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用什么眼光去看古玩市场真与假,如何学习才能使自己成为一名文物古玩鉴赏方面的专家

问:如何学习才能使自己成为一名文物古玩鉴赏方面的专家?

收藏是一种病—-痴古病。没有这种病的人,起码对收藏不感兴趣。不好收藏,谈不上务实研究,更谈不上藏有所成了。就像你不喜欢女人,就不会害痴情病一样。不害痴情病,说明你对喜欢的女人不够倾心,不够迷恋,不够忘乎所以,不够豁出所有。既然不能完全投入,不能进入这种病态状况,你就无法真正享受所谓“爱情”带来的完美境界。如果说没有真爱的人生是可悲的人生,那么没有真正痴迷收藏的收藏家是虚伪的收藏家,不是投机就是靠此谋生。爱女人和爱收藏是一样的,当你付出真爱的同时,也要认真思考值得你真心付出,一个朝三暮四、图谋虚荣的女人欺骗你的感情你却浑然不知,这是你眼力、识别力、感悟力出现问题。女人对一个伪装的男人错爱,也是如此。即便你怎样痴爱,即便你怎样付出真感情,你都是她的跳板和猎物。痴迷的越深,遭受的损失和伤害就越大。再说真正美丽、善良、智慧、修养同时具备的女人,世间确实不多。即便有,碰到的概率很小,除非你有运气和自身的优良条件。所以,要想得到,就必须修炼。如果不想修炼,不具备实力和眼力,就找适合自己条件的女人去付出比较保险。不然,一切都是梦想和徒劳。

图片 1

随着海外旅游热的兴起,最近不少佛山藏家在香港、新加坡以及海外度假期间,淘回了不少古董,个个大叹:“经济危机,海外又好又便宜的东西浮出水面……”,笔者不得不再次给藏友们泼一下冷水。

问题:您用什么眼光去看古玩市场真与假?

古玩鉴定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的。没那么容易,很多人玩了大半辈子也还不能全面认知。就是专业鉴定家也不可能十全十美的。不管任何人都有打眼的时候,都可能交学费(买到赝品)。只有平时多看真品,到博物馆多看多学。老货新货多接触,多过手过眼,虚心的向内行请教学习。使自己撑握相关知识,尽可能的减少花冤枉钱,也就少买仿品赝品。你要想成为鉴定家,没经过专一的系统的学习,没有长时间的摸爬滚打,潜移默化吸收有关古玩的知识是不可能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好好的学习吧,要想成为古玩鉴定家也还需天时地利人和。你的梦想很好,但愿你能如意。

收藏的过程也是如此,你有“痴古病”是必须的,但同时你也有实践中积累和历练的“毒眼力”和对艺术品的审美力。光有“痴藏病”而没有辨别力,一定会是傻子,会被骗子和赝品牵着鼻子而摸不到门道。这个时候的反思力是零,任何忠告和提醒都令你反感,等你陷入的越深,想爬上来就难,要么等死,要么变成传销者,转头坑害你身边的人。到这个时候,就不是“痴古病”那样简单,已经是彻底的失败者和犯罪分子。即便没有碰到钉子,但你良心终会发现,死的时候眼睛都闭不上,人一旦做了严重的亏心事基本都这样煎熬着到死。

经济学理论告诉我们,任何一种投资活动的收益和风险都是相伴而生的,收益越大则风险也就越大。如同生意场上人们常说的:“利润有多高,风险就有多高”。艺术品投资也不可能例外。

去年,《淘宝版》曾发表过这样的案例:国外与国内的古玩造假贩子互相串通,将国内的赝品托运到海外,然后当地人纷纷给前往海外的淘宝者们讲述一个很好听、很曲折的家传收藏经历。现在很多藏友都知道,中国古玩市场赝品堆积如山,没有好眼力无法挑到真品,误认为海外不可能存在像国内一样完善的造假体系,即便仿造,水平也很拙劣。殊不知,国外不少赝品已经形成“中国生产、国外销售”的局面。

回答:

很多人由原先的安稳生活、富有生活,从迷恋上古玩收藏后变的越来越艰难,甚至贫穷潦倒。妻离子散,跳楼跳河的大有人在。导致这结局的根源并非古玩和收藏本身,最重要的是贪心和愚昧所致。不能心平气和、学习历练和努力掌握辨别技能所致,不能调整正确的收藏观和价值观所致。如果有正确的收藏观和价值观,即便经常打眼,都不会伤到筋骨和老本。如果具备一定眼力,碰不到精品,行货或者大众喜欢的普精也能碰到,你要想变现考验自己的眼力或者靠此赚钱收藏更精的藏品,其实不用你摆摊开店,结交几个开店摆摊的朋友放在他们那里变现就可以,你该干嘛干嘛,等着拿钱。等你眼力和阅历确实厉害了,也积累到一定人脉关系和来货渠道,也许你动动嘴皮子或者打个电话就可以赚大钱,前提是你的信誉度和人品的建立是长期积累的,这也是你立足古玩圈子里的资本。如果你即便有眼力,但真假两道都通吃,就是你爹都不会真正放心你。真正古玩圈,虽然眼力是第一的,但人品和信誉度是最关键的。所以那些越玩越穷的人,除非是真正有民族大爱,竭尽全力收藏保护文物的收藏家和学者。除此而外的收藏家和行家,只要务实,一般是不会越玩越贫穷的,就说压货缺银子,随便半价出售也会下次赚回来弥补。收藏普品的收藏家,出货很困难了,你想想,大家都在暗暗的学习,都在升级换代,普品永远是普品的价格,10年前300收的,10年后能卖300就不错了。收藏赝品的“收藏家”就不同了,你廉价或者受欺骗大价收藏的赝品,你就是白送正经的收藏家或者行家都嫌惹骚而影响他们的声誉,基本是一文不值。骗人你能和江湖贩子比吗,你能和那些收藏流氓比吗?等能想彻底变成这类人,你已经饿死了。

艺术品投资究竟有哪些风险呢?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分析:

所以,不懂鉴定的藏友不要以为海外的都是真货。此外,也不要迷信大拍卖行的神话,一旦你发现问题,就会遭遇你想象不到的越洋维权困难。不光国外如此,国内有关艺术拍卖的官司几乎是“十打九输”。

如今的古玩市场,过去叫鬼市。每天清晨天未亮就开市。淘宝者带个手电晃来晃去挑选宝贝。那些宝贝就是不露真容,就是不让你看清楚,犹抱琵琶半遮面。就是有蒙人的成分。就是真品与赝品共存。历来如此。这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所以,收藏不要听信那些美丽的故事,也不要听信一些无知媒体和伪专家的煽动。你没有一定的文化艺术底蕴,没有一定的痴迷古玩的“病态”潜能,没有一定的学习力和反思力,没有具备练就眼力和鉴赏力的素质。说白了,你没有重新改造自己心智结构和万死不怕的决心勇气,休闲打发无聊时间玩玩可以,千万别往深往大里玩。收藏要玩好,玩的悠然自得、自给自足和问心无愧,确实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否则古玩界就不会一个个悲伤无比和大跌眼镜了。央视《寻宝》专家丘小君先生,够知名吧?理论研究方面我尊重他的,即便在电视上鉴宝大谈收藏知识和鉴定经验我都依然尊重,但只要你仔细看看他鉴定为真品的很多元青花瓷器或者找行里懂元代瓷器的行家打听他的实战鉴定水平,你也许会崩溃,有些景德镇樊家井随处可见的地摊赝品,经他鉴定都成为国宝真品(其他门类鉴定我不懂,没有评判权,但行里一致反映错误率极高)。这种什么都敢鉴定,却并不具备实战经验的文物鉴定权威专家,面对几十亿的电视观众,明目张胆的把很多地摊赝品元青花鉴定为难得的珍品,确实发人深思。

首先是遇到赝品的风险。古董艺术品往往富含艺术价值和历史文化价值,凝聚着艺术家的独特创造,具有“独一无二性”。可是,也正因这种“独一无二性”能够带来丰厚利润,就容易引诱不良之徒仿造、仿冒,从而构成艺术品投资者买到赝品的风险。

数年前,广州一位知名鉴定家与字画商串通,转售一些过世画家的作品,等买家缓过神,打官司状告鉴定家出假报告时,当原告拿着三名鉴定家的鉴定时,鉴定家笑称,画家都去世了,专家鉴定也带主观性。结果官司不了了之,鉴定家只是落得被人打破头的结果……

但过去的鬼市的所谓的赝品,只是把清代的仿品说成宋代的珍品,或者硬彩说成软彩,把不值钱的说成难得的绝品。甚至还有人说,古玩商也有有德行的古玩商,他们总会在赝品上留下一点记号,他们不骗真正的行家,而是骗那些啊刚入门者或者一窍不通者或者不懂装懂的傻大头。购买者总不会上当太深太亏。

裴光辉先生玩的怎样,够知名的吧?我也很尊重他的一些研究理论,也感谢他搜集大量古玩学习方面的参考资料。起码行外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普通一些民众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只要有一定热度的艺术品领域的新闻或者事件出来,裴光辉先生准时会有评论文章发布出来。最着名的就是拍出2.3亿元人民币的元代鬼谷青花大罐,被质疑是赝品。有人甚至说:“裴光辉代表了非体制内专家、不吃皇粮的民间专家的良心和社会责任”,我们也宁愿民间有这样高度责任感的人出现,但行内人只要看看他《格古日记》里鉴定为真品的一些瓷器,或者一些玉器,你怎么都不会相信这样知名的专家和评论家会是如此鉴定水平?他质疑元青花鬼谷下山罐是赝品,但自己鉴定和收藏的元青花,多是实实在在的赝品。我都不知道他鉴定的依据和标准到底是什么?什么都搞,什么都搞不清楚,什么都评论,什么都不具真正的评论价值。收藏评论家和和财经评论家一样,你必须具备实战鉴别能力,绝对不同于文化评论或者社会评论那样随便和简单。不具备实战能力的收藏鉴定家、收藏评论家和不具实战能力的财经评论家,弄不好会害死人的,会让很多受害者遭受真金白银的巨大损失。江湖上有句名言:出来混都是要还的,没有实力是要死人的。古玩江湖同样也是如此,玩收藏或者鉴定,没有真正眼力和鉴赏水平,虽然不会死人,但会穷困潦倒或者是身败名裂的。

而且,我国历史上古玩艺术品交易就有“捡漏”、“打眼”之说和买假不退的行规。“捡漏”、“打眼”是古玩行的专用语言,花较少的钱买了真品或价值高的东西叫“捡漏”,花较多的钱买了赝品或没价值的东西叫“打眼”;按古玩行中的老规矩,“打眼”者一般只得自认倒霉,不能退货,因为退货时人家会问“你打眼了来退货,捡了漏退不退呢?”

如果说,画家过世不能被鉴定真伪,那么“吴冠中事件”又如何呢?吴冠中亲自在赝品上写上“假”,官司照样还是输,法院的理由是不能证实拍行及卖家事先知晓该画作系赝品。总之,一句话,画家死不死,鉴定家判断准不准,都不能对案件有直接推动性。

现在的问题是赝品泛滥几乎没有真品,尤其是有些古玩商,从来就没有经营过真东西,他们一无所知一窍不通只是看到古玩市场红火,交易频繁,利润爆炸。所以从网上买的赝品,到处收集的赝品。成本非常低廉。然后使用各种骗术。兜售假货。售出概不负责。即使你识破,他也不认账。不退货。千方百计耍赖斗狠。这些人是古玩市场的害群之马。古玩市场的名声扫地,一蹶不振,与这类人是分不开的。

收藏家无论入道长短,一定要时刻保持学习和谨慎状态,高仿花样不断翻新,高仿和精仿不断挑战我们的鉴别极限。没有免疫能力和反省能力,认为具备理论知识就可以混社会,那就大错而特错了。要知道体制内的一些所谓的文物理论鉴定家们,一个个不是都被大案要案给放倒了吗?理论与实战结合的牢靠不牢靠和紧密不紧密?不但是军事战争成败的关键,也是收藏家和鉴定家成败的关键。我这样说两位赫赫有名的民间古玩鉴定专家,确实不地道。可是我为什么要说,要揭露,就是知道民间能爬出来几个鉴定专家很不容易,最能和体制内专家抗衡的就是实战能力。如果不具备实战能力,鉴定文物频频在公众视野里打眼,这样会损害民间实战派收藏家和民间实战派鉴定家的整体声誉。为此,让这些有名无实、沽名干誉的民间“专家”务实起来,是大家的共同责任。没有监督就没有好的环境,没有谴责就没有过硬的职业素养。当然,无凭无据的质疑和谴责同样也是一种危害。只有这样,我们的收藏行为和收藏环境才会受到尊重。

“捡漏”、“打眼”之说和买假不退的行规,既给古玩艺术品交易带来博弈的乐趣,也造成了艺术品投资的最大风险。许多不良之徒就是利用这一点来设置陷阱,牟取暴利。

本月20日,北京天问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季涛发表了一篇“《拍卖法》不是造假的保护伞”的文章,用《拍卖法》不包拍品真伪,为拍卖公司的种种行为免责。笔者认为,这样实际违背了消费者权益。

当然作为淘宝者,谁不愿意淘到宝贝,谁不愿意买到真品,谁不愿意点石成金。然而事实上很难。你必须勤学苦练,必须腿勤嘴也勤,必须不耻下问。必须有文化,必须学富五斗。既要识得珍品也要识得赝品。尤其是现在赝品泛滥的时代。

河北有一位企业家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收藏瓷器,经常到北京的古玩市场“淘宝”,一些不良古董商人也投其所好,四处搜罗各种瓷器卖给他。然而,当他请一些专家来鉴赏时,专家发现他花数千万元买的1000多件“古代瓷器”中,真品不到10件!不难想见,他投资的数千万元养肥了多少不良古玩贩子!

回放佛山近年来的拍卖事件:有外地拍卖行举办拍卖会,张张都是名家之画,价格只是几百元,上千元都少之又少,你相信这些低价的画是真的吗?有藏家说,那么低价肯定是假的啦,但实际还是有普通市民愿意买;在拍卖行,也曾有50万元一幅较大平尺的黄宾虹的山水画,连中央美院的教授看了,都说根本不符市场价,但这样的画却登在拍卖图录的封面上。

我建议那些有志于收藏古玩者,你既要去古玩市场多练眼睛,也要去网上多见识赝品。既要多去博物馆反复观察真正的正品,也要敢于在市场上淘一些宝贝,尽管可能买到赝品可能吃药可能交学费,但这是一个收藏者必须经过的关口,你必须走过,必须战胜这个关隘。只有手里面抱一下宝贝,反复琢磨,反复观察,反复对照学习,你才能真正知道真与假的区别,真正在正反两方面积累经验。

2007年12月,北京某公司拍卖的清乾隆粉彩九桃瓶以313。6万元成交。

不知假而拍,尚能说得过去,但中国发生的很多事件实际都是知假而拍,愚弄之心非常明显,甚至几方设局,引人购买。据业内人士透露,这样的案件基本打不赢,能打赢的都是神人所为。数年前,广州一家大拍卖行拍了几张张大千的字画,每张几乎一千多万元。有位神人找到旧版的张大千图录,通过强大的关系,赢了那场官司,那家拍卖行被迫赔了一大笔钱。业内人士对此总结,原告能赢,不是赢在通晓法律,而是背后有关系,因为《拍卖法》早已写明,拍品不包真伪。

如果你怕吃一点亏,怕买到一件赝品。怕浪费一分钱的金钱。那说明你不应该跨入这个行业。当然如果像过去一样,你当个学徒工在古玩店当上几年小伙计,有这样练眼睛的机会,那真是太好了。

有些收藏家和投资者对文物艺术品私下交易不放心,转而信任拍卖公司。可是,近年来,一些缺乏诚信和职业道德的拍卖企业也是屡屡拍出赝品,给收藏爱好者和艺术品投资人造成巨大损失,或者带来诸多麻烦。

据了解,在国外大拍卖行,如果有三名以上专家鉴定结果,拍卖公司是可以退钱的,小公司就很难说了。目前,中国《拍卖法》尚缺乏相关细则、法规,维权还是相当困难。所以,不懂字画鉴定的人,请不要轻易入行。

对待真品赝品的态度,其实是对待古玩商的态度。对那些真正的古玩商,要采取宽容的态度。对那些彻头彻尾兜售赝品的坑蒙拐骗者。市场应该清除出去。古玩商们也应该一起努力,将这些害群之马彻底清除出古玩市场,净化市场。

上世纪90年代,浙江一位企业家在杭州的拍卖会上买回10件书画作品,后经专家鉴定,其中6件是赝品,由此引发了我国解放后第一起买家状告拍卖公司的官司。当时,这位企业家购买的书画作品中,有一幅是张大千款的《仿石溪山水图》,上海著名书画鉴定家谢稚柳先生曾经鉴定并题记,而买家购买后拿到北京,请著名书画鉴定家徐邦达先生鉴定,徐先生却认为是赝品。由于两大鉴定家各执一词,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这场官司在一审、二审时都判买方败诉,直到谢稚柳先生去世后,最高法院组织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10余位专家鉴定,才确认该作品为赝品。买家虽然胜诉,但官司前后进行了七八年,当事人耗费的精力、财力可想而知。

我相信将来会有一种市场机制,会把那些害群之马彻底清除出去,使他们无立足之地。

还有一位企业家花700多万元购买了五六十件现当代名家字画,结果鉴定下来只有3件字画是真的,其他都是赝品。尽管他这些字画几乎都是从拍卖会上买来的,但是我国《拍卖法》中有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也就是说,艺术品拍卖时,拍卖公司可以不保证拍品的真伪,这样,艺术品买卖的风险完全由买家承担。

我也相信古玩市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仅在2006年,北京市就查处了19家拍卖企业违法违规问题,其中“主动或被动参与造假欺骗”是拍卖公司比较普遍的违规现象之一。

图片 2
图片 3

可见,无论是通过拍卖还是在艺术品交易市场直接购买,“赝品”陷阱比比皆是,成为艺术品投资者最大的风险。

回答:

其次,艺术品投资经常会遇到的另一种风险是投资人信息不对称风险。艺术品品类众多,专业性极强,同时,每一品类的艺术品都有巨大存世量,在世艺术家可以不断创作,而过世艺术家又可能出现别人造假的新作,因此,投资者必须不断学习相关知识、掌握各种信息。可以说,投资者掌握相关信息的多少和真假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投资活动的成败。然而,当今“信息爆炸”时代,信息来源复杂,传播信息的媒体众多,它们关于艺术品市场、经营中的许多信息,也很难保证真实准确,从而可能误导投资者的判断。

首先摆正收藏的心态,其实收藏和购买商品是一样的,你把收藏当做一种消费,自己买的起的东西买了就等于消费了。自己高兴喜欢最重要,物品本来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买了玩一下就是消费了,和你买个东西或者是出去按摩放松一下花钱是一个道理。其次收藏可以一边玩一边学习,活到老学到老,也可以增长国学文化知识,到你老了也有爱好有事情做。然后通过收藏可以交很多朋友,互相学习。人活着开心就好,何必强求什么真真假假。最后还是要多去博物馆看实物,玩瓷器先玩老瓷片,玉器可以先买标本试试,便宜清末件看工艺。遇到对的带路人,不要加人国宝帮。能买到真品最好,买不到,买不起,上手即拥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