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诗词、毛泽东诗意山水画珠联璧合,他创作了第五幅《雨花台颂》

 

近百幅作品中,傅抱石创作了很多表现抚顺西露天煤矿的作品,如《煤都壮观图》等。傅二石说,1961年8月4日,傅抱石前往抚顺参观著名的西露天煤矿,面对眼前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引发了他强烈的创作冲动。但这既不是青山绿水,又不是奇岩古树,满眼都是一些不适合中国画笔墨表现的铁轨、煤层、煤车等。面对难题,傅抱石勇敢挑战,他不管前人画没画过,值不值得画,他就是要表达对煤矿工人的爱与敬,傅抱石凭着对中国画笔墨的理解,采取多变的点染、留白等手法,反复尝试,摸索出一种新的表现方式,8月16日终于完成了《煤都壮观图》。画面上,有煤山、厂房、大吊车、电线杆、烟囱、挖掘机等,也有运煤的汽车和火车呼啸而过,既画出了露天煤矿开采后煤山的壮观,又呈现了繁忙热闹的现代工业景色。他用自己的真诚、才华、激情,记录了其所在特定时代的社会生活,为后人留下了一个时代的文化记忆,从而与古代山水画追求的萧寒、超脱、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境形成了根本区别。有专家称,傅抱石成为在中国绘画史上第一个用国画表现煤矿的人。

“价值连城!”

在拍卖会上,该作品一亮相即引起了在场人士的激烈争夺,现场频频举牌,叫价很快就飙升到3000多万元。最终,画作被来自深圳一家公司的一位刘姓商人以4200万元的落槌价夺得,加上佣金总计为4620万元。这一价格,不但打破了当时傅抱石画作成交的最高纪录,也缔造了当时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成交的最高纪录。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还直播了拍卖过程。

图片 1

 

因为父母都是画画的,家里往来的朋友也都是徐悲鸿、李可染等这样的大师,耳濡目染使得傅二石兄妹6人也都先后学起了画画,并且一辈子与画结下情缘。虽然平时傅抱石总是对孩子们慈爱有加,常给兄妹几个讲故事,还常讲些自己留学时的所见所闻,让兄妹几个受益良多,可是一提到作画,傅抱石就成了严师。七八岁时,傅二石开始真正动笔学画,初学画者大都是以临摹起步。傅二石说:“父亲坚决不让我临摹他的画,如果被他发现了,我是要挨批的。父亲认为我模仿他的画不会有出息。父亲常说,一个画家最后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那是他经过很多年的摸索和积累后慢慢形成的,是画家个人修养和学问的体现,他也不例外。他希望我也能像他一样在探索的过程中形成自己的东西,这一点让我受益匪浅。

 图片 2

据傅二石回忆,1990年秋,在纪念傅抱石逝世25周年画展举办前夕,傅二石曾进入江苏省国画院库房为此次画展挑选父亲的作品。当时他发现,一张《龙盘虎踞今胜昔》和一张《雨花台颂》,两幅画叠在一块保存在一口大箱子里。傅二石将这两张画摊开铺在地上,进行了比较。虽然那张《龙盘虎踞今胜昔》尺寸略小,但艺术水准似乎更能代表傅抱石的艺术风格。考虑了许久,傅二石决定选取《龙盘虎踞今胜昔》参展,他随后把这张《雨花台颂》卷好放回那口箱子里。傅二石怀疑,在1990年之后,有人从国画院库房“窃”走了这幅画。

一代伟人毛泽东,是20世纪中国最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军事家和诗人。他以理想的勇气和坚毅的决心,改变了现代中国的面貌和世界历史的进程;他以气势磅礴的诗词和极富个性的书法,感动和征服了包括他的朋友和敌人在内的所有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漫长的革命征程中,他一路征战、一路抒怀,留下了众多豪迈壮美的诗词,并在之后的几代人心灵深处激起强烈共鸣。他的诗词,“发黄钟大吕之强音,吐山川日月之精华”,气魄雄伟豪迈,格调阳刚恢弘,意境高远壮阔。

  傅二石介绍说,此次展览精选了傅抱石20世纪20年代至60年代的作品78件,系统展现了傅抱石的绘画艺术历程、风格和特色。傅二石说:“1979年,母亲罗时慧将父亲傅抱石的380余件作品慷慨地捐献国家,并入藏南京博物院;2007年1月,我们兄妹6人又将珍藏的父亲的写生画稿、著述手稿、自用印章等再次捐献国家。

1961年傅抱石来到东北写生,曾经到过辽宁的沈阳、大连、鞍山、抚顺等地,此次展览有表现鞍山的《假日千山图》,表现大连的
《大连星海公园图》、《老虎滩渔港图》等。

《杜甫诗意图》6002万港元成交

北京某拍卖公司面对《雨花台颂》的来源质疑,也曾有过撤拍的打算,但也因为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委托人不具备所有权,也无法擅自单方终止对该标的的拍卖。

展览地点:南京博物院现代艺术馆

 

傅二石说,小时候他负责给父亲打酒,不过,打酒回家的路上,他总是要偷着喝上几口。傅二石说,让他终生遗憾的是,父亲去世的时候他不在父亲身边,当时他在外地,家里紧急通知他说父亲病了。等他出火车站时,看到很多人围着报刊栏读报,他凑过去一看,那是他所熟悉的父亲的音容笑貌,只是外面加了黑框,他一下子蒙了。

价开出来了,超出了思敏想像中的50%。停顿了一秒,思敏出门就把30万元订金打到了朋友的账上,他说:“我现在不拿画,什么时候我钱凑够了,什么时候来拿。”第二年,思敏拿着一百多万元换回了这幅让他牵肠挂肚这么多年的《送苦瓜和尚南返》,这幅傅抱石金刚坡时期的画作终于成了思敏的私家珍藏。

画家喻继高透露,他于1960年春,曾在人民大会堂江苏厅看到一张傅抱石画的巨幅《雨花台颂》,开始画被挂在江苏厅中,后来有人认为,该画的主体像个大坟包,感觉不好。于是,人民大会堂就悄悄地取下了这幅画,换成了其他画家创作的作品。

图片 3

 

傅抱石1904年生于江西南昌,是当代著名山水画家和美术理论家。在傅二石眼里,父亲傅抱石是一位慈父严师。傅二石说:“在父亲心目中,女儿是玉,儿子是石,他的第一个孩子是我的哥哥傅小石,之后他想要个女儿,但没想到又是一块石头,这就是我傅二石。

近期,从南京博物院精选出的《听阮图》、《潇潇暮雨》、《山鬼》、《强渡大渡河》、《毛泽东(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词意》等30幅名作在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
“纪念傅抱石诞辰105周年回顾展”上一露真容。郭彤指出,正是由于傅抱石作品的很多精品都被博物馆收藏,因此市场上能够流通的数量就更加稀缺。此外,有专家指出,傅抱石创作时,不好的肯定要撕掉;有希望画好的,往往画到一大半就放在一边,等下次接着画;有的落款也要再等上一段时间。这也在客观上造成了存世作品数量的减少。“因此,其作品近些年日益受到海内外藏家的关注和追捧,拍卖价格一路走高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新闻媒体对这件事情的追踪报道,引起很多人“声援”傅二石,希望有关部门介入调查此事的来龙去脉。但由于缺乏有力证据,也没有任何政府部门通知拍卖公司这幅画存在非法性,公安部门也没有再介入,拍卖于是顺利地按期举行了。

图片 4

  傅二石说,从很小的时候起,每次父亲作画时,他和哥哥傅小石都要在边上为傅抱石研磨,所以傅抱石的每一幅新作,哥俩都是第一个观赏者。自然父亲在创作时的一些习惯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大书画家们都有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可在傅抱石这里,却还要再加第五宝——酒。傅二石说,“往往醉后”并不是每一幅画的后面父亲都会盖上此印,而一定是在喝了点小酒后创作的自己满意的作品上才会加盖。父亲喝酒作画并不是真的喝醉了,而是酒量正好达到没有失去理智的状态。酒会让父亲有更好的灵感,往往酒后作画,他的画笔中含着醉,却又非醉,意境超乎自然。傅二石说,这枚印鉴并不是常人理解的,傅抱石酒后作画就盖上这枚印鉴这么简单,而是因为酒后吐真言,往往醉后见天真,表明父亲作画时真实的精神状态。

现在最让傅二石苦恼的是,因为父亲的作品市场价值极高,所以假冒品泛滥,甚至连一些正规的国家出版社,也出版了不少假画。他说,有造假的人借正规出版社名义先把书出版了,然后再到市面上卖假画。

1995年,思敏在深圳市拍卖行举行的艺术品拍卖会上,见到这幅曾在天津某出版社仓库里尘封了四十年的《洗手图》。

《雨花台颂》拍卖之前在南京进行巡展时,傅抱石之子傅二石看过后通过新闻媒介对该作品的来源提出质疑,认为该作品为江苏省国画院旧藏,不能出现在拍卖市场上。但拍卖方北京嘉信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认为,江苏省国画院指出该院确实藏有《雨花台颂》,但画幅尺寸与上拍的这幅有所区别,国画院无法提供曾经收藏有该画作的相关纪录。

江苏省文物局局长、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发表讲话

图片 5

展览中,我们不仅能欣赏到傅抱石的绘画作品,还看到傅抱石的常用印鉴,印鉴中有一枚是“往往醉后”。

2001年,思敏在天津找到了这个朋友,“开个价吧!”思敏说,“你开个价,我绝不还价。”

对于傅抱石创作的这幅作品,许多老画家对当年情景仍历历在目:为了画好纪念碑,傅抱石特意让学生去现场画来速写研究。为了体现“颂”这个主题,他省略了雨花台附近一些不适合入画的实景,特意用红色在前面画了一些花上去。

图片 6

  一些正规出版社也出版傅抱石假画

傅二石说,从很小的时候起,每次父亲作画时,他和哥哥傅小石都要在边上为傅抱石研磨,所以傅抱石的每一幅新作,哥俩都是第一个观赏者。自然父亲在创作时的一些习惯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大书画家们都有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可在傅抱石这里,却还要再加第五宝——酒。傅二石说,“往往醉后”并不是每一幅画的后面父亲都会盖上此印,而一定是在喝了点小酒后创作的自己满意的作品上才会加盖。父亲喝酒作画并不是真的喝醉了,而是酒量正好达到没有失去理智的状态。酒会让父亲有更好的灵感,往往酒后作画,他的画笔中含着醉,却又非醉,意境超乎自然。傅二石说,这枚印鉴并不是常人理解的,傅抱石酒后作画就盖上这枚印鉴这么简单,而是因为酒后吐真言,往往醉后见天真,表明父亲作画时真实的精神状态。

存世作品稀缺市场流通难得

画家卢星堂回忆了他亲眼所见傅抱石创作这幅巨作的情景。他说,1959年8月,他被安排在首都人民大会堂江苏厅布置办公室工作。傅抱石曾约他去家里看他创作《雨花台颂》。卢星堂表示,他看到的那张应该要比即将拍卖的这张小一些。

图片 7

  近百幅作品中,傅抱石创作了很多表现抚顺西露天煤矿的作品,如《煤都壮观图》等。傅二石说,1961年8月4日,傅抱石前往抚顺参观著名的西露天煤矿,面对眼前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引发了他强烈的创作冲动。但这既不是青山绿水,又不是奇岩古树,满眼都是一些不适合中国画笔墨表现的铁轨、煤层、煤车等。面对难题,傅抱石勇敢挑战,他不管前人画没画过,值不值得画,他就是要表达对煤矿工人的爱与敬,傅抱石凭着对中国画笔墨的理解,采取多变的点染、留白等手法,反复尝试,摸索出一种新的表现方式,8月16日终于完成了《煤都壮观图》。画面上,有煤山、厂房、大吊车、电线杆、烟囱、挖掘机等,也有运煤的汽车和火车呼啸而过,既画出了露天煤矿开采后煤山的壮观,又呈现了繁忙热闹的现代工业景色。他用自己的真诚、才华、激情,记录了其所在特定时代的社会生活,为后人留下了一个时代的文化记忆,从而与古代山水画追求的萧寒、超脱、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境形成了根本区别。有专家称,傅抱石成为在中国绘画史上第一个用国画表现煤矿的人。

第一个用国画表现煤矿的人

本报记者 胡云涌

而后来据陪同傅二石选画的管理员周汉说,傅二石到库房挑画时他一直陪同在旁边,没有看到傅二石所说的那张《雨花台颂》。因此,声称在库房里看过这张巨幅《雨花台颂》的目击者只有傅二石,成了孤证。

本网讯[2010.12.23]:今天下午,
“江山如此多娇——傅抱石毛泽东诗意画特展”在南京博物院开幕。开幕式由南京博物黄鲁闽副院长主持,江苏省文物局局长、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发表讲话,傅抱石先生子女代表傅二石为展览致辞。参加开幕式的嘉宾还有南京炮兵学院政委马玉虎大校、江苏省国画院周京新院长,傅小石先生夫妇、傅二石先生夫妇、傅益玉女士夫妇等。

  傅抱石1904年生于江西南昌,是当代著名山水画家和美术理论家。在傅二石眼里,父亲傅抱石是一位慈父严师。傅二石说:“在父亲心目中,女儿是玉,儿子是石,他的第一个孩子是我的哥哥傅小石,之后他想要个女儿,但没想到又是一块石头,这就是我傅二石。

一位慈父严师

据介绍,傅抱石喜欢用较厚实的纸张,因为较厚实的纸张才“吃得消”他独特的用笔方式:下笔重,速度快,猛刷猛扫,反复加工等。傅抱石用的部分纸张厚度如同托裱的镜片。而且皮纸较厚,可以比较容易揭开,一分为二,乃至一分为三。但这类纸张尺幅都不很大,且没有一定的尺寸规范,显然都产自民间作坊。傅抱石曾利用皮纸的这一特性,画完之后将作品一揭为二,这样,上面的一层原作便产生了一种特别明快、水淋的感觉。有时傅抱石会把第二层也加工成画。我们有时在某些画册上看到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傅抱石作品,只是墨色感觉相异,就属这种情况。

据说,傅抱石一共创作过五幅《雨花台颂》。1958年,傅抱石初作《雨花台颂》,该画作60×105厘米,1959年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1960年3月,他创作了第五幅《雨花台颂》,尺寸为240×360厘米,就是前面提及的这件拍卖品,是五幅同名作品中最大的一幅。1960年6月,这件作品收入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江苏省国画院画集》。1983年6月,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傅抱石画选》中再次收录了这幅作品。此幅《雨花台颂》是除了收藏在人民大会堂的《江山如此多娇》之外,迄今所见傅抱石最大的作品。

2010年,是傅抱石逝世45周年纪念,也是傅抱石首创毛泽东诗意画60周年。12月23日,也毛泽东主席诞辰日前夕,南京博物院举办“江山如此多娇——傅抱石毛泽东诗意画特展”。众所周知,南京博物院是海内外收藏傅抱石作品最多、最全、最系统的收藏机构,其中“毛泽东诗意画”70余件。此次展览即精选60件作品,与其
“毛泽东诗意画”创作相关的手稿1份:《创作毛主席诗词画的几点体会》、印章7方:“不及万一”、“换了人间”、“当惊世界殊”、“江山如此多娇、”“毛泽东印”,组成一个立体的综合性展览。该展览通过勾勒傅抱石毛泽东诗意画创作的发展轨迹和基本面貌,分析他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为中国画发展所做的探索,追索其在20世纪中期中国画发展史上的独特意义。

相关文章