打击敌人、驱除猛兽,并且是报时、报警的工具。随着社会的发展,鼓的应用范围更加广泛,民族乐队、各种戏剧、曲艺、歌舞、赛船舞狮、喜庆集会、劳动竞赛等都离不开鼓类乐器。
鼓的结构比较简单,是由鼓皮和鼓身两部分组成。鼓皮是鼓的发音体,通常是用动物的皮革蒙在鼓框上,经过敲击或拍打使之振动而发声的。中国鼓类乐器的品种非常多,其中有腰鼓、大鼓、同鼓、花盆鼓等。

   
从以上讨论可知,无论是筝似筑还是筑似筝,筝的初试形态至今并未弄清楚。因此,筝的起源至今依然还是个谜,还需要我们继续探求。关于筝的起源的探求,显然是无法从文献中寻求根据的,看来必须求助于考古的新发现。

琵琶

   
以上所说筝的命名,也涉及到筝的起源。既然“分瑟为筝”之说不可信,那么出事的筝呀就不是破瑟而成的了。那么筝究竟是怎么形成的呢?
 
   
汉·应邵《风俗通》载文:筝,“谨按《礼乐记》,五弦,筑身也。今并、凉二州筝形如瑟,不知谁所改作也。或曰蒙恬所造。”

打击合奏

   
据说此乐为大虞所作。以上所指的乃是音乐;这音乐显然不是民间音乐,而是宫廷音乐。由此可见,至迟于嬴政当政之时,秦国已用“韶箫”替代了筝,筝当时属于宫廷所用的乐器了,它理当比缶、瓮高雅一些。至于“搏髀”,于之想对举的乃是“武象”。这《武》,也就是《大武》,乃是乐舞,是周人歌颂武王伐纣的。由此可见,“搏髀”当是秦国的宫廷乐舞。李斯所举之例,证明秦国宫廷所用的歌、舞、乐都是别国的,为反驳政治上不用客卿张本。其那文已经提及,李斯进呈《谏逐客书》乃是公元前237年,因此,筝在秦国的流行当是在此之前。筝的产生就相对完善也就理当比李斯书《谏逐客书》要早一些。

民族打击乐可分为有固定音高和无固定音高的两种。无固定音高的如:大、小鼓,大、小锣,大、小钹,板、梆、铃等有固定音高的如:定音缸鼓、排鼓、云锣等。

   
关于筝的命名,有两种说法,一说乃是有瑟分劈而来,另一说乃是因发音铮铮而得名。《集韵》就持“分瑟为筝”之说:“秦俗薄恶,父子有争瑟者,人各其半,当时名为筝”。当然除了父子争瑟的说法而外,还有兄弟争瑟,以及姊妹争瑟的说法。这些大同小异的传说也正好说明这些说法的不可靠。此外就常识而言,瑟分为二就就成了破瑟,岂能算筝?若将瑟破为二而修补成筝,恐怕远比制作筝、瑟要难吧?另一种说法是因为其发音的性质而得名,刘熙《释名》中“筝,施弦高,筝筝然”,就持此说。说筝因“施弦高”而发音“筝筝然”,这音色显然乃是对瑟的音色舒缓而言的,这就把筝与瑟联系起来了。确实,我们的民族乐器可以因乐器的来源而命名(例如胡琴),也可以因研制方法而命名(例如琵琶),更可以因为音色而得名(例如巴乌),这儿的筝因音色发音“筝(铮)筝然”,而得名也未尝不可。从后文来看,起初的筝与瑟并不密切,这就失去了筝瑟音色对比的意义,从而使此说显得难以使人全信。

2、以写实为主的乐曲。通过描绘现实生活中的某些场景、事件来抒发人的感受。如《百鸟朝凤》、《赛龙夺锦》、《流水》等。

   
以上两条资料颇值得我们注意,应邵乃东汉末年(二世纪末,三世纪初)人,他所记的“五弦、筑身”,乃是按照《礼乐记》的记载,并非亲眼目睹,而他所见的“并、凉二州,筝形如瑟”,却未提及其他地区筝形是否有异。唐代末年的杜佑,乃是九世纪人,他在《通典》中比较详细地说明了当时筝完全如瑟的形制,这形制也符合正统礼器的标准。当然,杜佑同时也提出了对“蒙恬造筝”这一传说的疑问。

乐器分类

   
当然也有人认为中国的筝乃传自外国。日本的田边尚雄在他的《东洋音乐史》中就提出了筝是战国末期从西方传入秦国的观点。日本的另一学者林谦三则认为田边尚雄的论据不足。

在相关的历史文献,中国音乐起源传说一直可以追溯到黄帝时代。主要体裁是“六代乐舞”。从半坡遗址发现六千年前的半坡埙。在西周重要的音乐是宫廷雅乐,湖北出土的曾侯乙编钟。

  假如真的瑟、筑、筝的样式雷同,那么我们只能认定筝与瑟的差别除了音色有别而外,外在的差别主要在于弦数,即:瑟有二十五与五十弦之分,而唐代的筝仅为十二弦与十三弦,当时的筑也发展成为十二弦与十三弦,那么筑与筝之间的区别又在何处呢?《通雅》在筝下注明“踏步筝用骨爪,是、长寸余,以代指”;而在注筑时引《释名》的说法:“筑,以竹鼓之也”。如此看来,其实、差别主要在于筝是弹拨乐器而已。当然,《通雅》还在筑下注明:“似筝,细项”,这“细项”便成了筑与筝形态上的主要差别。原来初试的筑,是要以左手握住颈部而用右手击奏的,故而“细项”,唐代已长四尺余,显然无法握持,这细项看来乃是保存了旧有体制而已。《通雅》在筝这一条目下还注上了“轧筝以竹片润其端而轧之,弹筝用骨爪。长寸余,以代指”的说明。这一注释在于说明CHOU(手部
诌去言)与轧筝本是同一器物,其名称的差异仅仅是一为弹奏、一为拉奏而已。

这一时期包括宋辽金元明清两宋时普遍流行曲子词,许多著名词人的作品被用语演唱,还出现了精通音律的词家。在宋元,真正作为说唱音乐品种而登堂入室的事鼓子词和诸宫调。而宋元最重要的伟大贡献事杂剧的产生。“宋人重乐论,著述颇硕丰,乐书卷浩繁,漫志多考证,琴史载琴家,笔谈见解精”。著名杂剧“汉宫秋、窦娥冤,西厢记,墙头马上,倩女离魂”等永垂史册。在音乐理论,从北宋到南宋,先后有四部重要乐学著作留给后人。最著名的是“乐书”。“四大声腔起,戏曲渐鼎盛,皮黄与梆子,昆高胡乱灯”,中国戏曲到明清两代,迈入了更为广阔的天地。有一幅著名图“清,同光十三绝图”,这一时期器乐独奏,合奏艺术特别是琵琶“海青拿天鹅”、“月儿高”、“十面埋伏”、“霸王卸甲”“浔阳月夜”灯十三大套曲的演奏艺术提高到空前水平,合奏更是品类繁多,百花齐放。福建南音,西安鼓乐,山西八大套,辽南鼓吹,北京智化寺音乐,江南丝竹,潮州弦丝,潮北锣鼓,陕北唢呐,鲁西南鼓吹,冀中笙管乐、弦索乐,广东音乐和少数民族的芦笙,冬不拉音乐,土家族打溜子音乐灯。

2、月上东山:主题在上四度音区上的自由模进。

以丝弦与竹管类乐器组成乐队演奏的音乐,主要流传南方各地。乐队规模不大,少则五人,多则十人。代表有江南丝竹,广东音乐,潮州弦诗,福建南音等。

按照我国传统民族器乐曲的表现功能,可分为三类乐曲:

我国传统乐种中的民乐合奏,以小型多样、地域性强、地方特色浓郁为特点。民族管弦乐队吸取了传统乐种中各类乐器组合的优点,根据民族乐器的性能、特点和音色等情况,并考虑到高、中、低声部的配合与音量的均衡、音色的协调等因素,一般包括四个乐器组:吹管乐组、弹拨乐组、拉弦乐组、打击乐组。由于乐队的大小编制不同,选用的乐器的各类和数量也不同,常用乐器如下:

我国吹奏乐器的发音体大多为竹制或木制。根据其起振方法不同,可分为三类:第一类,以气流吹入吹口激起管柱振动的有箫、笛(曲笛和梆笛)、口笛等。

变奏体

指由弦乐器和竹管乐器合奏的音乐,主要盛行于南方。在丝竹乐中一般不用唢呐和管,也不用大锣、大鼓之类音响强烈的打击乐,具有乐队规模较小,音乐情趣轻快活泼,演奏风格精致细腻,音乐性格优美、柔和、雅致的特点。主要乐种有江南丝竹、广东音乐、福建南音、云南丽江的白沙细乐等。

“金”类:钟

乐种

2、山西鼓乐:流行于山西省北部五台、定襄等县,历史悠久,传统深厚,至少在清代中叶已在民间流传;多用于婚丧喜庆、节日庙会等场合,也曾被五台山青庙宗教音乐所吸收,在禅门佛事中演奏。乐队编制少则10人左右,多可达数十或上百人;以管子为主奏乐器,另有海笛、笛子、笙等吹管乐器;打击乐器有板鼓、大钹、大锣、小锣、云锣、梆子等。请欣赏吹打乐《庆丰收》

竹类:竹制吹奏乐器,笛、箫、箎、排箫、管子等。

传统乐器

第三类,气流通过簧片引起管柱振动的有笙、抱笙、排笙、巴乌等。

各类弹奏乐器演奏泛音有很好的效果。除独弦琴外,皆可演奏双音、和弦、琵音和音程跳跃。

中国民族乐器

土类:就是陶制乐器,埙、陶笛、陶鼓等。

曲式

D .二胡:二弦马尾弓 阳刚阴柔兼 声名播中外
明月映二泉二胡是中国拉弦乐器的代表,与琴,筝,琵琶等乐器相比,历史是最短的,但自明清以来,用途极广。到20世纪发展也最快,因此,它已经成为中国乐器艺术的代表之一。民间二胡多称为胡琴,南胡,胡胡等。二胡音域宽广,音质音色甜美,左右手技巧多样,阳刚阴柔兼而得之。

民族管弦乐合奏曲《春江花月夜》

民族管弦乐合奏曲《春江花月夜》共分九段一尾声,属多段体结构,也是自由变奏体。在各段结尾用了统一的终止型乐句。各段小标题及表现内容是:

“革”类:鼓

二胡是中华民族乐器家族中主要的弓弦乐器(擦弦乐器)之一。唐朝便出现胡琴一词,当时将西方、北方各民族称为胡人,胡琴为西方、北方民族传入乐器的通称。至元朝之后,明清时期,胡琴成为擦弦乐器的通称。

最初记载为枇杷或枇杷,弹弦乐器,在古代,琵琶一词曾做多种弹拨乐器的统称。“枇杷本出自胡中,马上所鼓也”-东汉。唐“敦煌琵琶谱,五弦谱现今还在演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